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荡荡

森罗荡荡

章夫

秦二世元年八月,骊山脚下,章邯正在监督始皇帝陵寝工程的收尾工作。章邯虽乃一介书生,但大秦的耕战政策已造成全民皆兵的局面,每一位非军事人员都需枕戈待旦。望着眼前气势磅礴的兵马俑阵容,章邯内心油然升腾起一种指挥千军万马驰骋沙场的冲动。

这样的机会,很快就来临了。

遑遑大秦,竟无将可用

战事说来就来。在陵寝工地上忙碌的章邯忽然得到消息:陈胜、吴广领导的楚军已经攻破函谷关,进入关中。这一消息令章邯深感震惊,星夜赶回首都咸阳。

秦二世闻讯震惊不已,刚刚莅临皇位,其政权遭受前所未有的考验。大秦政权的三驾马车中,秦二世胡亥没有任何从政经验,更谈不上军事上的建树;宦官赵高成天在皇帝身边游走,从无作战经验;唯有丞相李斯是先帝老臣,执政经验丰富,但无军事阅历,且年事已高,面对紧急的军事危机也提不出有效对策。

山雨欲來,偌大的大秦王朝,一时竟陷入无人可用的尴尬境地。

此时,章邯站了出来。赵高本不想用章邯,但秦二世胡亥看其他人都不敢领军,别无选择,直接下令任命章邯为大将,全权统领秦军,负责首都保卫战。

起义军近在咫尺,从邻近郡县调兵已来不及。情急之中,章邯建议秦二世赦免在骊山为秦始皇修陵的70万囚徒,立即编入军队,马上就近参战。取得军事指挥权的章邯命令停止骊山的所有工程,以从军立功为条件,赦免服刑者,全部发给武器装备,就地改编为军队。

“复活”的六国

章邯其人,秦末叛乱之前,史料只留下零星信息。

章邯是先帝时代的军人,始皇帝统一天下时,他曾在消灭韩国和赵国的战争中立有军功。始皇帝在世时,他被任命为担当宫廷事务的大臣少府,成为帝国大臣中新锐的少壮派人物。

章邯指挥那支临时拼凑的秦军步步紧迫,迫使陈胜军退出函谷关。收复函谷关后,章邯便停止进军,此后两个月里闭关坚守不出,暗地里调兵遣将,全力整军备战。

让大秦帝国始料未及的是,陈胜、吴广起义如一根引线,点燃了战国六国复活的仇焰,天下政局又重演秦与六国间的合纵连横。

喘息始定的秦二世即刻作出了四项军事部署:全国进入战时体制,实行军事总动员;以章邯为秦军统帅,负责镇压叛乱的一切军务;加强关中武备防守,紧急征调蜀汉关中兵增援章邯;屯驻长城沿线的北部军和屯驻岭南的南部军内调,配合章邯军镇压叛乱。

整个帝国围绕着章邯转,他施展才华的机会来了。

二世二年十一月,章邯在敖仓破张楚田臧军,在荥阳破张楚李归军,解除荥阳之围,收复三川郡;进而南下,在郏县击溃张楚邓说军,在新郑击溃张楚伍徐军,收复颍川郡;后乘胜一举破了荥阳,又接连攻破邓说,大败伍徐,斩杀蔡赐,招降宋留,逼得陈胜跑到城父。

十二月,章邯攻陷张楚都城陈县,陈胜兵败身亡,张楚政权被灭。一时陷于灭亡危机的秦帝国政权得以暂时拯救。战国以来秦军战无不胜的军威也因此得到重振。

一位秦将掀起的“新战国时代”

章邯虽然扑灭了农民起义,但更难对付的是打着复国旗号的六国遗老们。

大秦政权的三架马车因章邯的崛起而迎来了四巨头牵引的新局面。秦帝国生死存亡的命运,在军事上完全系于章邯一身,大将章邯的行动举止将直接关系秦政局的安稳和帝国的存亡。

“战神”章邯继承了秦军名将白起以来的用兵传统,即强敌当前时先示敌以弱,用退却和保守的作战术麻痹对手。在此期间秘密而迅速地补充装备军力,集结力量,作进攻准备,一旦敌军出现懈怠的空隙,突然以优势兵力作大规模奇袭,一举获胜。用这种战法,章邯包围了魏王魏咎,攻破了齐楚联军,魏相周市和齐王田儋都被章邯擒杀,就连魏王魏咎都被逼自杀。

章邯打了一连串胜仗,这时项梁率领的楚军,这支堪称最强的反秦军队来到章邯面前,其中有一位名叫项羽的年轻将领曾让章邯吃了不少败仗。章邯十分愤怒,在定陶和楚军决战中大胜,全歼楚军,项梁战死。

在击败项梁之后,章邯觉得楚地已经翻不起什么浪花了,遂率二十万秦军北上,准备一举灭赵。但项羽紧紧咬住章邯不放,又遭几次败仗后,章邯清醒了过来:几次“回光返照似的胜利”并未真正解大秦之危局。

就在章邯军顺利进军关东、逐一平定各地叛乱时,二世政权内部出现了重大的政治裂痕,丞相李斯和郎中令赵高陷于权力斗争。左丞相李斯、右丞相冯去疾、将军冯劫等先帝老臣相继被诛杀,赵高出任丞相当政后,章邯在朝廷上彻底失去了内援。

巨鹿战败,朝廷责让促战的使者接二连三抵达军中,章邯陷于内外交困的苦境,战争情势陡转直下。

战神杀身难成仁

此时的秦帝国宛若梁柱毁坏殆尽的大楼,摇摇欲坠,只待最后一击的摧折。

秦二世三年七月,面对项羽屡次抛来的橄榄枝,权衡再三后章邯和他的二十万秦军放下武器,停止抵抗,约盟投降。

司马迁说,项羽与章邯盟于洹水南殷墟上。章邯面见项羽痛哭失声,哀泣人生,哀泣国运,哀泣亡魂。其中既有往日对战厮杀的恩怨,也有当下被赵高逼迫的无奈,更有愧对先帝故国的羞辱。

项羽在殷墟接受章邯军的投降,解除章邯军队指挥权,尊其为雍王。令章邯始料未及的是,跟随他出生入死的二十万降兵,却一夜之间被西楚霸王项羽悉数坑杀。历史学家李开元指责项羽:“新安坑杀秦军降卒,是项羽一生中最大的政治失误,是项羽由盛而衰的转折、失败的起点。”而章邯也成了三秦父老心中永远的罪人。

废丘,成为章邯人生最后的舞台。章邯在陈仓迎击汉军,刘邦用赵衍之计,从他道攻陈仓,章邯兵败,退保废丘。

汉二年六月,刘邦久攻废丘不下,遂用计水淹城池而城破,章邯遂拔剑自刎。

这位大秦最后的战神,到最后时刻还是保留了一丝尊严,誓死不做三姓家奴,最终自杀身亡。章邯缓缓拔出自己的佩剑,怔怔地看着它散发出的清冷寒光,这是当年自己临危受命走上战场时,秦二世亲手送给他的宝物。

不成功,便成仁。可惜的是,章邯杀了身,却没能成仁。

大秦回光返照时,章邯本来是最亮的一抹颜色,可也只是昙花一现。

六国复活,战国时代再次归来。

摘自《看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