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荡荡

森罗荡荡

张延升

抗战时期,黄金争夺战弥漫着战火硝烟。日本侵略者对我国黄金储量丰富的山东招远玲珑金矿觊觎已久。

1939年2月27日,日军侵占招远县城,并对玲珑金矿及周边开始了疯狂的掠夺式采挖。为全面管制黄金,日军在招远实施“治安强化运动”,成立黄金稽管大队,對私卖黄金一律没收,对亲近和倾向共产党、八路军的人,格杀勿论。日军在玲珑矿区对矿工实施残酷管理和镇压,共有200多名矿工被酷刑折磨致死。

1940年8月,中共胶东特委将原招远采金管理委员会撤改成立玲珑采金局,领导胶东根据地军民多方筹措黄金,同日伪军开展夺金斗争。胶东区职工抗日救国联合会主任苏继光率队潜入金矿,组建地下党组织,成立金矿工会,领导矿工们与日伪军斗智斗勇,用石头换下高品质金矿石,把金矿粉揉进头发,藏到棉袄、鞋底的夹层里,甚至把汞膏(内含品位很高的金子)塞到菜饼子里带出来。

筹金不易,运金更难。从胶东把黄金安全运到延安,路途遥远,需要穿越上百道封锁线,越过犬牙交错的敌占区和国民党顽固派控制区,绕开无数日伪据点,一路充满艰难险阻。

黄金运送通常采用开辟运送通道、分段接力、运金部队护送等方式。时任鲁中工商局监察专员的孟英讲述,山东分局收集上来的黄金绝大部分送往延安,分局主要领导黎玉亲自安排送金任务,哪个部队送,谁负责,走哪条路线,都绝对保密。

1943年,孟英曾带领部队运送黄金到津浦铁路路西的根据地,到那里由根据地派部队送往太行山,然后转送延安。1942年,刘少奇到鲁南视察,离开时,携带山东分局送延安的1万两黄金,穿越了103道封锁线,历经9个月才到达延安。还有运金小分队直接从胶东运送黄金到延安,1943年,战士王德昌参加了一支26人运金小分队,经一路浴血战斗,到达延安时仅剩6人,黄金却一两未失。

神秘的“黄金部队”在护送黄金的行动中,无数英雄血染运金路,却没发生过一起携金叛逃事件,没丢失过一两黄金。

据有关档案记载,1937年至1945年,胶东特委和玲珑金矿大约筹集了13万两黄金送到延安党中央,相当于1943年边区财政收入的7倍。在艰苦卓绝的抗战时期,这极大地缓解了当时紧张的财政经济状况。

由于日本侵略者的军事包围和经济封锁,加之皖南事变后国民政府完全停发经费,各抗日根据地生活十分困难。日伪和国民党顽固派严控重要物资,“不准一斤棉花、一粒粮食、一尺布”进入边区,企图从经济上困死边区和党中央。1940年,延安农民人均粮食不足1石,棉花1941年才达到3个人1斤的水平。对此,毛泽东回忆说:“我们曾经弄到几乎没有衣穿,没有油吃,没有纸,没有菜,战士没有鞋袜,工作人员在冬天没有被盖……我们的困难真是大极了。”

同时,购买枪械、弹药、紧缺的医疗物资以及开展对外活动都需要黄金等“通货”。相较于法币、边币等,黄金具有更强的购买力。据计算,在1942年,13万两黄金大约能购买4.99亿斤小麦。玲珑金矿和胶东根据地送到延安的黄金,还为稳定边币币值、降低通货膨胀、稳定延安经济金融秩序作出了重要贡献。

解放战争时期,玲珑金矿又向党中央输送了22万多两黄金。英雄的玲珑儿女、胶东军民怀着对党、对人民的无限忠诚,在党的革命史上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摘自《学习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