森罗荡荡

森罗荡荡

尊敬的各位委员,同志们、朋友们:

大家好,我叫李成斐,是社区与社会组织工作专委会副主任委员,也是上海青年家园民间组织服务中心负责人。首先,十分感谢团中央书记处的关怀和信任,让我有机会为共青团改革发展贡献一份力量。

一年来,社区与社会组织工作专委会聚焦主责主业,围绕“青年社会组织运行机理”“县级团属青年社会组织建设”“共青团参与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社区治理”“新冠疫情防控与共青团参与社区治理”等专题开展集中调研,累计走访重庆、江西、上海、吉林、湖南等17個省市,与460多名基层团干、组织骨干、青年代表深入交流,形成了《县级团属青年社会组织建设调研报告》《共青团参与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社区治理工作调研报告》等5项调研成果,为共青团社区和青年社会组织工作提供了重要参考。在实践中,我们深刻认识到,构建基层团组织和青年社会组织相互融合、有效互动的局面,既是基层团组织的普遍愿望,也是青年社会组织工作的前进方向。

基层组织是团的一切工作的基础。我们注意到,那些基层团组织建设较好的地区,青年社会组织往往比较活跃。我所在的青年家园就是团上海市委主管的社会组织。2014年至2020年底,青年家园密切联系的青年社会组织从807家上升到2434 家。在团的指导下,我们建立了完善的项目购买体系,累计开展招投标58场,吸引青年社会组织投标3450个、中标1051个,涉及金额3024万余元,实现了对青年社会组织和青年的广泛覆盖。

我深切感受到,基层组织建设是团的根本性问题,而青年社会组织可以成为共青团的一种基层组织形态。大会讨论的《行动纲要》中特别指出,要推动青年广泛参与社会治理,重点在志愿服务、创业就业、文艺体育等领域建设县级团属青年社会组织。在这一过程中,必须要发挥共青团的主导作用,让团属青年社会组织成为基层团组织联系服务青年和其他社会组织的纽带和“二传手”,不断壮大伙伴队伍、延伸工作手臂,推动构建团的基层组织新格局。

团中央主要领导多次强调,共青团要向社会组织学习。《行动纲要》也专门提出,要借鉴社会组织运行模式。我们在调研中发现,社会组织能够以协商化、柔性化的参与方式,真正践行“从青年中来,到青年中去”;能够以扁平化、社会化的运行模式,有效拓展资源筹措渠道。因此,上海把共青团“往社区走”战略与青年社会组织融合,通过基层团组织牵线,举办了20场“走进社区”系列沙龙,65家组织现场对接社区需求,共同“头脑风暴”“各显神通”,极大提升了团组织的积极性、创造性。

我深切感受到,青年社会组织工作的关键在于保持活力,通过社会组织运行的有效机制来激发团组织的内在动力。我们要指导团属青年社会组织开发社会化、多元化运行模式,不断提升造血能力和运行活力。发挥青年社会组织在项目设计、资源整合上的优势,一些具体项目交给他们运营。同时,要搭建和完善信息化工作矩阵,建立“互联网 青年社会组织”的运行模式。

一个组织的吸引力、影响力怎么样,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它的社会功能强不强。关于县级团属青年社会组织建设,专委会特别强调“突出社会功能”。这项工作实施后可以明显发现,依托社会组织这个强大的功能载体,青年的多元需求得到满足,团的服务能力有效提升。在习近平总书记实地考察过的杨浦滨江,众多文创、非遗、街舞、音乐类组织在“人人市集”应运而生,为青年打造了一条滨江生活“秀”带;在各个社区,大量青年社会组织参与到电梯加装、楼道整治、文明养宠等事务,为基层治理增添了新的生机。我和许多社会组织伙伴也有幸参加青年社会组织国情研习营,进入各类评选表彰,担任团代表、青联委员、挂兼职团干部等职务。我身边还有更多青年社会组织投身脱贫攻坚、生态环保各项工作,成为团的基层组织功能的有效延伸。

我深切感受到,共青团想要保持生命力、提升服务力,必须体现出鲜明的社会功能,而青年社会组织能够与基层团组织功能互补协同、相互拓展。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指出,要发挥群团组织和社会组织在社会治理中的作用,这为共青团拓展功能指明了方向。我们要引导团属青年社会组织融入团的中心工作,以服务基层社会治理和青少年发展为重点,在党和国家大局中贡献力量、彰显价值。还要把青年社会组织作为引领和凝聚青年的重要渠道,建设成为各领域青年提升思想、铸就信仰、展示风采的广阔舞台。

回顾履职经历,我感触很深。青年社会组织活力迸发,广大青年凝心聚力,处处都有新变化,处处展现新气象。这些改变,离不开基层团组织的辛勤耕耘,更离不开团中央书记处的坚强领导。在今后的工作中,我们将深入贯彻书记处的指示要求,紧紧围绕县级团属青年社会组织建设、打造“青春社区”等重点工作开展有针对性的调查研究和经验梳理,积极探索构建共青团主导的青年组织体系、动员青年参与社会治理的有效路径,为共青团事业改革发展贡献更多的智慧和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