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荡荡

森罗荡荡

陈玉琪

2020年11月29日,2021年度国家公务员考试正式开考。通过此次国考资格审查的报名人数达157.6万人,创下历史第二高的纪录。

在传统认知中,留学生是外企、私企的宠儿。但近年来,想进入体制内工作的海归越来越多,甚至不乏常春藤等名校毕业的学生。今年8月,一名哈佛大学物理学博士后任职街道办副主任的消息引发热议。

根据益普索《2020海外留学趋势报告》,在调查样本中,将近一半的留学生归国后进入体制内工作,其中21%进入国家机关或事业单位工作,25%任职于国企。而今年,回国求职海归数量将增长七成,达80万人。在疫情影响下,海归求职难上加难,他们要与近900万名国内应届毕业生一起,冲击有限的岗位。

钱多、稳定、有户口

体制内工作早已摆脱过去“低薪”的印象,尤其在广东、江苏、浙江等经济发达地区。即使只考虑金融、互联网等高薪行业,体制内外的薪资水平差距也在缩小,如果把“996”的工作时长考虑在内,“高薪”更是大打折扣。

《2020海外留学趋势报告》负责人时悦指出,经管类专业学生在留学生中占比较高,技能性不如理工科那么强。“他们在选择就业时普遍进入的是有点‘万金油一样的岗位。”因此,在体制内外的薪资水平差异不大的情况下,他们会倾向于选择一个比较稳定的工作。另一方面,能负担出国留学费用的家庭,经济条件一般不会特别窘迫,因此薪资的吸引力可能已经不是他们择业过程中的决定性因素。

雅晴是百万国考考生中的一员。在两年前本科毕业的时候,她其实很抗拒考公务员。“觉得公务员没什么好的,挣得又少。”但在韩国读完研究生、经历了两份私企的工作以后,她的想法改变了。她学的是食品营养学专业,生活作息都要跟着实验走。“实验需要你,你就得在那儿,生活也没有什么规律。虽然公司给的条件挺好,但是很累、很压榨人。”

“逃离996”,已成为“新海归”择业的重要考虑因素。

今年从某常春藤名校法学专业硕士毕业的Arvin,把“正常的工作时间”和“不会透支身体”作为自己找工作的第二考虑因素,排在这之前的是工作带来的意义与成就感。他通过专门面向留学人员的公开招聘进入某部委工作,8点半上班,5点下班,有2个小时午休时间。

Arvin身边同专业的留学生有“百分之七八十”去了私营单位,以律所居多。“我前几天跟朋友吃饭,他在一家红圈所(指8家中国顶级律所)工作,已经连续14天没有休息了,周六中午出来吃个饭还得急匆匆跑回单位加班,晚一点还得挨骂。这样的生活何必呢?”

能帮助在一线城市落户,是留学生青睐体制内工作的另一重要原因。根据BOSS直聘研究院发布的《2020海归春招求职趋势报告》,超过半数的2020届海归人才期望在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发展。要想在一线城市扎根,体制内工作在解决落户问题上具有绝对优势。

Arvin认为,能落户、晋升渠道畅通、职业前景良好等非经济层面的待遇,比单纯的工资高更加重要。

留学生考公,选岗是最大难关

然而,留学生的身份想要进入体制内工作并不容易,尤其是公务员队伍。雅晴甚至认为,留学生报考公务员“只有劣势没有优势”。

选岗是留学生报考公务员的第一个坎。

留学生报考公务员、国有企事业单位入职,都需要通过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获得国(境)外学历认证证书。而公务员报名时,留学生学历认证证书上的专业往往很难做到与职位表要求专业字字对应。而且,一些属于海关、缉私、边检等部门的岗位普遍要求“不得有超过六个月以上的非公派境外学习经历”,排除这些岗位后,能报的岗位就更少了。

而对于一些在公务员考试中选择本就不多的专业而言,留学生的身份让这条路变得更窄了。

家在湖北的雅晴先报考了湖北省考,却因专业名称不一样没能通过审核。她的专业名称是“食品营养学”,而与之相近的国内专业名称为“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在拿到国考岗位表后,雅晴又发现“整个湖北都没有能报的岗位”。最后,她只能报了广州的岗位。

应届生进入公务员队伍的另一条重要通道——定向选调和人才引进计划,似乎也把留学生群体排除在外。2020年,共有31个省开展了面向重点院校选调应届毕业生的工作,仅有广东、天津、重庆等7个省份接受国(境)外院校的留学回国人员。

留学“镀金”成色几何?

已经进入体制内工作的年轻人,工作也没有想象中轻松。与留学高额开销相比,相对微薄的工资和因用不上专业知识而产生的无价值感,这些不适在留学生群体中被放大了。

吴英俊本科和研究生分别就读于美国综合排名前50位和前20位的大学,秋招失利以后,她在父母的介绍下回到家乡宁波的一家国企工作。试用期月工资到手3700元,和250万元的留学开销相比,显得微不足道。由于专业不对口,吴英俊留学5年学到的知識在工作中并没有派上太大用场,除语言以外,她觉得留学生身份没有给自己带来其他优势。“和同届美本美硕的同学相比,时常觉得自己不足,工作以后感觉自己也没有国内读大学的同事能力强。”

像吴英俊一样的普通人在留学生群体中是大多数,有相似经历的网友表示:“在国内读书也可以在体制内工作,出国吃的苦、付的钱到底算什么?”

时悦认为,随着用人市场的竞争越来越激烈,用人标准在不断提高,与其说留学背景是“镀金”,不如说它已经变成了一种标配、一个硬性要求,“只是一个敲门砖”。对于用人单位而言,更多的是考察应聘者的专业能力和软性能力是否和岗位匹配。

“留学早已经不是上个世纪那种只有天之骄子才能够实现的愿望了,不再是一个稀缺产品。”Arvin说,既然选择了要考公务员,就要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分析,我国出国留学的结构已经“从精英化走向大众化”,随之带来的是从“学历社会”走向“能力社会”,受教育者应该基于个体能力和素质的提升来规划学业发展、教育选择。

摘自《中国经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