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荡荡

森罗荡荡

段曼 樊纪宣

“我曾任纪检干部,应当说比别人更熟悉党纪国法,然而在砂霸的腐蚀和拉拢下,我多次收受贿赂,纪法底线步步失守,最终沦为其保护伞,从一名执法者堕落成罪犯!”

“法院终审判决时,法槌落下,余音绕耳,我心震撼,万千悔意涌上心头。”

6月底,襄阳市樊城区河道采砂管理站原站长汪军因滥用职权罪、受贿罪被樊城区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5年零6个月,并处罚金10万元。在接受审查调查期间,汪军写下了上述忏悔。

随着该判决的生效,汪军作为非法采砂团伙保护伞的违法犯罪事实,开始暴露在人们的视野中。

“我也曾有过理想信念”

2018年4月,襄阳市公安局樊城区分局根据摸排线索,对在汉江牛首段非法采砂的以张某、朱某为首的涉黑涉恶团伙立案侦查。经初步核实,在张某、朱某团伙非法采砂活动中,樊城区水利部门个别党员干部存在受贿、失职渎职,甚至充当非法采砂“保护伞”的问题。

为何还有人胆大妄为、铤而走险? 2018年5月,樊城区纪委监委立即组织精干力量,瞄准非法采砂背后党员干部违纪违法问题展开调查。2018年7月4日,樊城区纪委监委对该区水利局河道采砂管理站站长汪军采取留置措施。为何采砂管理部门成了非法采砂者的“内线”?执法者又为何明目张胆地知法犯法?

汪军在忏悔录中这样自述:

我也曾有过理想信念,也曾积极努力进取。

1995年7月,我中专毕业分配至樊城区太平店镇党政办工作。我虚心好学、积极肯干,受到了领导和同事的肯定。在党组织培养下,我从一名普通干部一步步成长为镇纪检干事、镇林业站副站长、樊城区水利局河道堤防管理处党支部书记和主任、樊城区水利局河道采砂管理站站长。

由于工作成绩突出,我曾多次被省、市、区评为先进工作者,但我的美好前途却因为自己执法犯法毁于一旦。

静心细想,我的犯罪不是偶然,是拜金主义、江湖义气、贪欲膨胀驱使的必然结果。

当看到一些昔日的同学和社会上的朋友腰缠万贯,而我却囊中羞涩,失落感油然而生。“外面的生活”像吸铁石一般诱惑着我,我的世界观、人生观渐渐变化。

从自述的心路历程中,汪军堕落的诱因或许可见一斑。

悔不当初的第一次

2012年5月,汪军任樊城区河道采砂管理站站长。虽只是个“小河官”,但却具体负责汉江河道牛首段、张王岗段采砂工作,履行采砂巡查检查日常监管职能。

2013年9月,樊城区水利局根据上级水利部门批复,拟将襄阳汉江河道樊城牛首采区张王岗标段和牛首标段的采砂经营权面向社会公开拍卖,并将拍卖事项交由樊城区水利局原主任科员冯某和汪军负责。拍卖时,冯某提出张某、朱某是当地居民,经营采砂多年,争取由张某、朱某中标。汪军按照冯某的意见拟定了拍卖公告,公告规定必须经本采区合法采砂经营户7名以上自发联名推荐,合法从事砂石生产经营的采砂户或公司才能取得采砂经营权。

期间,汪军明知朱某无营业执照、船舶证书,不具备参与拍卖的资格,仍由朱某参与拍卖。经过汪军的运作,张某取得襄阳汉江河道樊城张王岗标段的采砂经营权,朱某取得襄阳汉江河道樊城牛首标段的采砂经营权。2014年春节,为感谢汪军对其在经营权拍卖中给予的关照,张某、朱某来到汪军家中,送给他现金人民币1万元。

起初,汪军不敢接受,思想斗争十分激烈。然而侥幸心理占了上风,“潘多拉魔盒”自此攻陷了他。

为涉黑采砂集团一路开绿灯

2014年前后,随着襄阳市旧城棚户区改造工作的逐步启动,砂石需求量急剧增长,但供应量急剧减少,相应的市场价格也一路猛涨。每吨黄砂从十几元涨至几十元、甚至上百元,采一天砂的净利润就高达数万元。但按上级规定,张王岗标段和牛首标段的年控制采砂量共25万吨。显然,这些控制采砂量不能满足张某、朱某的贪心。于是,他们极尽所能地“围猎”汪军。经查,在2014年春节至2018年春节期间,汪军先后收受张某、朱某所送现金人民币55000元。

汪军知道自己已经收了钱,起初想避而不见,然而,把柄在别人手中,躲是躲不掉的,于是他对张某、朱某等人非法采砂的犯罪行为不但不履职查处,甚至还帮助他们逃避上级部门监管。

每当上级部门要求提供两个标段每年实际采砂量,汪军都给张某、朱某交代,叫他们再打印一个不到25万吨的虚假开采量数据上报。2015年9月,当采砂经营权合同快到期时,汪军又配合他们弄虚作假,使两人再次取得了两个标段的采砂经营权。

汪军明知汉江河道采砂管理实行定量原则,一年一许可,却未履行监管职责,导致汉江河道采区被非法采砂4668万吨,国家遭受经济损失2亿余元的严重后果;汉江牛首段环境生态损失更是无法估量……2018年10月,经樊城区纪委监委研究,决定给予汪军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2020年6月,汪军因滥用职权罪、受贿罪被樊城区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5年零6个月,并处罚金10万元。

深刻检视以案促改

汪军案件发生后,为彻底清理汉江非法采砂行为,樊城区委痛定思痛、以案为鉴、对症下药,开展专项治理行动,共取缔了樊城汉江河道内268艘非法淘金船采砂船等非法船舶,拆除了沿岸89家非法砂场,建立了2个砂石集并中心,彻底结束了多年来汉江樊城段无序采砂的历史,修复还原岸线12.4公里。

为解决汉江河道沿线基层党组织软弱涣散等问题,该区深化政治巡察、发挥利剑作用,对牛首镇张王岗村、庞营村和太平店镇孙蔡村、上茶庵村基层党组织落实汉江河道沿线整治工作情况开展“点穴式”专项巡察,共个别谈话56次,查阅资料4079份,走访相关单位53个,反馈面上问题33个,给予党纪政务处分6人,推动健全制度50项。

针对汉江樊城段河沿线企业非法生产经营的问题,区纪委监委立即启动问责程序,对相关部门履职不力开展追责问责,给予党政纪立案14人、诫勉谈话2人、提醒谈话6人。同时,结合该案组织拍摄了《为“砂霸”站台终倒台》警示教育片,在区水利系统开展了以案促改、警示教育活动,组织水利系统干部参加职务犯罪庭审活动,召开专题民主生活会、主题教育警示教育会议以及“三会一课”,全方位楔入“以案说纪”,做到层层发动、层层教育,实行全员警示教育。

点评:近期,我们刊发了赤壁市河道管理局原局长张某学案例。仔细一看,你会发现,汪军和张某学二人,竟然如此相似:都是“河官”,都曾艰苦奋斗,结果都与“砂霸”沆瀣一气,甚至充当保护伞,导致堕入深渊。收受好处,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欲望的豁口一旦决堤,便难以回头。惊人相似的案例,给予我们警示的同时,也不免引起思考:有权不任性,为何这么难?如何才能破除一些党员干部的侥幸心理魔咒,走出“吃點喝点拿点没关系”的误区,守住初心,真正成为立党为公、忠诚为民的“焦裕禄”式好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