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荡荡

森罗荡荡

周世祥 靳晓燕 唐芊尔 程姝 徐欧露 周叠瑶

民生所望,改革所向。改革的一個重要目的,是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地惠及全体人民。

作为改革的牵引力量,经济体制改革与改善民生相伴相生,互动互融。随着经济体制改革的持续推进,一幅幅生动而丰富的民生新图景徐徐展开。

向高等教育强国迈进

1995年5月,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关于加速科学技术进步的决定》,首次正式提出在全国实施科教兴国战略。此后26年里,坚持教育为本,把科技和教育摆在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位置,中国进入经济高速发展的新时期。

20世纪90年代初,“211工程”逐渐被人熟知:面向21世纪、重点建设100所左右高等学校和一批重点学科。这一工程于1995年11月经国务院批准后正式启动,成为中国实施科教兴国战略的重大举措,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由国家立项、在高等教育领域进行的规模最大、层次最高的重点建设工程。经过一段时间建设,先后有112所高校跻身“211工程”,教学科研成效显著。

1998年5月,北京大学百年校庆之际,一个更高的目标被提出:“为了实现现代化,我国要有若干所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一流大学。”1999年,国务院批转教育部《面向21世纪教育振兴行动计划》,“985工程”正式启动建设。时光流转,放眼全国,“985工程”学校数从北大加清华之“2”,到“2 7”,再到34所,最终定格在39所。

2015年8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五次会议审议通过《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将“211工程”“985工程”等重点建设项目统一纳入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

从重点建设一批高校、学科,到建设世界一流大学、一流学科,这是时代的召唤,也承载了一个民族复兴的梦想。中国高等教育在传承中变革、在创新中成长。

职业分工愈加细化

“影响职业变迁的核心因素就是生产力。”北京大学中国职业研究所所长陈宇说,自中国在1978年实施改革开放以来,全社会生产力得到了空前释放,经济实力持续跃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的建立和完善,也让职业分工愈加细化,职业结构出现内部分化。

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带来了新的生产关系,在由计划经济体制转变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过程中,社会分工、职业结构也随之发生巨大变化。粮油管理员、物资供应员等在计划经济时代曾风光一时的“特色职业”逐一消逝。“职业的变迁映射着社会的发展。”华南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讲师张国英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历的现代化转型是以工业为经济高速增长点的。这就使得劳动力市场结构发生了迅速变迁。例如,珠三角的‘三来一补企业属劳动密集型企业,造就了许多熟手工人。”张国英表示,“从全国整体来看,我国职业结构仍以农业生产为主、以物质生产为主。”

根据中国统计年鉴就业人员数统计,自1978年以来,第一产业就业人员比例逐步下降,第二、三产业就业人员比例逐步上升。从1994年开始,第三产业就业人员超过了第二产业。

在改革开放初期,人们的职业选择仍处于“统包统配”“毕业分配”“安置工作”状态,“计划经济时期,人们很难获得职业横向流动的机遇。”陈宇说,市场经济则赋予人们自主择业、创业、自由流动的权利,激发了劳动者的主动性、创造性,给职场注入活力。

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反映在职业领域,就是传统的“专业技术人员”“社会生产服务和生活服务人员”呈现越来越细化发展的趋势。例如,传统的厨师职业,细化为中式烹调师、中式面点师、西式烹调师、西式面点师四个职业。“服务业发展程度的高低能够显示一个国家的生活质量。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人们对生活质量的要求更高,在服务业领域,将会有大量的新职业出现。”陈宇说。

假期“膨胀”“黄金周”出现

从建国以来,一周单休、每周48小时的工作制就持续了40多年之久,直至1994年年初才开始实行“双休—单休”循环的模式。1995年3月25日,《国务院关于职工工作时间的规定》将“双休—单休”循环彻底改为全年双休,由此才开始了周六和周日双休的新纪元。而法定节假日,也经历了建国时的全民7天、再到10天、11天的变迁。

1999年,东南亚金融危机袭来,为尽快摆脱经济增长乏力的状况,刺激需求、拉动内需,国务院将“五一”“十一”放假天数分别由原来的1天和2天增加到3天,与前后周末相连组成春节、“五一”“十一”三个7天假期,被称为“黄金周”。

2007年年底,国务院正式公布了《全国年节及纪念日放假办法》,规定取消了“五一”长假,改为3天小假期。法定节假日由原来的10天增加1天,与被拆分的“五一”剩余两天假期组成了清明、端午、中秋三个小假期。至此,三大长假鼎立的时代彻底终结。

从提倡集体主义、全身心投入工作,到单休变双休,再到法定节假日天数的不断增加、落实职工带薪年休假,对节假日态度一次次转变的背后反映了我国经济的逐步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