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荡荡

森罗荡荡

袁秀月

关于鲁迅,网上流传一个说法,说鲁迅是“小号达人”。现考证鲁迅光笔名就有170多个,有网友调侃,我跟鲁迅的差距不但体现在文学造诣上,连搞“马甲”都输了。

鲁迅起笔名并非是随意为之。他曾写信给许广平说:“以真名招一种无聊的麻烦,固然不值得,但若假名太近于滑稽,则足以减轻论文的重量,所以也不好……此后的文章,也应细心署名,不得以‘因为忙中推诿!”

在鲁迅看来,一个作家自取的笔名,自然可以窥见他的思想。

鲁迅取的第一个笔名是“戛剑生”,用在1898年所写的《戛剑生杂记》中。戛,击也。“戛剑生”的意思就是舞剑、击剑的人,表现出当时年仅17岁的鲁迅渴求战斗的热情。

这一时期,鲁迅的笔名大多含有希望、自励、奋飞和探索的意蘊。比如“庚辰”“索子”“索士”“迅行”“令飞”等。“庚辰”是古代神话故事里帮助大禹治水、擒获无支祁的创世神。“索子”“索士”则意味着求索之子,探索之士,引自于屈原的《离骚》“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这也是鲁迅小说集《彷徨》的扉页上所引用的诗句。

“迅行”即迅猛前进,“令飞”则是奋飞之意,鲁迅用此来鞭策自己奋勇前进。“鲁迅”这个笔名就是“承‘迅行而来的”,取愚鲁而迅速之意。取名“鲁迅”还因为母亲姓鲁,周鲁是同姓之国。

鲁迅取笔名很讲究,他擅长使用典故,用暗寓的手法含蓄地表达自己的想法。比如“黄棘”这个笔名,就源自屈原的《九章·悲回风》“借光景以往来兮,施黄棘之枉策”。黄棘为神话中的木名,用其策马,使之飞奔疾驰,有驱驰迅行之意。

再比如鲁迅写《阿Q正传》时署名“巴人”,取自“下里巴人”,并不高雅的意思。此外还有“唐俟”“俟堂”,源自于《礼记·中庸》“君子居易以俟命”,意思是君子安于自己的处境以等待命运的安排。这背后还有一则小故事,当时鲁迅在教育部任职,那时部里的长官想挤掉鲁迅,鲁迅有感而发,取名“俟堂”,意思是“本人拭目以待,且看你们把我怎样。”

鲁迅取笔名还常常用仿拟,譬如“某生者”“华约瑟”。“某生者”仿拟自鸳鸯蝴蝶派作家,因当时该派很多作家取笔名为“XX生”,很多小说也常用“某生者,某地人,家世簪缨,文采斐雅”之类开头。鲁迅刻意取名“某生者”,用来揶揄。“华约瑟”则仿拟自中式洋名,给人不中不洋之感,也含有“高等华人”之意。在《述香港恭祝圣诞》中,鲁迅就以“高等华人”的口气,讽刺了他们热心复古、崇尚国粹的闹剧。

鲁迅曾写道:“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鲁迅取笔名,也常常无所畏惧,敢于直面回击。据传,国民党反动当局曾称鲁迅为“堕落文人”,于是鲁迅就以“隋洛文”为笔名,“隋”由“堕”变化而来,“洛”与“落”谐音。别人称他为“买办”,他便取名“康伯度”(英文comprador音译)。有人攻击他为“封建余孽”,他就取名“封余”回敬。

1936年,鲁迅取了最后一个笔名“晓角”,意为黎明前的战斗号角。同年10月19日,鲁迅因病逝世。

许广平在《欣慰的纪念》一书中说:“先生最后用的笔名,载在《中流》上的是‘晓角二字,他最后还不忘唤醒国人,希望我们大家永远记取这一位文坛战士的热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