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荡荡

森罗荡荡

冯琪

在清华大学科学博物馆“百年器象”展厅内,有一台“无级变速搅拌器”,这是国内自制的第一台无级变速搅拌器,填补了当时国内大学水处理教具空白。它的设计者和制作者正是许保玖。

1961年初,许保玖的学生、清华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教授蒋展鹏毕业后留校当教师,与许先生同在给水排水教研组工作。“记得当时实验室没有混凝搅拌器,市面上也买不到,无法做混凝搅拌等试验。许先生主动提出自己设计搅拌器。我们都暗自咋舌,因为这完全是机械专业的事,离我们给水排水专业相差太远了。”

“但许先生一个人在实验室塔楼的二楼设备间空隙里支起了绘图桌,专心致志地工作了好几个月,完成了无级变速搅拌器的全套设计(包括总装图和各零部件图)。”蒋展鹏回忆称,当时,这种无级变速机械构造在机械专业也属于先进技术,用在混凝搅拌机上则大大地提升了使用性能。后来,交由学校的设备加工厂生产了两台,满足了当时教学科研的需要。“许多兄弟院校和研究单位闻之如获至宝,都来参观学习,购买图纸(可惜那时不讲究知识产权,土木系资料室只收晒图成本费)。”

1978年9月,“文革”后招收的第一届研究生入校,清华大学建筑工程系环境工程专业那届共有12名研究生,张晓健是其中之一,他也是许保玖的第一个硕士生。

“研究生课程与本科生课程的区别在哪里?上了‘《水三》(《水处理工程》(三))我就知道了。”张晓健告诉记者,许保玖先生依據他对水处理课程的理解,建立了“《水三》”这门课的课程体系。这门课以反应动力学和反应器理论为理论引导,融合了化学、水力学、生物化学等学科的相关理论,对水处理技术与工艺进行深入的理论分析,强调对理论的探究和对实践的指导。“许先生以他扎实的理论为基础,把我们带入了专业的理论学术殿堂。”

这门课一讲就是20年。直到1998年,许保玖八十岁了,“接力棒”才从1999年起传给张晓健,由他主讲这门课程。记者了解到,由于课程体系调整,这门课后来改名为《高等水处理工程》,但是同学们还是习惯地称它为“《水三》”。时间又过去20年,如今,张晓健的博士生、清华大学环境学院副研究员陈超已经接替张晓健讲授“《水三》”课程。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张天柱曾撰文回忆自己在许保玖退休后前往其家中探望的经历——

“进了门,两大排图书馆里似的铁书架,傲然伫立,高至屋顶,占了房间大半。空间狭小,五六人,已难立足,这让我得以绕到窄窄书架间的通道内,借机打量寻宝……倏地,灯火阑珊处,一位古稀老人的伏案身影,飘忽而至。就是在这局促的斗室,先生笔耕不辍,完成了《当代给水与废水处理原理》这大家之作。”

张天柱提到的《当代给水与废水处理原理》,被公认为学科教学的典范。许保玖依据讲授《水三》的教学讲稿写成了教材《当代给水与废水处理原理讲义》,1983年由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然后又扩展为《当代给水与废水处理原理》,1991年由高教出版社出版,2000年再出第二版,该书一直是全国各高校市政工程和环境工程最经典的水处理研究生教材。

许保玖为我国给排水行业所做的另一大贡献是首次提出了发展“水工业”的概念及内涵,对传统的给排水行业的发展指出了方向。

强调给水排水是一个整体,改变了原有先给水、后排水,结果废水处理被偏废的观点。给排水是一门工业,分析了原有完全靠政府来办、定位成福利性质事业(特别是自来水)的弊端,提出要建立可持续发展的行业发展机制。水工业的制造业是水工业的支柱,提出要建设水工业完整的产业链,从头抓起。高新技术时期,提出了对体系与概念、学科基础理论和高新技术的发展要求。

“水工业”概念的提出有力地促进了整个行业的发展。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荣退教师、教授程声通曾于2018年撰文回忆与许保玖先生相处的往事。“1964年,年初开始毕业设计,我被分到高浊度水处理研究项目,后来项目由许保玖教授负责,许先生也因此成了我们的指导教师。以前大家只在课堂上见到过许先生,同学们都觉得他为人严肃、难以接近。进入课题组后,几天时间就改变了大家的想法:许先生对学生严格要求,但平易近人。”

让程声通印象深刻的第一件事发生在课题组成立不久。“许先生将我们召集在一起,谈起读书笔记中的规范用字问题。我们这一拨人,学的是繁体字,现在用的是简化字,平常做作业、记笔记、写读书报告都不拘一格,繁简乱用,有时还夹杂一些错别字、异体字。许先生并没有就此讲很多,更没有批评我们,只是提醒大家注意规范用字。接着,他从提包里掏出一沓小册子,人手一册。大家一看,是国家颁布的《简化字总表》,是先生从新华书店买来的。”程声通说,在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份《简化字总表》一直陪伴在身边。

程声通的研究内容是水槽实验,在报告的综述篇,写了很多颗粒物沉降过程机理,这是他花了很多时间从课本和其他参考文献里摘录的。“许先生在我的报告上写满了红色的批改文字,他不无严肃地问我:‘你在实验中见到颗粒物了吗?我仔细一想,是呀!水的浊度那么高,成千上万个颗粒挤在一起,哪还能见到单个的游离颗粒物呀!看来我写的综述完全是文不对题、无的放矢。”许先生接着说:“你们年轻人要敢想,不能墨守成规。”又说:“只有想到的事情才有可能做到,想不到的事情一定做不到。”在以后的工作中,程声通一直牢记许先生的教诲。

2012年,许保玖获得“中国水业人物”终身成就奖。在颁奖大会上,他向同行们说了几件心事:一是,在担任中国土木工程学会水工业分会理事长期间,主办了两届国际会议,由于职责对外语水平、社交能力的要求超出了他的水平,所以没能很好地履行职责,在此向大家致歉;二是,编写《当代给水与废水处理原理》一书,是花了些功夫,有一定创意,确有些刨根问底的意思,但精益求精的精神还不够,书中有不少错误,在此向大家致歉……

如今,这位潜心治学的“水业泰斗”已远去,他培养的学生们正在继续他未竟的事业。正如许保玖在纪录电影《大学》里所说,“像清华这样数一数二的大学,要培养思想家,否则做不出文章的。站高一点看,时间远一点,东西就不一样。”

用过的水必须经过适当处理,并在满足一定水质要求后排回自然环境中,这是“还”水的规则。

必须将给水、排水视为一个统一性整体,以此保证排水水质,也利于节约用水;同时,要改变长期以来给水、排水事业政府包办、给水事业福利化的局面,要赋予水商品的属性,核算成本收益,推进废水的回收再利用。

编写《当代给水与废水处理原理》一书,我是花了些功夫,有一定创意,确有些刨根问底的意思,但精益求精的精神还不够。

刨根问底的思维形态变成了我的一种习惯。

年轻人要敢想,不能墨守成规。只有想到的事情才有可能做到,想不到的事情一定做不到。

像清华这样数一数二的大学,要培养思想家,否则做不出文章的。站高一点看,时间远一点,东西就不一样。

许保玖(1918年12月31日~2021年10月15日),清华大学环境学院退休教师,我国水业泰斗、教育大师,我国给水排水工程、市政工程和环境工程学科的奠基人和开拓者之一。首倡的“水工业”概念,大大提高了我国的废水处理率:提出的“拥挤沉降”概念,解决了高浊度水沉淀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