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荡荡

森罗荡荡

三小

如果要评选2021年的年度流行语,“YYDS”应该是毫无疑问的第一名。但谁是第二名就有悬念了,按照目前的走势,“蚌埠住了”或许可以一战。

刷到令人“忍俊不禁”的段子,蚌埠住了;北方人来到南方厨房后遭遇“神秘”的美洲大蠊袭击,蚌埠住了……蚌埠,这座安徽北部小城以一种前所未料的方式走红了。

因为一个人,记住一座城

和蚌埠隔着合肥南北相望的芜湖同样因为一句口头禅火了:“芜湖,起飞!”

“芜湖”通假“呜呼”,而“起飞”则出自当地主播大司马。据悉,每当游戏形势(对他)一片大好时,大司马总会一边振振有词,一边喜气洋洋地双手比起机翼扑翅的动作:“起飞!”

经济富裕的芜湖多年来都有点“闷声发大财”的意思,本地人介绍起芜湖时难免会说到这里的两大品牌:奇瑞汽车和三只松鼠。现在,主播大司马成为了芜湖城市宣传的新名片。

芜湖当地最大的旅游资源之一,要数于2007年建成的、拥有《熊出没》IP的方特主题公园;而在2018年,方特官宣将投资10亿元在山东菏泽打造新的“熊出没”乐园。后者,山东菏泽的曹县,在今年夏天,同样掀起了一场互联网的玩梗狂欢。

微博上#曹县是什么梗#的话题阅读量超过5亿,抖音上相关的短视频播放量高达7.7亿次。出圈以后,曹县那蛰伏多年的卧龙经历也开始被人传颂:这里有首屈一指的棺材产业,出口欧美,垄断日本市场;这里还是中国的汉服之都,100亿元的汉服市场,曹县独占1/3。

不只曹县,华北平原上,鲁、皖、冀、豫统统都是资深网民。

和曹县同属菏泽市管辖的单县,有网红“大衣哥”;不远处的临沂费县,是“拉面哥”的老家;不久前被封的河北沧州的郭老师“耶斯莫拉”;河南许昌的giao哥。

西南的四川同样正在脱胎换骨。因为谭sir,全国人民都知道,去二仙桥,要走成华大道;因为“带带大师兄”孙笑川,更多人记住了成都下辖的小县城新津;因为丁真,理塘取代拉萨、林芝,成为国人心中“诗和远方”的代名词。

因为一个人,记住一座城,这句文青们常挂在嘴边的话,正一次次成为现实,只不过实现方式和文青们最初的想象有點不一样。

一场城市化再定义过程

从乡村到县城,从传统意义上的城乡结合部到非传统意义上的新一线城市,越来越多地方在网络文化中蹿红,成为了新一代的网红之城。

但一开始,故土大地仅仅只是这些网红们表达生活日常的填充背景。但沉默不是这些山川湖海们唯一的结局。纵然网红会落幕,也有越来越多人开始看见一片更野生、更真诚的城乡大地。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的城市化过程总是执着于打造一线城市、超一线城市、国际化大都市,但在网络文化的嬉笑玩闹中,中国每一寸土地都可以是深海里等待发现的蚌珠。

《中国的全面小康》白皮书中指出,城镇化是现代化的必由之路,是实现全面小康的幸福之路。当前,中国城镇化率已达到63.9%,城市数量也大幅增长至687个。现在看来,网络文化可能——至少说——可以,是助力城镇化的一大力量,就看我们从哪个角度照亮它的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