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荡荡

森罗荡荡

杨珏

讲述人:山西省运城市新绛县澄泥砚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 裴武杰

小时候,院子里有一孔“馒头窑”,我蹲在窑边烤馒头,父亲在窑里烧着一方又一方澄泥砚。土窑、炉火、泥巴、砚台,以及火光里父亲的背影,是我童年的记忆。

裴氏澄泥砚已有千年历史,天津艺术博物馆里就收藏着一方宋代“裴氏澄泥砚”。复杂的工艺、独特的成色,让它成为中国四大名砚中,唯一不以地名而以材质命名的砚种。

澄泥砚的材质,取决于泥的好坏。怎么判定泥的好坏?好泥首先得是“古”泥。那么,又怎么才能知道是“古”泥?

老辈兒人有高招:用拇指和食指捏一捏,放到胳膊上感受一下它是不是顺滑,再放到嘴里尝一尝:刚挖出来的泥,带着河底的一点土腥味儿;澄洗过后的泥,干净清洌,如湿答答青苔的感觉;后期尤其是晾坯的时候,又会有一种新鲜清香的味道。

为了找到合适的泥,我和父亲一人一把铁锹,在汾河湾里一挖就是一整天。一边挖一边尝,额上一头汗,嘴上全是泥,朋友们都笑话我是“吃土”青年。

澄泥砚制作,需要经过采泥、澄泥、去水、揉泥、雕刻等数十道工序,从开始到成品需要一年以上的时间。你想一想,这得下多少苦、劳多少心?!不过,当天马行空的想象变成图形,再烧成一方顶呱呱的成品砚,觉得咋着都值了。

熟能生巧,巧能生妙,妙能生绝。老裴家的名号,越叫越响。如今,已有了十多人的创作队伍,隔三岔五就能推出一款新造型:水滴状、六棱状、枫叶状……你看,这是我们根据电影《你好,李焕英》推出的“萱草花开”概念砚台。在北京的展会上一露面,立马成了抢手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