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荡荡

森罗荡荡

脱贫路上,奋力奔跑。“每天都不闲着,在扶贫微工厂赶订单,好日子是奋斗出来的,不拼咋行?”河北省魏县脱贫户孙巍巍每天忙得团团转,但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2020年不平凡,脱贫攻坚收官之年遭遇疫情、災情影响,各项工作挑战更大、任务更重。通过解决绝对贫困问题的实践,中国建立起了脱贫攻坚制度体系,包括加强党对脱贫工作的全面领导,建立各负其责、各司其职的责任体系,精准识别、精准脱贫的工作体系,上下联动、统一协作的政策体系,保障资金、强化人力的投入体系,因地制宜、因村因户因人施策的帮扶体系,广泛参与、合力攻坚的社会动员体系,多渠道全方位的监督体系和最严格的考核评估体系。这套制度体系,将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揭示了在中国集中力量办大事、集中力量办成大事的基本逻辑。

做好“必答题”,攻克最后的贫困堡垒

“大凉山整体摆脱贫困”“少数民族人口最多的省级行政区告别绝对贫困”“中国贫困人口最多省贫困县‘清零”……来自四川、广西、贵州等多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相继传来捷报,我国所有贫困县全部正式退出贫困序列。

在今年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议期间,很多与会者都会提到这样一组令人倍感振奋的数字:过去70年,中国减少了8.5亿贫困人口,对全球减贫贡献率超过70%;中国贫困人口从2012年底的9899万人减到2019年底的551万人,创造了人类历史上罕见的减贫奇迹。

随着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市最后一个贫困县——西吉县“摘帽”,曾被联合国专家评价为“不具备人类生存的基本条件”的西海固终于历史性告别绝对贫困。西海固的贫困是中国贫困问题的缩影,也是中国扶贫充分运用制度创新脱贫减贫的缩影。

承认“一方水土养不好一方人”,需要巨大的勇气。30多年、6次大规模移民搬迁,123万人从固原南部山区干旱、偏远地区搬迁至近水、近路的地方。“娘,让我洗把脸吧……”直到出嫁,西吉的马青霞才用香皂洗了有生以来最痛快的一次脸。坐在水、电、4G都通畅的安置新家回忆往事的马青霞,不住地望着旧日土房的方向。

3893元、4092元、7810元……看着墙上表格里马红星家的收入逐月增长,甘肃省西和县洛峪镇马河村包村干部郝斌长舒了一口气。今年3月入户排查发现,马红星受疫情影响无法及时外出务工,干部们迅速帮他联系就业岗位,老马家收入有了着落。

对标脱贫标准,瞄准问题,靶向解决。马河村无法外出务工的,安排公益岗位;看病、上学开支大的,兜底到位……

晚上,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越西县城北感恩社区,社区党总支副书记罗保才带队搞入户调查。“只要搬迁贫困群众过上好日子,我们再苦再累也值。”罗保才说。

凉山州尽锐出战,综合帮扶工作队全覆盖,工作专班挂牌督战;跟时间赛跑,易地扶贫搬迁群众6月底前全部入住,贫困群众9月底前收入全部达标。

在一个个贫困地区,广大扶贫干部以冲刺状态跑出决胜姿态:全国52个挂牌督战县,较真碰硬“督”,真抓实干“战”,冲锋、总攻,一个个最后的贫困堡垒被攻下。

答好“加试题”,不折不扣完成好脱贫硬任务

“其作始也简,其将毕也必巨。”在决战脱贫攻坚的当口,一个个挑战不期而至。

“疫情对脱贫攻坚带来影响,但不会改变我们完成任务的决心和信心。脱贫攻坚目标不动摇,标准不改变,要确保高质量完成。”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表示。

关山万千重,相与克时艰。把疫情、灾情影响降到最低,全力答好“加试题”,广大干部群众越是艰险越向前。

——战疫又战贫,冲锋一线挑重担。

疫情来袭,江西赣州市赣县区清溪村驻村工作队挺身而出,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的同时,实实在在抓好脱贫工作:代购农资,将农技员请进村务微信群指导,不误春耕;务工就业受阻,引导村民发展“短平快”产业增加收入。

——家门通厂门,就业扶贫稳饭碗。

受疫情影响,春节后,河南洛宁县东宋镇郭村贫困户张红勋外出务工遇到困难。关键时刻,县里及时开辟绿色通道,优先支持贫困劳动力务工就业,驻村第一书记童红涛对接劳务公司,联系车辆点对点接送,张红勋和儿子及时返岗复工。

