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荡荡

森罗荡荡

刘斯宇

这个冬天,武汉的初雪比以往来得要早些。寒风呼啸,携裹万千霰子从天而降。人影,灯光,车水马龙,喧哗散乱,寒冷的冬日,反倒有种朝气蓬勃热气腾腾的气象。

但体育界劲吹一阵寒风。当地时间11月25日上午,阿根廷传奇球星马拉多纳于家中突发心脏骤停去世。迭戈·阿曼多·马拉多纳,世界上最伟大的10号,死于感恩节的前夜。儿时那个上天入地无所不能,藐视权贵化身上帝的英雄,走了(P36)。

冬天,感恩节过后就是圣诞节,这是西方国家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欧洲各国试图在疫情依然吃紧的情况下“拯救圣诞节”,并让欧洲大陆5亿人能够回家团聚。只是这一次,他们的“放松措施”格外谨慎(P37)。

没有什么比直面恐惧更能帮助人消解恐惧。凯特琳·道蒂用一本书告诉我们,如果我们能够在活着的每一天,都善待彼此珍惜彼此,并做好随时告别的准备,那么,死亡就是一种顺其自然,一种自由的归属,一 种圆满的结局,生者对于亲人的离去便不会过于悲伤,反而会有庄子一样“鼓盆而歌”的坦然(P60)。

世界可以无聊,我们必须有趣。有趣在漠视苦难中诞生,和奇迹结伴而行。

历史上的冬天。抗日战争时期,在日军对矿工实施残酷管理和镇压的恶劣环境中,胶东特委和玲珑金矿大约筹集了13万两黄金送到延安,相当于1943年边区财政收入的7倍。神秘的“黄金部队”在护送黄金的行动中, 无数英雄血染运金路,却没发生过一起携金叛逃事件,没丢失过一两黄金(P41)。

1941年12月,肖斯塔科维奇在隆隆炮火声中完成了《列宁格勒交响曲》这部作品。传说,在900多个被围困的日子将尽、苏联军队发动强大反攻之时, 肖斯塔科维奇将亲自指挥演出《列宁格勒交响曲》,苏联最高当局决定在 《列宁格勒交响曲》公演时音乐奏响的那一瞬间发起反攻。人类音乐史与战争史上,出现了绝无仅有的一幕。很多年以后,如果人们还能想起来圣彼得堡在历史上曾经有过的另 一个名字,那很可能就是因为这部以之命名的交响曲(P42)。

今天,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一场马拉松。据了解,上马今年的参赛规模从 38000人缩减到了9000人,理论中签率只有6.9%。即便中签率如此之低,本届上马128679的预报名人数, 依然创下了历年之最(P58)。 这意味着,在马拉松旺季没有如期而至的2020年,大家奔跑的脚步未曾停下。越来越多的人穿上跑鞋,在小区、在街头、在运动场上步履不停地奔跑,成为穿梭在城市中的亮眼风景。

网络用语“打工人”是很多上班族的自称。只要不是老板,都自称为“打工人”。“打工人”语录更象是一剂解药,人们找到了共鸣, 在自嘲中自我激励,表现出永远不可能被打败的昂扬精神(P59)。

冬藏,就是积蓄能量。在即将过去的2020年,我们身边发生了太多令人感动、不舍忘懷的事情。中国抗疫,党和人民一起答卷,完美阻断疫情蔓延。汛情告急,一场人与洪水的较量在中华大地全面展开,凯歌高奏。举国上下一起努力,冲破重重阻力,打好脱贫攻坚收官战。穿越风雨,山河壮丽。回望一路艰辛,我们积蓄着继续前行的力量(P22)。

风雪满途中,走下去,坚持走下去,走到灯火通明处,走到春暖花开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