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荡荡

森罗荡荡

风陵渡

吕安去拜访嵇康,恰巧嵇康不在家,碰到了嵇康的兄长嵇喜。吕安不进门,在门上写了一个“鳯”字就走了。嵇喜以为吕安夸赞自己是“鳯凰”,内心十分欣喜。嵇康回来后说道:“‘鳯字拆开来看,不正是‘凡鸟二字吗。”

习凿齿与孙绰在一起畅谈。孙绰朗诵《诗经·采芑》:“蠢尔荆蛮,大邦为仇。”大意为:你们这群无知的荆蛮,敢与大国为仇?习凿齿正是荆州襄阳人,听后不悦,便大声朗诵《诗经·六月》:“薄伐玁狁,至于太原。”大意是:驱除胡人,一直将他們赶到太原。孙绰是太原人,听后闹了个大红脸。(摘自《演讲与口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