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荡荡

森罗荡荡

太湖超保!鄱阳湖超保!长江告急!嘉陵江告急!

夏秋之际,我国遭遇了1998年以来最严重的汛情,多地洪水水位达到历史峰值,长江流域平均降雨量列1961年以来第一位。我国防汛抗洪救灾的综合实力经受空前考验。一场人与洪水的较量在中华大地全面展开。

在党中央、国务院的坚强领导下,各地区各部门闻“汛”而动,勇敢向前,广大党员干部和人民群众勠力同心,共克时艰。他们积极防灾备灾,高效抢险救援,扎实抓好灾区重建工作,防汛救灾取得了阶段性重大胜利。

汛情严峻,险情频出

入汛以来,我国28个省份遭受灾害,7000多万人次受灾,比近5年同期均值上升17%;全国70%的县(市)出现暴雨,41个县(市)日降雨量突破当地历史极值……

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防汛救灾工作,习近平总书记多次作出重要指示,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专题研究部署,为夺取防汛抗洪全面胜利指明了方向、坚定了信心。

——防汛抗洪,基础在防。4月底开始,各地防办、应急管理部门就分析形势、谋划对策、查漏补缺,将准备工作做细做实;水利部门组织开展堤防工程险工险段专项检查,摸实情、查问题、找症结,督促各地加强堤防安全管理,确保度汛安全。

——防汛抗洪,重在责任。6月初,国家防总向社会公开2278名各级防汛抗旱行政责任人名单。其中16个省份及31个全国重点防洪城市,政府主要负责同志担任指挥长和责任人。

——防汛抗洪,难在统筹。国家防总积极发挥统筹协调功能,先后召开6次全体会议和专题会议,滚动联合会商调度,先后启动防汛四级、三级、二级应急响应13次,派出63个工作组指导协助地方防汛救灾。

8月17日晚,受暴雨影响,青衣江出现“百年一遇”洪水,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凤洲岛大佛坝村和外界唯一相连的一座桥梁被洪水冲垮,成为“孤岛”,1020名群众被困。四川省应急管理厅立即启动一级应急响应,调度省消防救援总队、省森林消防总队星夜驰援。现场情况比想象中的还要危险:400多米宽的河面,洪水湍急,冲锋舟横渡面临的风险非常大。经过仔细研究,救援人员决定采取大船小船接力的方式,从河的一侧进行突破。当地政府调度了一艘运沙船,用于在乐山市沙湾区沫若广场和大佛坝村转移点之间接送被转移群众,同时将冲锋舟拖到河对岸。

经过两天紧张救援,8月19日12时,随着最后一批10名村民登上冲锋舟,大佛坝村1020名被困群众全部安全转移。

7月9日,因连日降雨,湖北阳新县富河干流率洲管理区葵赛湖下垸出现50余米溃口。由于附近道路路面窄、路基软,大型机械设备和工程车辆无法抵达,抢险施工难度较大。接到阳新县防指请求后,湖北省应急管理厅立即调遣3架直升机支援,并商调武警机动总队某支队官兵100余人和27台套大型机械装备紧急驰援。16日15时许,直升机呼啸着起飞,沿富河向西南飞行,抵达富河干堤葵赛湖下垸溃口上空,开始空投重达12吨的网兜石块,让封堵溃口的进度大大加快。

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发挥国家队和主力军作用,在重点区域靠前驻防,提高抢险救援效率,营救、转移和疏散群众21万余人。国家安全生产应急救援队伍参战3万多人次,航空救援直升机飞行130架次。

应急管理部坚持防范救援救灾一体化,通过每日会商主动了解受灾地区防汛救灾物资需求,与相关部委主动作为、通力协作,累计下拨中央救灾资金25.75亿元,紧急调拨19.5万件中央救灾物资和总价1.34亿元防汛救灾物资。

铜墙铁壁,科学战洪

洪水是一场大考,考验的是防汛抗洪的综合实力。

不少人将今年汛情与20多年前的1998年特大洪水作对比。尽管从降水量来看,6月份以来长江流域平均降水量达369.9毫米,较1998年同期偏多54.8毫米,为1961年以来历史同期最多,但各地因洪受灾的损失却低于当年。

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国综合防汛抗洪能力早已今非昔比。目前,全国5级以上堤防达31.2万公里。也正是这些万里长堤,筑成了抵御洪水的“钢铁长城”。

