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荡荡

森罗荡荡

王雨娟

非牛顿流体”——刚满6岁的儿子口中蹦出这个名词。

这让张昕感到新奇。身为北大心理学教授,见惯了天之骄子,可这种体验依然稀少。他特意去查,“非牛顿流体”指一种不遵守牛顿流体定律的流体,特点是遇强则强、遇弱则弱。

原来,看了抖音上的科普视频后,对科学的兴趣正在儿子心中滋长。

抖音APP上线近五年,用短视频记录美好生活已成为上亿人的习惯。越来越多的人在这个方寸空间内看见别人,也被别人看见。他们发生联结,继而碰撞出火花。许多人的命运由此改变。

通过短视频的窗口,怀揣摇滚梦的山区孩子得到了走出山区、登上更大舞台的机会;象牙塔里的知识“飞”入寻常百姓家,让普通家庭的孩子接触到更专业的教育;几近被埋葬的非遗手艺重获年轻人的青睐,找到了文化传承之路;抗癌明星的自律与乐观感染了无数网友,鼓舞着他们勇敢面对生活中的挑战。

看见每一种生活

“走在大街上抱着厚厚的两本书,一本相对论,一本量子力学,众人羡慕的目光你值得拥有。”视频中,曹则贤教授手把手教大家成为“整条街上最靓的仔”。

拇指轻向上滑,冰糖发光实验视频即刻开始播放。黑暗中,冰糖被狠狠地摔在地上。经过100倍视频慢放,冰糖被摔碎的一瞬间发出的蓝光清晰可见。

视频均出自中科院物理所之手。中科院物理所的抖音号创办于2018年,目前已有184万粉丝。他们的初衷是吸引更多的人学习物理,因此“怎么好玩怎么来”,用通俗、风趣的方式呈现高深的物理知识,截取漂亮的实验镜头表现科学之美。

主动放下身段,走入公众生活的,还有许多“阳春白雪”的艺术家们。男高音歌唱家石倚洁以前习惯出席的场所是欧洲顶级歌剧院,被疫情困在国内后,他尝试在抖音开直播,普及歌剧知识、讲解声乐要领。许多平日得不到名师辅导的音乐学子如今打开抖音就能得到国际一线大师的指点。知识的界限得以打破,名师们做直播的一小步,促使教育公平迈出一大步。

这五年,拍短视频记录美好生活,成为上亿人的日常习惯,在抖音上展示自己已成为越来越多人的生活常态。众多隐匿在生活洪流中的普通人也登上抖音的舞台,展现真实自我与美好生活。

从投行辞职的马兰花做起育儿博主,开启作为妈妈的第二人生。苏州拙政园,72岁的刘小平穿着旗袍、撑着油纸伞在园林里漫步,惊艳了网友。岁月穿过身体,留下痕迹,却打不败优雅。

更有人在直面苦难时报之以歌。双眼只有一点光感的盲人郑锐靠自己的双脚探索城市盲道建设;患癌大爷“大癌有大爱”每天坚持健身、写字,置顶的视频是他哼唱的《乡间小路》:“我最爱见第二天冉冉升起的一轮红日,我爱大自然,更爱这个美丽的世界。”乐观的精神溢出屏幕。

看见,故事在这里开始。

联结与传承

通过短视频的窗口,看见与被看见的人们产生联结,资源流动起来,创造出了更多可能。

在中国约6000万山村孩子中,不乏富有音乐灵气者。而在过去,闪耀于乐坛的人大多家境优渥。通过抖音,偏远山区孩子们的音乐天赋,走入大众视野,山外世界的援助随之到来,让他们也能得到专业的音樂教育。

海嘎小学的故事便是如此。这所位于贵州省六盘水市钟山区大湾镇海嘎村的小学一度徘徊在生存边缘,老师和学生都很少。五年前,摇滚青年顾亚来到海嘎村,带着学生们组建起了乐队。

2020年夏天,孩子们排练痛仰乐队《为你唱首歌》的场景,被传到抖音上。视频中,五个女孩穿着校服,脖子上系着红领巾,演奏、歌唱,二十来个更小的孩子抱着腿围坐在地上,仰起头,聚精会神地看。

结果,海嘎小学的“未知少年”乐队意外走红,海嘎的故事传出山村外。凭借“未知少年”乐队的光环,海嘎小学的下一届乐队“顽皮精灵”直接拥有了完备的乐器、设备和排练室,也赶上了海嘎热度带来的机遇。他们参加了痛仰乐队的巡演、去了北京,又登上了溧水迷笛音乐节的舞台。

不止音乐,诸多领域的人们通过抖音,跨越社交的距离而联结起来。做过3500台胃癌手术的“暖胃大叔田艳涛主任”在抖音上纠正大家的抗癌理念;有患者看了一位武汉外科专家15秒视频的科普后千里求医。一些专业讲解员将博物馆搬进抖音,讲述文物古迹及其背后的故事,让网友无论身处何地都能看到各地独特的文物。富阳纸伞手艺传承人闻士善加入抖音非遗合伙人计划,一个月就卖掉了10万元的油纸伞。“30多年来,从来没有这么多人关心油纸伞。”

新的道路

看见与联结,创造与改变,使许多人走上新的人生道路。

特岗教师李平刚来到黑龙江安达市任民镇中心小学任教时,打算“熬”过三年基层服务后,回到城里过富足的日子。

但没想到,这一干就是五年。

他带的音乐班刚开始十分艰难,挨个动员才招来几个学生。没想到一开课,教室的窗檐边便挤满了好奇的小脑袋。没多久,音乐班就颇具规模。

后来,李平改编了《踏山河》的副歌歌词,又将抖音神曲《白月光与朱砂痣》从情歌变为对中华文明的歌颂:“指南针和火药,那造纸印刷最早。看长江的波涛,黄河水万丈高。”

二十来个乡村小学生在教室里演唱这两首改编歌曲的视频,在抖音上获赞近100万。孩子们的改变和抖音的反馈,让他改变了回城的计划,决定投身乡村教育。

个体的努力不仅能改变自身,也能撬动地域的经济,改变家乡。

90后男孩大新从艺术与设计专业毕业后,先去了大城市工作,后来又回到家乡——河南省新乡市辉县市张村乡大王庄村小屯村。他用30多幅涂鸦,将这个仅有440口人的小村子变成了网红“打卡”地。涂鸦风格迥异,有表现古代神话人物的国风画,也有日本动漫大师宫崎骏的经典动画。

小屯村涂鸦墙带来的流量,带动了大王庄村的文旅之路。客流量多时,村民卖小吃,几天就能挣一万元。大王庄村党支部书记王六全盘算着,准备“顺势打造配套的民宿、餐饮,形成一体化的旅游模式”。越来越多外出务工的青壮年劳动力看到小屯村的变化,也决定返乡就业。

类似的故事还在不断地上演。就在许多人还认为短视频只是用来打发时间的工具时,它已经在用自己的力量撬动起屏幕两端,催化出种种奇妙的化学反应。在这个舞台上,无论是表演者还是观看者,改变都已经在发生,并将帮助他们向更美好的人生迈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