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荡荡

森罗荡荡

竹官

马市中有一匹身强体健的千里马,矫矫不群,它一直在等待伯乐,期待有朝一日名扬天下。有一个商人来马市买马,他挑中了千里马,问:“你愿意跟我走吗?”千里马摇摇头说:“去你的商队只能拉车驮货,根本发挥不了我的速度!”商人遗憾地选择了另外一匹马走了。

一个信差来到马市,相中了千里马,说道:“我是驿站的信差,经常需要呈送八百里加急的公文,你跟随我就不怕英雄无用武之地了。”千里马说:“你不过是个送信的,跟着你跑得再快,又能有什么前途?能够名扬天下吗?”信差无奈地摇摇头,挑选了另外一匹马走了。

有个士兵来到马市,看中了千里马,说:“我将要奔赴战场,和我在一起你将能报效国家,建立不世的功业,名扬天下。”千里马摇摇头说:“那太危险了,战场之地,有多少人能活着回来。我是千里马,可不想白白去送死!”士兵失望地挑选了其他的马匹,离开了马市。

就这样,千里马等了很多年,终于等到了一位钦差大臣。千里马马上去毛遂自荐,钦差大臣问:“你熟悉國家的道路吗?”千里马摇摇头说:“只有走遍四方的商队马匹才熟悉所有的道路。”钦差又问:“你上过战场,立下过什么功业吗?”千里马再次摇摇头。钦差接着问:“你可曾日行千里,送过公文?”千里马接着摇头。钦差说:“那我要你何用?”千里马说:“我是千里马,是整个马市跑得最快的马。”

钦差说:“你跑跑看。”千里马放开四蹄,但只跑了几步便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原来,这些年它一直在马市中安逸地等待伯乐,早就长了一身肥膘,根本就跑不动了。

钦差大人失望而归,马市的主人看到千里马已经彻底成了废马,就将它拉到山里,卖给一个农夫去拉磨了。

(摘自《杂文选刊》)

好赌,省去辛苦打拼,寄望当下发财;好骂,省去论证艰难,立马搞倒对手;好补,省去锻炼汗水,永葆身体健康;好吹,省去修行立德,巧妙自抬身价;好饮,省去心灵交流,快速拉近关系。

——如此省出来的人生捷径,最终也会被人生省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