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荡荡

森罗荡荡

栾若曦

近期,沙特、巴林、科威特以及阿联酋相继宣布召回驻黎巴嫩大使。其中,几十年来一直作为黎巴嫩商品巨大市场的沙特还宣布暂停进口黎巴嫩产品。

美联社指出,黎巴嫩正在经历严重的经济和金融危机,亟需外国援助,此举无疑给这个遭受危机打击的国家带来了更大的压力。

“这是海湾国家和黎巴嫩多年来最严重的裂痕之一。”报道评价道。

追根溯源,这场外交纠纷还要从黎巴嫩新闻部长在上任前的一段电视采访说起。

小采訪引发大纠纷

当地时间10月26日,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播放了一则视频报道。其中黎巴嫩新闻部长乔治·库尔达希称,沙特主导的多国联军在也门参与的战争“荒谬”“无益”,还指责沙特和阿联酋等国军队在战争中“袭击也门人民”。

库尔达希所指的也门战争,还要追溯到7年前。

2014年,胡塞武装夺取也门首都萨那,后来进一步占领也门南部地区。2015年3月,沙特联合阿联酋、巴林、科威特、卡塔尔等海湾国家对胡塞武装发起代号“果断风暴”的军事行动,对也门境内的军事目标实施空袭。

库尔达希的这番批评言论,让海湾国家极为不满。包括沙特、科威特等海湾国家纷纷对此表示抗议和谴责。

紧接着事态升级,当地时间10月29日,沙特政府要求黎巴嫩驻沙特大使48小时内离境,同时召回驻黎巴嫩大使并暂停进口黎巴嫩商品。随后,巴林、科威特以及阿联酋纷纷采取类似行动,声援沙特。

库尔达希的话引发海湾国家强烈反应,或在于其恰好触及了沙特的敏感点。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田文林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一方面,从海湾国家接连声援沙特来看,这证明沙特在海湾国家中的领导地位非常突出。另一方面,也门战争其实是沙特政府的“溃疡”,沙特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但收效甚微。沙特政府正在努力解决这个问题,所以针对外界在此事上的批评尤为敏感。

辞不辞职,这是个问题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黎巴嫩官员第一次因言论问题与海湾国家发生冲突。

今年5月,黎巴嫩看守政府外长韦贝在采访中,指责某些国家支持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等在黎巴嫩、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的活动。

该言论虽未“点名道姓”,但也招致黎巴嫩国内外舆论批评,尤其招致海湾国家抗议。随后,韦贝为言论致歉,强调无意冒犯海湾国家,并因此辞职。

与上次情况雷同,面对海湾国家谴责,如今压力又回到了黎巴嫩身上。

本次纠纷的主人公态度很明确,库尔达希拒绝就言论道歉,还表示不会因为此事辞职。

库尔达希对这番言论回应称,他无意批评沙特和阿联酋等国。他还专门就采访时间进行解释,指出他在今年9月被任命为新一届政府新闻部长,该采访是在8月份完成的,只是在10月份播出,仅代表个人言论。黎巴嫩总理纳吉布·米卡提也强调,该言论并不代表黎巴嫩政府立场。

不过,随着外界对黎巴嫩施加的压力越来越大,库尔达希辞职的可能性仍不能排除。

阿拉伯国家联盟秘书长表示,库尔达希的言论引发了危机,导致黎巴嫩和海湾国家关系严重恶化,敦促黎巴嫩总理和总统采取必要措施,以缓和关系。

米卡提也要求库尔达希将国家利益放在首位,做出正确决定,以修复与其他阿拉伯国家的关系。分析人士对路透社指出,如今局势升级,为了避免产生进一步后果,库尔达希辞职的压力越来越大。

针对辞职一事,黎巴嫩国内也有分歧。BBC指出,当地时间10月30日,黎巴嫩举行了一次部长危机会议,由于库尔达希是与真主党结盟的政治集团成员,有人担心,他的辞职可能会产生连锁反应,使黎巴嫩联合政府面临风险。

内外交困的黎巴嫩

“这次外交争端,无疑是对米卡提内阁的最新挑战。”路透社指出,在贝鲁特港口大爆炸之后,黎巴嫩未曾从危机中恢复,常年陷入经济危机之中,政局僵局难解。近期,围绕贝鲁特港口大爆炸调查的争论,总理内阁已经处于“政治瘫痪”状态。

本次外交争端首先让黎巴嫩的经济危机“雪上加霜”。

海湾国家对黎巴嫩经济有着重要作用。《金融时报》指出,1990年,黎巴嫩结束了长达15年的内战后,海湾地区的投资者在贝鲁特的重建中发挥了关键作用。海湾地区也是黎巴嫩工人的重要就业市场。

此外,如果外交纠纷不断发酵,这或进一步导致黎巴嫩政局动荡。田文林指出,从国际层面看,如今多个阿拉伯国家与黎巴嫩外交关系降温,这会导致黎巴嫩在阿拉伯世界处境更加“孤立”。

据新华社报道,沙特指认也门胡塞武装获得伊朗和黎巴嫩真主党支持,还把真主党列为恐怖组织。

田文林认为,黎巴嫩国内的逊尼派和马龙派主张修复与阿拉伯国家的关系,但什叶派真主党未必认同。由于各教派利益诉求不同,如果事件进一步发展,也有可能加剧黎巴嫩社会撕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