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荡荡

森罗荡荡

冯磊

网上流行起了关于鲁迅的表情包。

有人吵嘴,实在憋屈坏了,遂发出表情包一枚,上有周大先生头像一枚,下有文字怼曰:“傻人有傻福,但傻冒没有。”之后,换行。长长的破折号后面署名:鲁迅。

倘鲁迅活着,他肯定要跳出来大声疾呼(那显然是必须的):“救救鲁迅,救救鲁迅,鲁迅没有说过这话!”但问题在于,表情包是不好过滤、无法控制传播速度与数量的,就像关于弟媳的粉色谣言,大先生跳脚也没用的。

“考考考,老师的法宝”。几乎所有苦命的学生娃,对考试都无比厌恶、厌恶无比。为此,有人做表情包一枚,上有木刻迅哥儿侧影一枚,下有文字曰:“我用生命写的文章,后人却用它来考学生!”

之后,又有学生党假借鲁迅的口说道:“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更有迅哥儿表情包一枚,文曰:“他们说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可是我不会挤!”

某小姑娘,喜欢喝奶茶。读书的间隙,亲手制作表情包一枚,曰:“所谓奶茶,就像海绵里的水,只要愿挤,总是有的。”背景图,是一张大大的鲁迅木刻版画,先生手捏着香烟,指点着江山,点着头。图的右下角,又有小字一行:“我没说过这话,但确实在理。”——为了一杯奶茶,鲁迅先生连续两次站出来发言。够忙的了。

这世上最幸福的人,莫过于恋人。最幸福的时刻,莫过于表白。有表情包曰:“在我的心里,有两个人。一个是你,另一个还是你。”——作为回应,另有表情包曰:“还是拉倒罢。”长长的破折号后面写着:鲁迅《致杨霁云》。

我老是怀疑“还是拉倒罢”一句的出处,于是在网上搜索了一番,发现有人说出自鲁迅1934年12月13日写的一封信。

之后,我把书橱里人民文学出版社的《鲁迅全集》搬出来,找到第十三卷、第十四卷两本。仔细翻找,在第十四卷里发现,12月13日大先生曾经给日本的山本初枝写过一封信,是讨论日本古代诗集《万叶集》的。在第十三卷里,则发现12月13日确实给杨写过一封信。

在这封信里,鲁迅附录了自己悼念范爱农的一首诗:“把酒论天下,先生小酒人。大圜犹酩酊,微醉合沈沦……”之后,提到《穷人》的序言时,他写道:“我本人也不善于作序,还是拉倒罢。”

在很多問题上,比如恋爱、娶新,大家都喜新厌旧。这,符合人性。尽管,可能不合道德。

鲁迅如果在世,在这个口水泛滥的世界上,也会万分无奈的。于是乎,有人又假借鲁迅的口说道:“这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就全是套路。”——撇开了真性情,面对五花八门的各路组合拳,你能相信谁,还愿意相信谁?

林语堂说:“幽默本是人生之一部分,所以一国的文化,到了相当程度,必有幽默的文学出现。”关于鲁迅语录(包括他人拟作的伪语录)的流行,似乎也有那么一点幽默的成分在里面。可以见得,我们这一国的文化,终于到了“相当的程度了”。

——需要说明的是,这段话不是来自于表情包,而是出自于林语堂的《论幽默》一文。

摘自《杂文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