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荡荡

森罗荡荡

蒋先平

天刚放亮,一宿也没有睡踏实的张才从炕上一个骨碌爬了起来。

一支烟的工夫,他就走到了村头自家的灵芝棚里。今年这茬灵芝又该采收了,前几天他跟城里的老板打去了电话,过两天人家就要上门收购了。看着眼前一棵棵水灵灵、亮晶晶的灵芝,他心里乐开了花,似乎又看到了一张张钞票。

四十多岁的张才是村里出了名的贫困户,因为好吃懒做,家里日子过得捉襟见肘。

前年,县农业局的老马接过了帮扶张才的任务。老马带着张才去外地学习灵芝种植技术,回来让张才种植灵芝。张才双手一摊说,没有钱啊。老马认真地说,只要你同意,我出资金。张才又瞪着大眼睛说,人家要是不回收灵芝,我不是白干活吗?“他们不要,我要。但是咱俩得找村长签个合同,种植灵芝收入咱俩要五五分成。”老马一本正经地说。

张才觉得不用掏一分钱,还有人管销售,这买卖值啊。当天,他跟着老马去了村委会,当着村长的面跟老马签下了合同。    老马说到做到,拿来了两万块钱,帮着张才建起了种植灵芝的大棚,又用工资担保赊回了灵芝菌椴。

打那以后每个双休日,城里的老马都会开车来到张才家,和他一块琢磨灵芝管理技术,不明白的打电话向技术员请教,灵芝发生病害时,老马就开车把技术员接过来诊治。

张才种植灵芝成功了,当年收入两万块。按着合同约定,他拿出一万块钱分给了老马。

去年,张才种植灵芝又赚了两万,因为老马手里有合同,张才虽然心里不情愿,但还是把一万块钱分给了老马。

眼见今年这茬灵芝又要上市了,张才算了一下,这茬灵芝卖出去至少能收入三万块,可这三万块钱按合同约定是要分给老马一半的啊。今年要是不给老马分钱,加上手里攒的那两万,五万块钱能买辆小汽车兜兜风了。张才咽了口唾沫,摇了摇头。

前天,张才跟媳妇说,第一年老马没少帮咱们忙,出钱出物不说,还帮咱们学技术、跑销路,现在咱们技术有了,销路也不愁了,老马来咱们这儿,就是看一眼,可合同约定年年他要从咱们手里分钱啊。张才跟媳妇商量,让她找村长,终止和老马签订的合同。

媳妇撇嘴说,你困难时人家帮咱,现在你翅膀硬了,就不搭理人家了,要反悔?这话我说不出口,要说你自己去。

昨天下午老马打来电话,说今天要过来看看。一宿没有睡好觉的张才在大棚里忙活完,这会儿又想起了这件闹心事。

张才把烟头狠狠地摁在了地上,又用脚使劲地踩了两下,这才直起身,猫腰出了大棚,向村委会走去。

耷拉着脑袋的张才从村长办公室走出来时,耳边还响着村长那大嗓门:张才啊张才,你这是忘恩负义啊。要反悔你自己跟老马说去,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上午无精打采的张才在大棚里正给灵芝浇水,老马和村长一前一后进来了。

“我看这茬灵芝产量要比去年多,估计能赚三万块吧。”老马笑呵呵地问张才。“是、是,产量能有三万块,不、不,是能賺三万。”向来说话利落的张才竟然结巴了走来。

“我看你明年应该扩大规模啊,再建一个智能温室。”“是啊,可、可我手里没有建温室的钱啊。我想、我想——”张才盯着村长,脸红了。村长狠狠地剜了他一眼,把头扭向了一旁。

“你想干什么就说啊!咋扭扭捏捏起来了。” 老马又笑了。

张才咬咬牙,终于小声地憋出了一句:“对不起,马大哥,我反悔了,想跟你解除合同——”

“你这个没有良心的白眼狼!”没等张才把话说完,一旁的村长冲张才骂道。

老马从兜里掏出合同,哈哈大笑起来,“兄弟,咱俩想到一块了,我今天来也是反悔的,想和你解除这个合同啊。”

张才和村长都愣住了。

“月底我就要退休了,今天我把合同还给你,咱俩的合同就终止了。”说着,老马又掏出一张银行卡,“这两万块是这两年你给我的分红,也一块还给你。”

张才摇摇头,红着脸说,“马大哥,建大棚你掏了两万,我不能要这钱啊。”

老马把卡塞回张才手里:“这钱你一定要收下,建棚那两万块钱是我向媳妇、儿子、儿媳给你募集的启动资金,不用还了。你用这两万块和这茬收入的钱,再建一个智能温室。记住,这些钱一定要用到刀刃上,千万不能乱花啊。”说完,老马转身走出大棚,上车一溜烟开跑了。

(摘自《检察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