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荡荡

森罗荡荡

姜成龙 郭文科

2021年大年三十,丑时已过。

正是北方最寒冷的时分,在中国铁路呼和浩特局集团有限公司集宁机务段二连运用车间第二车队,一对双胞胎兄弟在自己的首个春运中相逢在车队:兄弟俩因为搭班错位,一个出勤,一个退勤。

他们一个叫夏宇星,一个叫夏宇晨。在整个机务段,他们是一对连面部识别机都难以分辨的99后兄弟。哥俩从一出生便过着如同两条钢轨般平行的人生,从日常生活到上学读书,都是一模一样的轨迹。直到2019年6月来到集宁机务段参加工作,他们因为机车乘务员的工作性质,开始过上了聚少离多的生活。

虽说兄弟二人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早出生几分钟的夏宇星注定要担负起当哥哥的责任。初涉职场,弟弟夏宇晨因陌生的工作、生活环境一度感到迷茫困惑,不知未来的努力方向,不知怎样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火车司机。但好在有哥哥夏宇星的鼓励,在哥哥的开导下,他勤奋努力,让机车成为自己最好的朋友,也如愿以偿地拿到了内燃机车驾驶证,和哥哥一样,成为了一名光荣的火车司机。

在2021年春运开始的头一天,兄弟俩因为搭班错位,正好一个出勤,一个退勤,这让调度员着实一愣。虽然共事一年多,但还是分不清谁是哥哥,谁是弟弟。刚上班的时候,就因为兄弟二人长得太像,还闹出过乌龙事件。一次,夏宇星的师父姚琪在路上遇到弟弟夏宇晨,就把他当成夏宇星热情地上前打招呼,夏宇晨的一脸迷茫让姚师傅费解:自己的徒弟怎么能不认识师父呢?夏宇晨忙着解释道:“师父,我是弟弟!不是哥哥夏宇星。”

春运期间,二连口岸运输上量,机车的运用率直线上升,为了确保机车在线运行的绝对安全,车间对乘务员们的作业标准和作业规范要求也越来越高。因为平时在家也不怎么碰面,所以夏宇星趁着碰头的机会正好可以跟弟弟多分享一些乘务经验。在车间出勤口,夏宇星特意嘱咐夏宇晨:“今天温度低,在操纵时和往常不一样,车体过重的话一定要注意撒砂制动,避免进站超速。”

退勤的弟弟夏宇晨没有着急回家,随着哥哥到达整备场接车,夏宇星的师傅姚琪叮嘱他俩看好做电器动作实验和制动机实验的步骤和方法。夏宇星负责检查机车的走行部和车内三间的部件工作状态,整套工序完成后距出库挂头还剩下十多分钟。

趁这十多分钟时间,哥哥夏宇星开始了对弟弟的考試,让夏宇晨讲讲制动机实验的检查要点,因为他担心弟弟对制动机的知识掌握还停留在书面上,但没想到弟弟的业务水平已经非常熟练。

哥俩知道,作为第一次参加春运大考的他们,经验不足,需要多学习多实践,他们手里的“闸把子”是为千家万户输送新年“礼物”的重要工具,平稳的操纵列车是司机们必会的科目。已经有一年行车经验的夏宇星听着弟弟熟练的回答,笑着调侃道:“可以啊!弟弟,看来春运大考你是准备通关啦!”

工作的原因让兄弟二人的见面机会并不多,更多的时候就是打打电话、发发微信,一回家就是聊工作、聊走班。母亲是最盼着团圆的人,每次他们回家,母亲都会做一桌好饭,话话家常;父亲喜好喝上一杯,可是两个儿子却不能相陪,父亲埋怨:“当火车司机真不好,酒不能喝,家也不能常回……”但话里话外更多的是对兄弟俩的叮嘱和满满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