截至10月底,全国外出务工贫困劳动力2973万人,是去年外出务工总数的108.9%。

——田间连餐桌,产销对接解“卖难”。

去年冬天,四川省西充县仁和镇蚕丝山村贫困户冯星德种了满园子蔬菜。今年,受疫情影响,蔬菜“压”在了地里,老冯心急如焚。

紧要关头,全县79支驻村工作队和830支社区党员先锋队站了出来,联合县电商协会,积极开展代销代购,冯星德的蔬菜及时销了出去。

各地创新形式强化产销对接,利用“互联网 ”拓宽渠道,举办消费扶贫活动“带货”,组合拳出手,换来扶贫产品顺畅销售。今年前10个月,已累计直接采购或帮助销售贫困地区特色农产品超过3300亿元。

——挡风又遮雨,不让农户因灾致贫返贫。

今年入汛后,我国多地发生洪涝地质灾害。8月,安徽怀远县殷尚村贫困户邵东民愁眉不展——他种植的黄蜀葵,枝歪了,花谢了。扶贫工作队第一时间组织党员和志愿者下地,清沟沥水、固苗扶枝,抗灾帮扶及时有效,邵东民的黄蜀葵又获丰收。

为防止因灾致贫返贫,各地各部门指导受灾群众及时补种、改种,把损失减少到最低;及时解决受灾贫困群众的住房和饮水安全,对因灾损失较大的纳入防止返贫监测,及时开展帮扶。

巩固成果,高质量打赢收官战

全面完成脱贫攻坚目标任务,既要消除贫困存量,又要防止贫困增量。各地不松劲、不懈怠,把提高脱贫质量、巩固脱贫成果放在重要位置,全面打好收官战。

——强产业带就业,自主脱贫能力更强。

这两天,江西万安县潞田镇寨下村脱贫户王才英忙着给油茶树除草、施肥,“技术入户,我也成了‘明白人,油茶苗越长越壮实。”今年王才英参加了5次油茶种植管护技术培训,遇到自己解决不了的难题,就预约专家上门指导。

端起产业碗,吃上技术饭,贫困群众自主脱贫能力更强。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中,超九成得到了产业扶贫和就业扶贫支持,2/3以上主要靠外出务工和发展产业脱贫。

——乐业又安居,生活更有奔头。

在封丘县,2万多滩区群众受益于扶贫搬迁。县里配建标准化厂房,引进劳动密集型企业,许多农民实现了就近就业。

从忧居到安居,从下田到上班,从熬日子到奔日子……全国近千万贫困人口“挪穷窝”,900多万搬迁人口得到了后续扶持,超过90%有劳动力的搬迁家庭至少一人就业。

——筑牢防贫坝,脱贫稳定性更高。

前不久,一场大病把河北巨鹿县后辛庄村郅辛国一家拖至返贫边缘。防贫网格员及时拉响“警报”,唤来一系列暖心帮扶:“防贫保”主动找上门。村里为两口子办了低保……

脱贫不松劲,防贫抓得紧,全国各地建立完善防止返贫监测和帮扶机制,提前预警,遇困即扶,确保贫困群众稳定脱贫。

在告别存在了千百年的绝对贫困之后,共产党带领人民实现共同富裕的篇章正在徐徐展开。

結 语

极不平静的2020年正在远去,回顾这一必将载入人类史册的重要一年,我们感慨、感恩,并充满新的期待。

2020年的中国,既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又处在由大向强的关键性阶段。新冠肺炎疫情对世界经济和全球秩序形成强大冲击,单边主义、保护主义及相应的霸凌行径对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构成严峻挑战。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方兴未艾,世界政治经济格局深刻调整,潮起潮落间,人类面临着许多迫在眉睫的共同挑战。

2020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年,在决战脱贫攻坚的当口,遭遇新冠肺炎疫情这个新中国成立以来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是何等惊险的一场斗争。

在当前这个重要的历史节点,我们坚持底线思维,冷静观察,准确把握,迎难而上。加大对一些行业复工复产的支持力度;对存在返贫风险和致贫风险的人群实施针对性预防措施;继续优化营商环境;把稳企业、保就业作为优先选项……一系列政策组合拳,透露出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的紧迫感和行动力,既明确“怎么看”,又指明“怎么干”,为率先控制住疫情的前提下率先恢复经济正增长奠定了基础,给全球经济复苏带来了信心。

“没有人会恩赐给我们一个光明的中国”。站立于时代的潮头、道义的高地,追求的是给人民带来更多福祉、创造更多红利,一切艰苦磨砺只会让我们更加强大。

穿越风雨,山河壮丽。回望一路艰辛,由一场场伟大斗争标注的极不平凡的2020年。我们积蓄着继续出发的力量,在千磨万击中,跨过重重关口的古老民族愈加坚劲,在风雨兼程中行稳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