万里长江,险在荆江。7月6日8时,长江监利站水位达35.56米,超警戒水位0.06米,成为入梅以来长江湖北段首个超警戒水位的站点。

“形势一天比一天逼人,防汛进入战时状态。”湖北省荆州市长江河道管理局监利分局副局长王继美说,离监利县城4公里的窑圻垴,由于特殊地质结构,曾易发多发管涌,是荆江大堤有名的险工险段。

如今,堤,还是那道堤,但“芯”却强壮了。2018年综合整治工程完工,消除了管涌隐患,窑圻垴防渗墙最深处有85米,相当于20多层楼高,创下同类堤基工程国内之最。站在窑圻垴堤坝上,王继美感慨地说:“今年如果没有这强‘芯加持,后果不堪设想。”

如果说加固的干堤筑起了水上长城,那么,除险的水库就是中坚堡垒。

2020年,三峡共出现5次入库洪峰流量,且第5次為三峡枢纽自2003年建库以来遭遇的最大洪峰。

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副总工程师陈桂亚坦言,三峡水库最重要的任务之一,就是为长江中下游防汛“卸压”。比如,在应对2020年长江第1号洪水发生发展时,三峡水库连“踩”5次“刹车”,下泄流量从3.5万立方米/秒降至1.9万立方米/秒,最大削峰率为34%。

在防汛抗洪过程中,以三峡工程为代表的骨干型水利工程只是长江防洪系统的一部分。“今年长江洪水峰高量大、持续时间长,为减轻三峡水库的压力,调度部门决定启用上游水库群,联调联控共同发力。”水利部水旱灾害防御司副司长、一级巡视员尚全民介绍,自2012年长江流域水库群联合调度方案批复以来,纳入联合调度的水库范围从10座逐步拓展为今年的41座,它们组成了长江流域防御洪水的“最强军团”,牢牢把守流域每个关键节点,充分发挥拦洪、削峰、错峰作用。

当然,调度三峡水库,还离不开各地区的通力配合。湖南87次调度水库,湖北18次調度水库,江西40余次调度水库……入汛以来以三峡为核心的上中游30余座水库,累计拦蓄洪水300多亿立方米。

“正是重庆、湖北、湖南、安徽、江西等地区紧密配合,才确保一道道调令精准落地,形成上下游、干支流‘一盘棋格局。”陈桂亚说。

经过多年建设,如今,长江流域基本形成了以堤防为基础、三峡水库为骨干,其他干支流水库、蓄滞洪区、河道整治等工程措施与防洪非工程措施相配套的综合防洪体系。也正是有了这些骨干工程的坚强屏障,滔滔洪水才能平缓地在江河湖库之中平复。

党为先锋,人民至上

这场抗洪救灾斗争,始终是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和正确指挥下进行的。早在5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研究有关工作时,要求有关方面高度重视今年汛期长江中下游汛情,压实防汛工作责任,克服疫情影响,抢抓水利工程修复,加强物资储备,组织开展抢险培训和演习,全力保障人民生命财产安全。

各级党组织充分发挥战斗堡垒作用,广大党员和干部充分发挥先锋模范作用,成为凝聚人心、稳定局势、战胜困难、夺取胜利的顶梁柱和主心骨。挺立在防汛抗洪一线的,是无数来自不同地区不同部门的普通党员。在洪水中、在堤坝上、在灾后重建现场、在应急调度室内,每一个抗洪的战斗堡垒上,都镌刻着他们用行动书写的“责任”二字。这份责任,生动地诠释了共产党员的初心与使命。

“我是党员,此时不冲什么时候冲?!”

“党员干部必须带头到灾情最严重的地方、到群众最需要的地方去。”

“对党员干部来说,险情就是命令。险在哪里,党员干部就要出现在哪里。”

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力量,不仅仅取决于其经济上的实力、政治上的成熟,还取决于其精神上的凝聚力。这三者是密不可分、相辅相成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各族人民大团结,及其所形成的伟大民族凝聚力,是我们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重要基础,更是今年战洪水的精神力量。

在这场长达3个多月的生死大救援、水陆空立体大作战中,各地区、各部门、各级力量舍生忘死、全力营救、赴汤蹈火、竭诚为民,彰显了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坚定理念,这段历史,将永远铭记在人民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