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荡荡

森罗荡荡

倪伟 高伊琛

场猝不及防的大雨,巡检了山西古建筑的生存现状。

10月2日至7日,山西遭遇有气象记录以来秋季最强降水过程,全省平均降水量达119.5毫米。受灾的除了175万名群众,还有遍布全省的2.8万处古建。山西古建已经习惯北方干燥气候,招架不住罕见的大雨。根据上报到山西省文物局的信息,到10月11日,1783处文物出现险情,包括屋顶漏雨、墙体开裂坍塌、地基塌陷及周边护坡、围墙坍塌等。位于晋中市的平遥古城,是其中较为严重的一处。

“非常痛心,特别无奈!”国家文物局专家组成员查群感慨。

15处坍塌点

10月12日,国家文物局专家组,在山西当地文物部门人员的陪同下,查看了平遥古城受损的城墙。6公里长的城墙,有51段墙体受损,其中15处内墙夯土坍塌。

平遥古城是此次受灾较为严重的国保单位,而且还是山西三处世界文化遗产之一。在城墙坍塌现场,查群看到,问题主要出在夯土材料上。古城城墙15处坍塌、36处滑落,都发生在内侧,外墙基本完好。平遥古城建造的传统特点,是外墙包砖、内墙夯土,历代修缮也一直遵照传统。“内墙是夯土的,确实存在材料的弱性。”查群说。

据当地文物部门介绍,此次坍塌的主要是上世纪80年代维修的点段,近年修缮的部分排水系统有很大改进,基本没有严重险情。

山西省古建筑与彩塑壁画保护研究院是平遥古城城墙修缮的技术监督单位,该院院长任毅敏表示,平遥古城近年来花费了一亿多元,分批分段抢修了一些特别危险的点段,已经大大降低了风险。据他在现场观察,一些点位长时间受雨水浸泡,失去承载力,自重增加,滑落几乎是必然发生的。“这种情况下,6公里的城墙发生15处坍塌,已经把危害降到最低了。”

对于平遥古城的修缮,任毅敏介绍说,15个坍塌点段中,计划今年将5个常有人经过的点段修完,其余10个先排除隐患,开春再修复。未来争取用五到十年,全面排除平遥城墙的险情。

“活着的古城”

民居修缮,成为平遥暴雨后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民居修缮不像文物修缮那样引人注目,但对于平遥这座“活着的古城”来说,“人的居住”格外重要。

“特别是民居,应该有人居住的。人居住在里面,它才有灵魂。”同济大学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主任阮仪三说,“它的原真性留存了,整个风貌留存了,人在里面互动留存了,旅游就能发展起来,城市就会经久不衰。”

这一观念此前已有共识。2012年,平遥县委、县政府出台了古城传统民居修缮保护办法。时任平遥城乡规划局副局长的李裕曾介绍,办法最初是按照工程费用的总额,县财政补助三分之二,产权人承担三分之一。通过一年试运行,由比例补助改为平方米的定额补助:根据民居价值和残损程度分九个等级,县财政按照每平方米400至1400元不等的标准给予补助。

修缮资金来源于古城门票收入。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邵甬表示,与其他专款专用的国保、省保项目相比,民居修缮计划最大的优点是可长期运转。“效果还蛮好的,虽然每年修得不多,但至少二十栋、三十栋的,一点点在弄。”

民居修缮计划按照年度进行,需要居民先行申报,流程较复杂。据悉,平遥暂未启动针对此次暴雨影响的特别修缮计划。

“这就是我们欠的‘债”

“地上文物看山西,地下文物看陕西”。这句广为流传的话,说明了山西古建筑在全国独一无二的地位,但背后也是别省难以想见的保护压力。论国保数量,山西在全国各省位居第一,共531处,其中421处都是古建筑。

据山西省文物局公布的数据,到2019年底,山西国保、省保文物险情排除率达到92%以上。“十三五”以来,中央和省级财政用于古建筑类文保单位的维修和抢险保护资金为10.6亿元,其中,中央文保专项经费6.76亿元、省级文保专项经费3.84亿元,用于全省358处文物单位。

“以前的文保资金管理体系,简单说就是国保由国家出钱,省保由省里出钱,市县保由市县出钱,未定级的文保由县里负责。”任毅敏说。

不过,近几年,文保资金的体系有所调整,总体趋势是向更低级别文物倾斜。新版《国家文物保护专项资金管理办法》于2019年实行,新版办法调整了范围,省级及省级以下文保单位,也可从国家文保专项资金中获得支持。不过比例有限制,省级及省级以下文保单位申报的预算不得超过本省补助资金的15%,大部分资金还是用于国保单位。

山西文物局文物保护利用处处长白雪冰表示,目前山西省级文保经费主要还是用于省保单位,今年刚剛公布了新一批省保单位,省保中还需要修缮的文物是目前的重点。不过,“省里一直在下探、聚焦和倾斜。”他坦言,低级别文物保护最大的掣肘,还是资金不足。

“这就是我们欠的‘债了。”谈及低级别古建筑在此次水患中的损坏,查群语气中透出无奈。虽然在她看来,当前山西政府的文保力度比以往增强,但限于文物行业专业人员极度不足等问题,低级别的古建在日常保护中没有关照到位。“我认为今天已经是文物保护比较辉煌的时期,即便如此,也不足以把低级别文物都能关照到,确实挺痛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