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荡荡

森罗荡荡

小薇

考过驾照的都知道,科目一是驾驶员理论考试,主要包括驾车理论基础、道路安全法律法规、交通信号、通行规则等内容。科目一得不到90分,就没有获取驾照的资格,足以说明遵守交通规则的重要性。

然而,新手们开车上路第一天,可能就会懵圈。交通规则说了,要调头、变道前提前打转向灯,给其他车辆以提醒,以便对方及时减速或让行,然后才可进行调头或者变道操作。

可是,我们总会遇到这样的情景:变道前,隔壁车道的后车明明离得很远,不紧不慢地正常行驶着。我们一打转向灯,他便像听到了冲锋号一般,一脚油门踩到底,闷哼一声追了过来,恨不得跟前车来一个亲密接触,死死地封住了我们变道的可能。

或者是我们想要调头,早早打好了转向灯,在自己车道上等着调头,而对向行驶的车辆仿佛觉得我们的转向灯是对他们的某种挑衅,各个摩拳擦掌,一脚油门一脚刹车,一辆接一辆紧紧贴着前车,严丝合缝,不露一丝破绽,生怕给了机会让我调头,从而破坏了他们的队形。

最无奈的还要数遇到前方道路施工的时候,需要两车道汇合成一车道时,两道的车辆你不让我,我不让你,僵持不下,往往可以堵得瘫痪。你若打转向灯示意需要变道,斜后方的车辆绝對是不会礼让的。但如果你不打灯,抓住机会强行加塞,成功的可能性倒是很大。有朋友说,这种情况在一些文明程度较高的城市,一般都是拉链式会车,走一台,让一台,秩序井然,顶多只是车流较缓,而不至于堵塞。

不可否认,这些年来,很多城市的市民素质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最显而易见的就是,闯红灯的司机几乎绝迹,斑马线上礼让行人已经成为广大司机的共识,不规范使用大灯的情况也很鲜见了。

但是,在文明细节上还有很多值得探讨的地方。

生活中总是会遇到很多看起来是小事,但是不说自己不舒服,说了别人嫌我矫情的情况。比如,乘坐电梯时,第一个进电梯的人,往往会选择站在按钮旁,因为这里方便他选择楼层,也处于角落,一般不容易受到拥挤。但是,这对于其他人来说,就很不方便了,往往要侧身穿过他去按钮,而他本人却还岿然不动。虽然我总是进入电梯选过楼层之后就退到最里面,可我似乎没有权力去告诉别人,他也应该如此。

再比如,在乘坐高铁动车时,有人接听电话旁若无人,操着各种方言大声交谈说笑;观看电影或视频时不使用耳机,外放声音影响到他人却浑然不觉……

这些事情,往小了说,是个人习惯问题,关乎个人形象素质,往大了说,则关乎国家的形象。西方哲学家塞内加说:“国家的真正强大不是拥有多少真金白银,国家的强大体现出来的是公民的素养问题,毕竟国家是抽象的,每个人才是具体的。”

正所谓,不学礼,无以立。情怀事大,见于细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