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荡荡

森罗荡荡

小薇

我很喜欢现在的住所,东边临湖,西面靠着大学。一边是秀丽广阔的自然风光,一边是青春质朴的大学校园。

小区周边派生出很多围绕着大学生的生意,比如快餐小食、日杂五金、文具书店、水果店等等等等。大概是因为顾客对象主要都是学生,相对而言没有那么市井,所以这里做生意的老板也就相应地不那么算计。

我经常光顾的一家水果店就在这所大学的西二门附近,老板身材胖敦敦的,脸蛋圆鼓鼓的,性格外向爱说话。我每次去买几样水果,称完总重,算完价格之后,老板总是先报一遍应付价格,再主动抹去零头。

因为做学生生意,所以水果的单价并不高。老板这种无伤大雅的慷慨,也有可能是营销手段,却让我很不好意思,觉得占了老板的便宜,或者说是沾了没有收入的学生的光。于是,有一次,他又要主动抹去零头的时候,我说,“不用了”,然后按照应付价格扫码付了钱。

没想到,我本来觉得天经地义的事情,却让老板一下子尴尬了起来。那一刻,我发现他那两只胖乎乎的手好像是刚刚长出来的,以至于无法熟练而自在地安放,一会儿在腰间握起,一会儿又插到裤兜,最后才想起来还要把水果装袋,于是又赶紧掏了出来,迅速地分类装袋……找到事情干了,那双手仿佛才显得没那么多余。

我接过沉甸甸的水果,边往外走,边恍惚。怎么感觉哪里不对劲?

我一直不太习惯占别人的便宜,或者说很难坦然地接受别人的好意,这是个性使然。对于熟悉我的人而言,可能有的人觉得无所谓,有的人认为是美德,有的人甚至说这是种病。但是对于陌生人来说,可能会有更深层次或者更为复杂的解读。

比如我经常去的这家水果店的老板,他可能会觉得我看不上他这样的小生意人,所以他的那点小慷慨在我面前显得自作多情。我的一个下意识的举动,就轻易而举地伤害到了别人的自尊心。

忽然想起大学的一个同窗,她热情外向、泼辣灵动。与她一起去学校后街吃饭或者购物,都会比较省心。吃饭时,她善于挑地方,又喜欢尝试新花样;买东西的时候,她很会和老板砍价。总之就是那种很接地气的女孩子。有时买几个苹果香蕉什么的,还了价,抹了零头,还会嬉笑着半开玩笑半認真地要老板捎带送几颗大枣,或者一两块柿饼尝尝,说“好吃了会再来买”。

出乎我意料的是,几乎没有一个老板会拒绝。他们一边口里说亏本,不能这么搞,一边却乐呵呵地满足这些小小的要求,完了还对她印象深刻。我们下次再光顾的时候,老板反倒对她越发热情,愈加好说话。

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认为:人的需求从低到高依次分为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五种。这些需求都是按照先后顺序出现的,当一个人满足了较低的需求之后,才能出现较高级的需求。

在城市谋生虽不易,但温饱基本还是能保障的,也就是生理需求比较容易获得满足。至于安全需求,中国在全球来说,安全、秩序、稳定这方面可说是名列前茅。那么,剩下来的就是社交与尊重的需求了。

同窗与商贩之间的讨价还价,这种自然而然的互动与小小索取,满足了商贩对社交与尊重的需求,所以,他们不仅不反感,反而还对讨要小东西的同窗生出好感。

反观我自以为不占便宜的举动,倒还伤害了别人的好意。平等的交流,接受他人的慷慨,某种程度上,也是对别人的一种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