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荡荡

森罗荡荡

向雪 信娜

一年多前,一位康美药业投资者曾将自己的诉讼材料委托给一位律师,后因他进入集体诉讼,律师将材料退回,之后“没有人联系我,也没让我补充其他材料”,这位投资人以为这件事早已无疾而终。

直到在网上看到康美药业的判决结果,上述康美投资者抱着尝试的心打开查询界面,显示自己可获赔偿金额48000多元。“特别能接受”,他申请的索赔金额是10多万元,但能有赔偿款,又不需要自己花太多的心力去跟进,他挺满足。

2021年11月17日,康美药业原董事长马兴田等人操纵证券市场案一审宣判。

马兴田因操纵证券市场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以及单位行贿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120万元;康美药业原副董事长、常务副总经理许冬瑾及其他责任人员11人,因参与相关证券犯罪被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五天前,11月12日,广州中院当庭宣告,康美药业等相关被告承担投资者损失总金额达24.59亿元。审计机构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未实施基本的审计程序,承担100%的连带赔偿责任,正中珠江合伙人和签字会计师杨文蔚在正中珠江承责范围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从2018年底立案到如今一审宣判,历时三年尘埃落定。

东窗事发前,康美药业一度被称作中药业龙头,业务覆盖中西药、医疗器械、保健品等多领域,成功研发出络欣平、利乐、诺沙等多个国家级新药。康美药业曾获得“广东省诚信示范企业”“2012年度诚信先进单位”“第五批国家级创新型试点企业”等多项荣誉称号。

2018年5月,是康美药业的高光时刻,市值一度达到1300多亿元,是医药股“千亿俱乐部”中的一员。

然而,不到一年时间,康美药业像坐过山车一般,沦为岌岌可危的ST股,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2018年下半年,康美药业爆出财务造假。

当年10月16日,康美药业盘中闪跌,第二日再度闪崩跌停。四个工作日后,康美药业市值几近腰斩。

其实早在2014年8月,一位康美药业投资者刘志清便到证监会实名举报过。据裁判文书网信息,该持股人举报康美药业管理层侵占上市公司资产10多亿元,并存在虚假陈述、购买土地时涉嫌财务造假10多亿元等问题。

证监会指派广东证监局调查此事。之后,广东证监局答复称,未发现康美药業存在举报所涉的违法情况。于是,刘志清向证监会提出行政复议申请,证监会认为不符合受理条件,驳回其申请。

刘志清认为证监会严重渎职,官司一直打到最高院,最终判刘志清败诉。

在2018年下半年康美药业市值腰斩、造假传闻不断时,《财经》记者曾在采访中发现,仍有不愿离去的投资人。他们中多数曾因这只股票赚得“盆满钵满”。

“我没往坏的方面去想。”一位股民回忆,“股票的涨涨跌跌,是很正常的,对吧?”她一度抱定这只股票还会涨回去的信心。

一位关注康美药业十余年的投资人也抱着相同的想法,“当时觉得应该是股票正常的波动,没想到是这么大规模的财务造假。”

在另一位投资者看来,财报数据上有点“水分”并不奇怪,各种传言一直都会有,只是他没想到康美药业会这么严重。

直到2018年12月28日,康美药业公开披露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信息,成为终结所有流言的一记落锤。公告中称,“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康美药业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不到一年时间,康美药业像坐过山车一般,沦为岌岌可危的ST股。图/视觉中国

2019年上半年,康美药业总市值持续走低。

康美还在努力消除不利因素。2019年4月29日,康美药业公告称由于财务数据出现会计差错,货币资金多计入299亿元。彼时,原董事长马兴田公开致信全体股东时辩称,公司出现的问题归因于“过去快速发展”,薄弱环节在内外部压力下凸显。同日,马兴田说,财务差错和财务造假是两件事。

“虚增近300亿元”的消息震动资本市场。18天后中国证监会公布调查进展:不止2017年,康美药业在2016年至2018年财务报告中,均存在重大虚假。一年后证监会公布的消息显示,康美不止虚增了299亿元,总计虚增货币资金达到887.1亿元。

证监会最终认定,2016年至2018年,康美药业虚增巨额营业收入、虚增货币资金、虚增固定资产;同时,公司控股股东及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这两项问题导致康美药业披露的三年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和重大遗漏。

2019年5月21日,康美药业主动戴帽变“ST康美”。

面对康美药业的巨额财务造假,“不可思议”,是所有投资者的第一反应。从操作手法来看,管理层的胆子确实很大。

2021年11月17日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布的信息来看,2015年至2018年期间,马兴田伙同他人,违规筹集大量资金,利用实际控制的股票交易账户自买自卖、连续交易,操纵康美药业股票价格和交易量,致使20次连续10个交易日累计成交量达到同期该证券总成交量30%以上,7次连续10个交易日累计成交量达到同期该证券总成交量50%以上。

马兴田还组织、策划、指挥公司相关人员进行财务造假,向公司股东和公众披露虚假经营信息,故意隐瞒控股股东及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116亿余元不予披露。

证监会对康美药业的定性是:“有预谋、有组织,长期、系统实施财务欺诈行为,践踏法治,对市场和投资者毫无敬畏之心,严重破坏资本市场健康生态。”

2020年5月14日晚间,证监会发布对康美药业的处罚及禁入决定,决定对康美药业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21名责任人员处以90万元至10万元不等罚款,对6名主要责任人采取十年至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同时,证监会将康美药业及相关人员涉嫌犯罪行为移送司法机关。

