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荡荡

森罗荡荡

11月2日,包括中国在内的一百多个国家宣布加入《关于森林和土地利用的格拉斯哥领导人宣言》。各方承诺到2030年停止并逆转毁坏森林。这也表示,在英国格拉斯哥举行的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6)达成重大协议。

此前,世界气象组织发布气候报告,称2015年到2021年将成为有记录以来最热的7年,同时警告地球正进入“未知领域”。

当前,新冠肺炎疫情起伏反复,世界经济脆弱复苏,气候变化挑战突出,全球进入新一轮动荡调整期。古特雷斯在不久前指出,当今世界“几乎在各个方面都承受着巨大压力”,多边主义正经受联合国成立以来最严峻的考验。新的世界格局呼唤新的国际治理理念,如果不践行“有效的多边主义”,人类将陷入极度危险的境地。他表示,世界需要一个“联合国2.0时代”。

100多个国家宣布加入!

当地时间2日上午,英国首相约翰逊公布由各国领导人前一天达成的《关于森林和土地利用的格拉斯哥领导人宣言》。约翰逊称这是“保护和恢复地球森林的里程碑式宣言”,因为这一史无前例的承诺,“我们将有机会终结人类作为大自然征服者的悠久历史,转而成为它的监护人”。英国《金融时报》说,在被誉为这次峰会的第一个重要步骤中,来自占世界森林85%以上国家的一百多位领导人承诺共同努力,到2030年阻止森林消失和土地退化,并扭转这一进程。

英国《卫报》称,这是解决温室气体排放的数十亿美元一揽子计划的一部分。宣言承诺将投入190亿美元的公共和私人资金用于保护与恢复森林项目。德国电视二台报道说,宣言的签署方包括美国、中国、欧盟等世界重要经济体,也包括俄罗斯、巴西等森林资源丰富的国家。

总部位于伦敦的“全球见证组织”森林政策和倡导负责人布莱克曼对路透社说,格拉斯哥领导人宣言令人印象深刻,问题是在引人关注的声明之后是否有真正的监管行动。东道主英国称COP26是实现《巴黎协定》目标的最后机会,很多与会者都发出警告。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说,人类一直碳排放、燃烧、钻井和开采“是在自掘坟墓”。

《纽约时报》报道说,峰会开场几小时,第一波碰撞就出现了,特别是关于谁应为减排负最大责任的分歧被凸显。承诺和实际履行之间也存在脱节。发展中国家的领导人提醒峰会,较贫穷国家到2020年还没有收到曾经承诺的每年1000亿美元的气候援助。《华盛顿邮报》评论称,在领导人2日结束峰会离开后,各国代表将在接下来的两周继续工作,但谈判能否取得突破仍不确定。

美国想重获世界信任

让世界重新相信美国,似乎是拜登此次峰会的首要任务。他1日在演讲中说:“我们将向世界证明,美国不仅回到谈判桌前,而且希望通过我们的榜样力量来领导世界。我知道过去我们没有做到这点。”拜登政府当天宣布一项长期战略,阐述美国将如何实现到2030年将美国排放量减半、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的目标。

路透社2日评论称,拜登告诉世界美国将实现气候目标,他在国内的议程却遭遇重挫。就在拜登与各国领导人会面时,民主党联邦参议员曼钦宣布,他不承诺支持总统1.75万亿美元的支出法案框架。该框架对实现拜登的减排目标至关重要。新加坡《联合早报》称,曼钦的最新表态意味着,该法案在国会投票中难以过关。气候变化非营利组织“日出运动”执行干事瓦尔希尼·普拉卡什批评拜登未能在国内通过气候立法,却对其他国家进行减排劝告,应为此感到“羞耻”。

《纽约时报》报道说,世界各国领导人和活动人士都注意到拜登在国内的困境,尤其是考虑到美国曾经放弃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最明显的例子是退出《巴黎协定》。拜登在峰会上谈到这个问题时说:“我想不该是我道歉,但我确实为上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使我们身陷困境道歉。”

“拜登试图将美国视为领导者,他的助手则试图将全球气候问题的愤怒转向中国。”《纽约时报》说的是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他1日声称中国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不合群”,美方会持续向中国施压。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2日表示,中国言必信,行必果,为此付出了艰苦卓绝的努力,取得了显著成效。中方期待美国政府尽快提出具体的减排政策措施,不能一方面要求中方减煤,一方面又制裁中国光伏企业。

绿色和平资深政策顧问李硕2日对日本《外交学者》表示,国际社会已经学会不要轻信华盛顿的声明,这适用于拜登的2030年减排目标和他最新的气候融资承诺。

联合国正在步入“2.0时代”

一方面,国际舆论欣喜于COP26艰难达成的共识,另一方面,作出关于“行动”的承诺,是各方对COP26的最核心的期待。

尽管古特雷斯多次呼吁全球合作起来应对气候变化,但随着大国竞争态势的加剧,各国合作的温度却在下降。已经走过76年的联合国也需要变革,而新冠疫情令联合国改革的必要性更加凸显。由此,古特雷斯提出打造“联合国2.0”。

他认为,“联合国2.0”将通过“变化五重奏”来实现:一是数据、分析和通信——以去年启动的联合国总体数据战略为基础,将联合国转变为造福全世界的最先进的数据分析师和传播者;二是创新和数字化转型——基于所有可用的手段,利用创新基础设施,将数字化广泛渗透到联合国工作;三是战略远见——进行战略谋划,与世界各地的其他实体联系起来,并将其作为预期行动和准备;四是绩效和结果导向——注重交付和衡量工作的成功程度,从失败中吸取教训,以影响力为驱动;五是工作文化——简化和减少不必要的官僚程序,培养协作的工作文化。

古特雷斯还提出未来五年的必要事项,包括应对新冠大流行及其后果、寻求和平与安全、与自然和平共处、采取行动应对气候变化、推进多边主义和共同议程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