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荡荡

森罗荡荡

陈晨 姚亚奇

缺水!缺水!

在我国这个水资源严重不足的国家,如果仔细翻看水资源版图,还会发现一个令人揪心的不等式:长江流域及其以南地区,水资源量占全国河川径流80%以上;黄淮海流域总人口占全国的35%,而水资源量仅占全国的7.2%,水资源量与人口、经济等布局极不匹配。

伟大构想开始变为现实

“南方水多,北方水少,如有可能,借点水来也是可以的。”1952年10月30日,在河南视察黄河的毛泽东主席,在和当时的黄河水利委员会主任王化云谈话时,一个宏伟设想横空出世。

此后,南水北调这一伟大构想的实现路径一步步清晰。1978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兴建把长江水引到黄河以北的南水北调工程;1992年,党的十四大把“南水北调”列入我国跨世纪的骨干工程之一;1995年,南水北调工程开始全面论证;2002年12月,国务院正式批复《南水北调工程总体规划》,提出先期实施东线和中线一期工程,西线工程先继续做好前期工作。

至此,经50载岁月、6000人次知名专家献计献策、100多次研讨会、50多种南水北调规划方案比选,南水北调线路在历史的长河中走向清晰。

人类水利史上的奇迹

南水北调,简单四字,实现起来谈何容易。世界最大的泵站群拔地而起;国内最深的调水竖井、国内穿越大江大河直径最大的输水隧洞、国内水利工程最深的盾构始发等科技创新成果诞生;两条长达4250米的穿黄隧洞,让长江水与黄河成功“握手”……一个个攻坚故事不胜枚举。十余年建设,110项国内专利,数十万建设者奋战一线,南水北调人用“中国智慧”筑起世界最大调水工程。

南水北调,成败在水质。在东线,江苏省推行环保问责、一票否决,沿岸仅化工企业累计关停800多家;山东省对沿线城镇污水处理厂進行升级改造。在中线,核心水源地湖北十堰调水前实现“管网全覆盖、污水全收集、收集全处理、处理全达标”治污目标,丹江口库区此前延续多年的网箱养鱼产业被忍痛取缔,河南南阳累计关闭重污染企业800多家,关停转迁污染企业460多家……

一渠清水能北上,还离不开一个不能被忘记的群体:丹江口库区34.5万移民和中线干线9万征迁群众,告别祖祖辈辈生活的故土,“舍小家、顾大家”默默奉献。

“这么短的时间内建成如此大规模、涉及面如此之广的工程,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别的国家都是不可能做到的。”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水文水资源专家王浩如此评价南水北调。2013年11月15日,东线一期工程正式通水;2014年12月12日,中线一期工程正式通水,当南来之水涌入北方大地,历史注定铭记这一高光时刻。

党的十八大以来,南水北调东线、中线一期主体工程已累计调水近500亿立方米,直接受益人口达1.4亿,在经济社会发展和生态环境保护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