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荡荡

森罗荡荡

孟鹏婷

最近,“打工人”一词备受关注,一时间,不论是外卖小哥还是流水线上的工人,亦或是办公室里的白领,甚至网红明星都自称为“打工人”,大家不亦乐乎地在各个软件平台上打卡。早上起来,一句气势磅礴、元气满满的“早安,打工人”瞬间给所有“打工人”打了一针鸡血,再配一张欢快的表情包,展现出“打工人”对新的一天的期待与憧憬。

网络用语“打工人”是很多上班族的自称。只要不是老板,都自称为“打工人”。网上关于“打工人”的说法是这样的:他们起早贪黑,拿着微薄的工资,做着辛苦的工作,平凡中透露着追求,委屈里表现出倔强。

“打工人”为何受到这么多人的关注和模仿?是因为它戳中了上班族的痛点,年轻人的职业压力无处遁形。快节奏时代,社会发展迅速,稍不留意就会被时代落下,这使上班族不得不加快步伐,职场人的工作压力越来越大。

一些失业者不断陷人职业焦虑,一边是理想,一边是现实,不断后移的发际线和微薄的工资让“打工人”身心俱疲,于是麻木和无奈逐渐战胜了勇气和梦想。“打工人”这个词精准地说出了上班族的心声,“没有进电子厂之前我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而今我在厂里上着班,零件和零件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晚安,打工人。”“打工人”流行的背后,是大家对无法改变现状的“躺平式”自嘲和对平凡人生的不甘。

除了职业焦虑,“打工人”的流行更在于它背后所传达的乐观态度。在被生活无情蹂躏之后,“打工人”引起了所有为生活奔波忙碌的人的情感共鸣,他们仿佛一下认清了自己——为别人的幸福生活努力奋斗。于是,他们每天发各种段子来调侃自己的工作,通过这种方式来报团取暖,寻求安慰,“打工人”语录成为他们调节情绪的方式,成为他们对生活重担、梦想无望的情绪宣泄。

有人说,“打工人”只不过是传播“丧文化”的另一种形式,是悲观主义的延续。但仔细揣摩,“打工人”并不是真正放弃自我接受平庸,只是对眼下无法改变现状的一种无奈,他们需要一个出口,这种“黑色幽默”是对职场压力的一种集体释放。我们看到,“打工人”的调侃是对生活有清醒的认知之后对未来依然怀有希望。

不分年龄、地域、性别、薪资,我们都是“打工人”,不论是办公楼里的白领,还是工地上的蓝领,本质上,我们都在为了生活而奔波,为了未来而奋斗。“打工人”带著冷静清醒的眼光审视生活:名牌豪车不属于自己,豪宅游艇不属于自己,只有脚踏实地地努力,凭借自己的双手才能有自己想要的未来。

环卫工人凌晨的辛苦才有了干净整洁的街道;外卖小哥的风吹雨淋换来了大家的便利生活;医生的超负荷工作守护了更多的生命;工地上的工人用双手筑起了高楼大厦。打工不仅仅是生活的手段,更成为了一种自我价值实现的途径,是人生的宝贵财富。

在芸芸“打工人”中,也有更多年轻人开始重新思考工作的意义和价值,像周鸿讳一样为自己打工,在磨炼中学习、成长,从这个意义上说,他们并没有仅仅为谋生而工作,而是将工作当成了自己的事业来做,有了一种“主人翁意识”。

对于生活重压下的人们来说,“打工人”语录更象是一剂解药,几代人的彷徨迷失、焦虑无助找到了共鸣,他们疲惫不堪却苦中作乐,在自嘲中自我激励,表现出永远不可能被打败的昂扬精神,是一种对未来有所期待的乐观信号。

摘自《记者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