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荡荡

森罗荡荡

肖功勋

饭局一词源于宋代。“局”字,本为下棋术语,富含博弈,引用到饭桌,自然饭就没有那么容易吃了。不过,北宋文学家苏轼的饭局,虽含“博弈”,却妙趣横生。

据南宋文学家朱弁的《曲洧旧闻》记载,有一天,苏轼对中书舍人、《资治通鉴》副主编刘攽(字贡父)说,他和弟弟苏辙参加“制科”(殿试)前,“日享三白,食之甚美”,从此不再相信世间还有比这更美味的八珍。刘攽忙问哪“三白”。苏轼答曰:“一撮盐,一碟生萝卜,一碗饭。”

谁料过了一段时间,刘攽却请苏轼赴宴,主食是“皛(xiǎo)饭”。苏轼没听说过,便对身边人说,老刘读的书多,“皛饭”肯定有出处。等他兴致满满地赶到刘家时,却发现一个客人没有。餐桌上仅摆着一撮盐、一碟萝卜和一碗白米饭,苏轼“乃始悟贡父以三白相戏”……

吃完准备回家,苏轼笑着对刘攽说,老兄明天有时间吗?到我家做客,定奉上您从没吃过的“毳(cuì)饭”。刘攽也怕有诈,但确实没见过“毳饭”,所以仍想一睹为快,于是第二天便早早赶到苏府。“谈论过食时,贡父饥甚索食”,苏轼笑着说,等一会、等一会就好。直到老刘实在饿得肚子咕咕叫,苏轼才说,“盐也毛(古人通常将“冇”写作“毛”,没有的意思),萝卜也毛,饭也毛,非毳而何?”刘攽捧腹大笑,更对机智过人的苏轼心悦诚服:“猜到您老兄必报上次‘皛饭之仇,但挠破头也想不到‘毳饭原来如此。”

其实,苏轼跟绝大多数官员处处以“高格调”自居完全不同,古代知识型官员追求“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交际图,苏轼却反其道而行之,所谓“放浪山水间,与渔樵杂处”。被贬黄州,因有罪在身住不了官署,便在郊外搭茅棚,与老百姓同吃同住,“身耕妻蚕”,喝的是自己采的茶、吃的是自己种的菜,“虽劳苦却亦有味”,并利用当地少人问津的猪肉烹饪了一道“东坡肉”。

绍圣四年(1097),年过花甲的苏轼被谪居海南昌化军(治所在海南儋州),朝中當权的章惇恨不得置他死在儋州而后快:不准食官粮、住官舍、签公事。后来,苏轼一家连吃喝都成了大问题。“北船不到米如珠,醉饱萧条半月无”,在缺粮无肉的日子里,苏轼父子常采摘苍耳嫩叶,煮成菜羹喝下去:“其法不用醯酱,而有自然之味……汲幽泉以揉濯,泫融液而流津。适汤濛如松风,投糁豆而谐匀……”“过子忽出新意,以山芋作玉糁羹,色香味皆奇绝。”这些菜肴就是闻名于世的“东坡羹”。三年儋州生活,苏轼活得依然灿烂。

苏轼纵横诗、词、书、画诸领域,加上他发明的各种美食,千百年来备受人们推崇和喜爱。但是,他那充满趣味的“饭局”,难咽的“皛饭”“毳饭”及“苍耳叶羹”等,又彰显了苏轼的勤俭和坚忍,更令世人叹服。

(摘自《文史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