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荡荡

森罗荡荡

中国铁路设计集团有限公司海外事业部团工委

“米寶睡着了,还是爸爸的怀里暖和。”周欣欣的妻子边说边把孩子抱过来放到床上。大年30晚21:00,天津,中国铁路设计集团有限公司职工周欣欣正与家人围坐在电视机前观看央视春节晚会,一家人欢声笑语,其乐融融。此时此刻,这个神州大地万千家庭都在上演的普通场景,对周欣欣来说却是期盼已久的重逢——他刚刚结束长达6年的泰国常驻使命,终于可以在家过个团圆年。

2015年初,清华大学毕业来到中国铁路设计集团有限公司工作5年的周欣欣迎来了一个新挑战:代表公司前往泰国交通部,协调推进中泰铁路合作项目。作为一名满腔热血的铁路青年,他深感重任在肩,没有犹豫便毅然踏上了前往异国的征程。

中泰铁路是中泰双方在铁路领域的首次合作,双方团队的磨合一开始颇为艰难。泰方习惯了欧美标准,对中国铁路技术标准心存疑虑;而中方习惯了国内的设计方式,对泰国征地、环评等诸多外界因素给技术方案带来的限制也颇为不适应……

周欣欣敏锐地意识到:两国在文化、习惯和法律政策上的差异将会成为制约项目执行的主要障碍,要想干好境外项目,人员必须做到“入乡随俗”,方案必须做到“因地制宜”。在周欣欣的带领下,项目部组建了“中泰铁路青年突击队”,充分发挥团员青年适应能力强、学习能力强等优势,一方面成立“泰国语言和文化学习小组”,开展中国铁路技术标准在泰国的适应性课题研究;另一方面成立“泰国政策和法律研究小组”,对影响后续工作开展的政策和法律因素进行提前识别,协调泰国交通部进行逐项解决。在突击队员们的共同努力下,仅用了短短几个月时间便优质高效地完成了项目可行性研究,为项目合同谈判和进一步实施奠定了坚实基础。

如果说双方团队在前期工作阶段的基调是大力配合、友好协作,到了合同谈判阶段,画风便成为斗智斗勇、各为其主了。面对泰方由工程师、律师和政府官员组成的团队,周欣欣作为设计集团谈判团队的商务负责人,发挥了主心骨作用。在泰方大打“中泰一家亲”的友谊牌进行“软磨”时,他提醒谈判团队保持头脑清醒毫不动摇;当泰方搬出所谓的法律法规来进行“硬泡”时,他能凭借对泰国有关法律法规的扎实调研来进行反击;当泰方要求中方提供门类繁多的报价支撑材料时,他总能想方设法带领团队在最短时间内拿出让泰方满意的成果。经过艰难谈判,2017年9月4日,中泰铁路项目一期土建工程详细设计和施工监理两个合同于中国厦门第九届金砖会议期间,在中泰两国领导人见证下成功签署。

在总结谈判经验时,周欣欣说:“汇报沟通能力是谈判的关键,自己这方面的提升得益于单位团组织助力青年成长品牌活动——青年汇报大赛。通过参加团组织的活动,实战化的演练,不仅开拓了视野、磨练了技巧、提高了自信,而且专家的点拨也极大促进了自身汇报沟通等综合能力的提升,潜移默化地为谈判工作打下了坚实基础。”

2020年,面对境外肆虐的新冠肺炎疫情,周欣欣坚守现场,在人员交流中断、汇率波动以及泰国政局动荡等诸多不利因素的影响下,准确预判形势,及时传递信息,发挥了中泰双方沟通纽带的作用,促成金额高达506亿泰铢(约合108亿人民币)的轨道四电总包合同签约,为双方历时5年的合同谈判画上了句号,也光荣地完成了他的驻泰使命。

在泰国6年,周欣欣每年在现场的时间都超过300天,将全部精力用在了工作上,对个人问题几乎无暇顾及。“个人的事情基本都是抽空解决,买房、结婚、甚至生小孩,都得先看看项目情况允不允许。尤其是2017年媳妇怀孕,基本没沾过家。直到接到丈母娘电话,说媳妇可能快生了,才赶紧请假买机票往回赶,结果到医院时小孩已经出生了。”说起家庭,周欣欣坚定的目光中会露出掩饰不住的愧疚,“不过看到她们娘俩平安,我只呆了5天又飞回了泰国,项目那头还有不少事放心不下。”

“我们2009年刚认识没多久,他就毕业去了天津。等2014年我毕业跟着去了天津,转年初他又被派到泰国常驻,一去就是6年。”说起丈夫,北大毕业的妻子杨晓雪经常半开玩笑地抱怨两人聚少离多,但她的眼神里却满是对丈夫的理解和支持:“先有大家后有小家,我能理解他心中的家国情怀,也全力支持他为祖国这个大家尽自己的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