康美药业和马兴田等受到的处罚,已是老证券法的顶格处罚,但在諸多股民看来,这只是“隔靴搔痒”。

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谢连杰团队,在2018年底证监会立案调查阶段,已接受不少康美药业股民的索赔委托。更多的股民是在2019年4月30日后加入,单个损失最高金额超过千万元。

2020年12月31日,11名投资者就康美药业虚假陈述案向广州中院提起普通代表人诉讼。

根据新证券法和最高人民法院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有限责任公司作为5.5万余名投资者的特别代表人参加集体诉讼。

2021年4月16日,广州中院发布公告,该案件转为特别代表人诉讼。到11月12日作出一审判决,广州中院当庭宣告康美药业等相关被告承担投资者损失总金额达24.59亿元。这是中国首例证券集体诉讼案的一审判决。

康美药业的审计机构是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因其未实施基本的审计程序,此次承担100%的连带赔偿责任,该事务所合伙人和签字会计师杨文蔚在正中珠江承责范围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这个判决结果出来,身边很多中介机构的合伙人都非常震惊,没想到中介机构也要承担这么大的赔偿责任。”一位曾多次代理上市公司诉讼索赔案件的律师分析,连带赔偿责任意味着,中介需要与康美药业共同负担24亿多元的赔偿金,“以前中介机构也需要参与赔偿,但不会花太多钱”。

在这个案件里,作为预防上市公司造假的重要一环,中介机构没有尽到责任,而且“只是纯粹依靠大股东自己,不可能造假达到这样一个程度”。曾多次代理上市公司索赔案件的广东环宇金茂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华浩说。

康美药业和中介机构付出这么大代价,也与新证券法施行有关。

2020年5月14日,中国证监会对康美药业下达过行政处罚决定书,按照老版证券法的规定,顶格处罚60万元和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新证券法突破了这个线。因而马兴田、许冬瑾及其他责任人员11人不但被处于罚金,还面临着牢狱生活。

新证券法还将符合诉讼条件的投资者,自动纳入集体诉讼。

刘华浩分析,从集体诉讼的角度,以前投资者想要维权,需要耗费很多时间和人力成本,如准备材料,得多次跑外地。他曾接触过一些投资者,后来因整个诉讼过程而心力交瘁,最终放弃诉讼。

还有一些投资者因信息差,可能错过诉讼的时间期限,导致无法获得赔偿。

此次采用的特别代表人诉讼,投资者服务中心可调取交易数据,从而获取符合诉讼条件的投资人。一个明显的变化便是参与诉讼的人数。

刘华浩之前所接触的案件中,参与诉讼的人数不会超过总股民人数的5%。但这次康美药业参与诉讼的投资者有5万多人,占总股东数超过15%,“比以前要多很多”。

不过,并不是每一位投资者都有资格拿到赔偿。损失上百万的一位北京投资者因不满足集体诉讼中规定的时间限制,而失去了集体诉讼的资格。

根据广州中院公告,2017年4月20日为康美药业的虚假陈述实施日,以网络媒体披露康美药业虚假陈述的2018年10月16日为揭露日。也就是说,在此期间买入康美股票的投资者,且2018年10月15日闭市后仍持有康美药业股票,才有可能获得相应赔偿。

上述北京投资者是在2018年10月下旬买入康美药业股票。“不想多说了。”他说完便挂断电话。

众多投资者下注的背后,与康美药业和马兴田曾创造的辉煌不无关系。

1969年,马兴田出生在广东揭阳普宁的一个小山村。上世纪90年代,恰逢全民“下海”经商潮,马兴田从小对于中药材生意耳濡目染,加上妻子出身中药世家,两人在当地盘下了一家门店,做起了中药材生意。

靠着囤积三七,挖到人生“第一桶金”后,28岁的马兴田创办了广东康美药业有限公司。

康美药业最早做化学药。仅用不到一年时间,康美药业化学药生产基地就通过国家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GMP认证,同年,成功研发出络欣平、利乐、诺沙等多个国家级新药。

广东省中医院的一次药房外包改革,成了马兴田打开中药饮片市场的契机。由于背靠普宁中药材市场的区位优势,康美药业争取到这个机会,由此顺利进入中医药行业。

那一年,公司营收3.81亿元,净利润2915.69万元。随后,通过扩大中药饮片产销和外延式扩张,康美药业奠定了中药饮片龙头地位。

到2011年,康美药业已经收购了上海美峰食品有限公司、上海金像食品有限公司、集安大地参业有限公司股权,并将安国中药材交易中心收入囊中。其中,其持有90%股份的集安大地参业有限公司,是国内人参种植面积最大的企业。

到2012年,公司营业收入突破百亿大关,达到111.65亿元,净利润攀升至14.41亿元。

马兴田和康美药业皆荣誉等身。马兴田除了是普宁市政协常委,第十届、十一届人大代表,也担任广东省工商联执委、广东省医药商会常务理事等职务,还是全国劳动模范等。

与多种荣誉形成强烈反差的是,马兴田曾多次陷入官员受贿案的漩涡。

在原广东省食品和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安全生产监管处处长蔡明受贿案件中,为与蔡明搞好关系,康美药业总经理马某在2014年8月至2015年9月,将20万港元放在蔡明手提包里。2014年-2015年,马兴田为康美药业总经理。

在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发行审核一处原处长李量案件、四川省阆中市委原书记蒋建平受贿案中,也有康美药业的身影。

此次广东佛山中院一审宣判结果显示,2005年至2012年期间,马兴田为康美药业谋取不正当利益,向多名国家工作人员行贿共计港币790万元,人民币60万元,康美药业及马兴田均构成了单位行贿罪。

由于行贿、操纵证券市场、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等,等待马兴田的将是12年“铁窗”生活和120万元罚款。

康美药业将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