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荡荡

森罗荡荡

毛鑫 黄垚 詹奕嘉

“每一个救助电话都是突如其来,每一次寻找都要倾尽全力 。”广东潮州有个弘德寻失志愿者联合会,一直致力于无偿协寻走失人员。3 年来,这个团队从6人小组成长为当地家喻户晓的公益组织,拥有志愿者约300人。这群民间志愿者累计收到600余宗求助信息,寻人成功率高达 96%。当地人评价说,他们找回的不只是一个个人,更讓一个个家庭得以团圆。

“人走失了,家可能就没了”

2017年3月的一个子夜,接到汕头澄海友人的求助信息,家住潮州的陈顺民匆忙叫上5个好友,爬上了幽寂的笔架山。清晨时分,他们在一个山坡找到了走失的老人。看到家人团聚喜极而泣的场面,陈顺民深受触动,他一直想找个常态运作的志愿组织,这一刻让他忽有所悟。“我们何不成立自己的寻失组织?”陈顺民一说,6个人一拍即合。

没有资金、没有办公地点,寻失团队就在陈顺民租的车库里开了张。他们首先将寻失对象定位在未满14周岁儿童、60岁以上老人及有智力、精神障碍的人员。接到求助信息后,团队会先让家属报警,同时将走失人员信息制作成寻失图,在微信朋友圈发布。

每一次寻人都像是一次作战。寻失团队穿着橙红色的工作服,在无数个黑夜“橙衣夜行”。3年来,寻失团队在潮州市民政局正式注册了弘德寻失志愿者联合会,志愿者从6人发展到300来人。在工作室不到20平方米的空间里,寻人海报和各种资料堆得满满当当。

2018年9月,潮州市区一对母女失踪。起先,陈顺民认为这位母亲带着3岁小孩,应该不会轻生。但寻失团队找了好几天仍一无所获。后来经派出所证实,这对母女都已经过世。

陈顺民说,这件事让他坚信,他们找的不仅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家。“人走失了,家可能就没了;人在,家在。”

找人法宝“寻失图”

潮州弘德寻失志愿者联合会有过不少“高光时刻”——接到的600多宗寻失请求里,寻回率高达96%;数百个未成年人和老人被安全送到家……虽是志愿服务,能力却一点都不业余,“寻失图”作用尤其突出。

志愿者们展示了厚厚一摞3年来发布的所有纸质版“寻失图”。这些寻人启事设计得算不上考究,但信息清楚、统一规范。图片上方印着“潮州市弘德寻失志愿者联合会”的名称和图标,并附上组织的统一社会信用代码;中间是经过家属同意发布的走失者照片;下方是走失者外貌、年龄、穿着等信息,并附上联系人、二维码等。

现在,只要收到寻人请求,他们能在几分钟内制作好“寻失图”发布到朋友圈。陈顺民说,发朋友圈是“破局”的关键一环。

有一次,这边寻失图刚发出,刚好就有志愿者发现路边有个人很像走失者,随即拍照返回,“一拍即合”,全程只用了5分钟。

但更多的时候,寻人历程充满着磨难与坎坷。2018年4月,寻失团队接到求助,一名智力有障碍的29岁男子在潮州市龙湖镇附近失去导航定位功能后走失。志愿者们两度调整修改“寻失图”,又分别以槐山岗、意溪、坝溪为中心辐射周边不断找寻,终于在金山大桥意溪段桥下找到走失者。整个找寻历经19天,至今仍是联合会寻失的最长纪录。

在寻失中,团队发现,患有老年痴呆症的走失者经常会去年轻时记忆最深的地方。遇到这一类案例,他们会根据老人年轻时的职业、社会关系等进行寻找。

不仅针对老人,团队在未成年人寻失方面也经验颇丰。比如未成年人身上带钱的信息不能披露、“叛逆少年”的照片最好不要发布、寻回后及时做好心理疏导……

在潮州市街头巷尾,一提到“弘德寻失”,许多人的第一反应就是赞不绝口。潮州市人大代表詹爱平说,这个组织的志愿者们在寻找走失人员方面特别高效,感觉他们好像无时无刻不在工作,一旦有了线索就能广泛传播到社会各个角落,能很快动员大家帮忙找人,口碑非常好。

摘自《百姓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