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荡荡

森罗荡荡

郭洁

社会治理是国家治理的重要方面,是国家治理的基石。推进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要以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为引领,把新时代党的领导落实到基层,树立大抓基层、大抓基础的政策导向和工作導向,不断构建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治理体系。

推进基层治理创新,党的领导是根本遵循。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基层社会治理,离不开党的领导和党建工作。要把党的领导贯彻到社会治理的全过程,提高党的政治领导力、思想引领力、群众组织力、社会号召力。要增强街道统筹协调能力。围绕“明责、赋权、增能”,在推动街道聚焦主责主业、增强指挥调度能力、整合审批服务执法力量、优化街道机构设置等方面下功夫。要建强组织体系,将街道、社区、单位、行业党建融合起来,形成社区主战、单位主建、干部下沉的共驻共建模式。要重点做实街道“大工委”、社区“大党委”、网格(小区)党支部、楼栋党小组、党员中心户五级组织。加强网格(小区)党支部和网格员队伍建设,坚持“双报到、双认领、双评价”机制,形成区域化党建整体效应。

推进基层治理创新,以人民为中心是根本立场。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党干革命、搞建设、抓改革,都是为了让人民过上幸福生活。共建的力量来自人民,共治的智慧出自人民,共享的成果为了人民。要增强社区服务功能。重点是建立完善社区党组织领导下的社区居委会、业委会、物业服务企业“三方联动”服务机制,优化整合社区各类服务,健全社区服务制度体系。要推动社区减负增效。重点是全面落实社区“四张清单”,实行社区居委会公共服务事项准入制度,执法、拆迁拆违、环境整治、城市管理等事项,社区不作为责任主体。要提升社区居民自治水平。重点是深化党组织领导下的民主选举、民主协商、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实践,推动“民事民提、民事民议、民事民决、民事民办、民事民评”。

推进基层治理创新,创新体制机制是主要路径。从党的十六届四中全会提出加强社会建设和管理,推进社会管理体制创新,到党的十七大要求完善社会管理格局,健全基层社会管理体制,再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创新社会治理体制,直至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对完善社会治理体系的具体要求,从社会管理到社会治理的转变,从治理体制到治理体系的转变,“两个转变”都只有一字之差,体现的是对社会治理规律的深刻认识和对其内涵的不断丰富,更加突出了系统性、整体性和科学性。从党的十八大增加“法治保障”,到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将“民主协商”和“科技支撑”放在社会治理体系中,我们的社会治理体系更加注重通过民主法治和科技创新,提高社会治理社会化、法治化、智能化、专业化水平。

推进基层治理创新,科技手段是重要支撑。要建立“智慧吹哨”指挥体系。建设市—区—街道—社区—网格“五级联动”的“智慧吹哨”系统,通过“定岗位、定区域、定职责、定人员”做实网格,突出网格的“发现”职能,建立问题诉求全收集、分级分类全解决、处理过程全跟踪、完成时效全评价机制,形成基层治理工作闭环。推进“智慧城市”建设。“智慧城市”建设,让城市能够自我感知、自我学习、自我修正,让城市的各个“器官”协同工作,有利于提升城市治理水平,提升政府管理能力,解决城市治理突出问题,这是新时代有效治理的重要支撑和保障,也是我们实现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必经之路。

(作者单位:鄂州市委组织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