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荡荡

森罗荡荡

云帆

近期,美国兰德公司发布报告《地区国家如何应对中美在印太地区的竞争:印度篇》,从印度的安全决策机制、外交政策、对外经济关系、威胁认知等角度,分析了美国与印度加强安全关系面临的各种挑战,并就未来5到10年如何加强与印度的关系,向美国政府和军方提出建议,以便更好地开展对华竞争。文章带有西方对中国固有的偏见,望读者批判阅读。

中国正成为美国在印太地区的战略竞争对手。美国需要与盟友和伙伴国携手应对中国,印度似乎是非常理想的安全合作伙伴。

从很多指标上看,印度是最适合平衡中国实力的亚洲国家。中国是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而据联合国预测:印度的人口将在2027年超过中国。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印度的经济规模世界第三,仅次于美国和中国。而且,印、美两国都是民主国家,人们常说,美国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民主国家,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

印度的现役部队规模全世界第二,仅次于中国人民解放军。印度的地理条件便于其在陆、海、空三个领域与中国展开竞争。除了越南,只有印度(编注:原文如此)在没有外国军队支援的情况下,与中国打过一场陆战。在中国的陆地邻国中,只有印度(除了实际上受印度保护的不丹,编注:原文如此)还与中国存在领土纠纷。同样,只有印度有军事实力和政治意愿阻止中国在印度洋地区获得主导地位。此外,印度有很多空军基地,时机恰当时可能会允许美国空军飞机使用,特别是位于安达曼-尼科巴群岛的布莱尔港和卡尔尼科巴空军基地,以及印度东北部靠近中国西藏的9个空军基地。

印度与中国的地缘政治对立,可追溯至1962年中印冲突。之后的数十年间,中印边境多次发生小冲突和对峙,最严重的一次是2020年6月发生在加勒万河谷。印度认定的核心国家安全利益,包括防止其主权遭到任何潜在的地区霸权国家的蚕食,这与美国的国家利益契合。印度不是美国的条约盟友,这就为两国深化伙伴关系提供了相当大的空间。与南亚和东南亚其他国家不同,印度与中国的关系有较强的对抗性,这就决定了中印联手反对美国的可能性非常小。

但是,美国要想与印度深化安全关系,还面临诸多挑战。

印度的文官对军队极细小的决定,都保持严格的控制。美国驻新德里的一位军官略带夸张地表示,美国太平洋司令部任何一个军种的司令“几乎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情,只要不发动战争”。形成对比的是,同等地位的印度四星将军,如果没有官僚部门的批准,甚至不能决定何时前往何地。印度国防部工作人员多是职业公务员,而非具有专门军事技能的官员。如果一项请求成功越过国防部的障碍,还必须由外交部的公务员进行审查,评估潜在的外交影响。美国驻新德里的一位官员表示,美印加强军事接触可能面临的障碍,在印外交部比国防部更大。如果一项重要提议得到了国防部和外交部的批准,还需要由日理万机的总理办公室做出决策。

即便一项申请得到了所有官僚部门的批准,还会面临费用问题。出于国家自尊,印度通常会拒绝培训、交流、演习的机会,除非印度自己承担相关费用,但印度往往无力承担,印度军费开支仅为国内生产总值的2%。即便印度有资格利用美国的对外军事援助预算接受培训,印度也会拒绝,甚至美军院校给印度预留的培训名额,印度都没有充分利用。

尽管印度目前认为美国是伙伴,而中国对其构成长期安全挑战,需要借助美国来制衡中国,但印度非常不信任美国,不认为美国能可靠地向印度提供军事或外交方面的保护及装备(无论是发生冲突时还是装备采购过程中)。

在未来可能发生的中印战争中,美国是否真的会冒险支持印度,与实力相近的中国发生军事冲突?《不结盟2.0版》对此表示怀疑。该文件指出,即便历史上印度与巴基斯坦发生冲突时,美国都没有帮助印度。该文件还指出,即便印度可以信任美国,美国有效捍卫印度利益的能力正不可避免地逐渐下降,美国领导的同盟体系也在衰落。

印度也怀疑,美国在提供军事装备或技术方面的可靠性。经常与印度打交道的美国军官表示,“印度人无法理解我们,为什么在安全合作方面不能像对待北约盟友那样对待印度。他们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没有基础性协议,按照法律,我们做不到(像印度希望的)那样对待印度”。这些基础性协议规定了,美国向其他国家转让军事装备或军民两用技术的相关条件,主要涉及最终用途监督:根据美国法律,美国出售的任何敏感军事装备,必须保持对其最终用途的控制。如果没有这种监督,美国信任的安全合作伙伴(例如印度)就能自由地将美国装备卖给美国的对手(如伊朗)。尽管大多国家出售武器或转让敏感技术也会做出类似规定,但很少像美国这样规定非常复杂、广泛的规则。这让印度感觉自己不被信任,也怀疑美国的诚意。

印度战略家将中国视为最严重的长期安全挑战,但他们很清楚,印度还不是与中国实力相当的竞争者,大多数战略家认为,两国之间的差距正在扩大。一位印度安全分析家表示,“我们没有中国那样的军工复合体。我们不能提供类似于‘一带一路的倡议。他们在军事、经济等各个方面都领先我们,而且优势越来越大。而我们正奋力保持现有的地位”。另一位印度学者表示,“我们正在计划今天的战争,并将在20年内做好准备。中国正在准备明天的战争,并将在5年内做好准备”。

一位印度分析家表示,“把我们的海军派到南海或太平洋其他地方?这不现实——中国已经到了我们的后院,让我们忙不过来,我们真的无法在其他地方进行竞争”。另一位分析家表示,“印度可能会挥舞航行自由的旗帜,但仅此而已”。

此外,印度在经济上相当依赖中国。中国是印度最大的进口贸易国,占到印度进口总额的16.2%,是印度第二大进口贸易国美国(占5.4%)的大约3倍,超出第三、四、五位的总和(阿联酋5.2%,沙特4.8%,瑞士4.6%)。而且,如果除去石油、天然气和金融服务的进口,在印度有形商品的进口来源中,中国占有更显著的主导地位。正如一位美国军官所说的,“中国有能力对印度实施军事惩罚和经济惩罚”。

为了加强与印度的防务与安全合作,美国政府应当考虑以下建议。

首先,接受印度对“战略自主”的追求。印度近期不会成为美国的盟友,既不是正式条约盟友,也不是新加坡或瑞典那种没签条约的事实盟友。如果强迫印度做美国的盟友,只会适得其反。对于美印伙伴关系,美国决策者应多做少说,避免要求印度采取明显与中国敌对的行为。

其次,对于影响印度利益的事,美国在决策前应咨询印度的意见。印度将本国视为“全球准超级大国”,并期待得到相应的尊重,如果印度觉得美国将其视为二流国家,必然会做出反击。美国在印太地区的决策往往会直接或间接影响印度,如果提前与印度进行沟通,有助于得到印度的理解。

再次,增加海域感知方面的合作。在海域感知方面,美国的技术世界领先,能帮助印度对其领海和领空进行测绘和管控。印度海域感知能力增强后,可以发现中国舰艇何时进入印度或其邻国(斯里兰卡、巴基斯坦等)的领海。印度会欢迎美国在这方面开展合作。

(摘自《世界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