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荡荡

森罗荡荡

石红许

門口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还有一棵是柚子树,都高出了屋顶,日夜守望着一栋砖木结构的平房,蓝底白字的门牌上写着“下塘溪北村龙头36号”等字样,这就是顾任松的家。

顾任松是谁?一位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兵,一位名副其实的耄耋老人。

这是一栋有些年头的老房子,黛瓦屋顶,冬暖夏凉,屋内陈设简单,地面还是泥土,倒也平平整整。壁板上醒目地挂着政府颁发的光荣军属牌,照亮着顾老夫妇的晚年幸福生活,这也是顾老一生最辉煌的写照。

他出生于1927年9月,今年93周岁,按当地人的说法就是94岁,当是高寿。

除了冬天,很少看到他穿袜子,步履轻捷,目光有神,看上去倒是更像一个种田的好把式。说话中气十足,只听声音真是猜不出他的年龄。

顾老话语也不多,真诚、和善和笑意不加修饰地写在脸上。他个子不高,精神矍铄,常常戴着一顶洗得发白的绿色军帽,这是一种情怀。

他的故事并不传奇,甚至连战场都没有上过。他是1951年当的兵,分在“江西暂编第二团”,1952年复员回到家乡玉山下塘。战前,在江西樟树集训了3个月,他学的是打步枪。为了练就过硬的杀敌本领,他们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出操,进行军事训练,摸爬滚打,拉练野营,那些日子很辛苦,但也真是令人难忘。

如今回想起来,那是一辈子都忘不了的经历,也是一辈子的精神财富。谈起往事,顾老十分感慨且不无遗憾。当时集训结束后,大家纷纷摩拳擦掌,个个都积极请战上前线保家卫国。

告别了火热的军营,告别了朝夕相处的战友,顾老回到家乡选择了一心务农。后来,村里推举他当会计,再后来,还当了队长,这是他一生中当的最大的“官”。

在村里任职期间,无论是当会计还是队长,他都能做到两袖清风,担当意识强,保持了一名军人的良好作风。40年前,他还救过一次人。那时,村里还是水碓碾米,一个姓宋的三四岁小孩不小心掉下去了,当时情况危急,万一被轮子碾到了就不堪设想,顾老奋不顾身一把就把孩子从下面拉了起来。

爱心让顾老更可爱。新冠肺炎疫情严重期间,顾老还特地前往村委会,捐出积攒下来的1000元钱,表达一个老兵的心意,也算为抗疫尽点绵薄之力。顾老说,每逢“八一”或过年时,乡武装部都会派人到家里慰问,自己离开部队有好几十年了,党和政府还是没有忘记他这个老兵。

他目前还侍弄了3亩田,每天清晨,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扛把锄头到田地里走一圈,最美的时光是静静地看着庄稼拔节成长。他的生活很有规律,每天中午都要自斟慢饮,其实也就一二两酒而已,酒盅里盛满了日子的幸福美好,酒香里洋溢着他对党和政府的感恩。顾老说他每个月都有1500元钱优抚补助金,非常满意。顾老的身体状态也无声地告诉人们一个朴素的道理,保持健康的心态、微笑面对生活才是最好的养生秘笈。

顾老的大女儿说她爸爸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想成为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说得顾老居然有点不好意思,憨厚地笑了。

老人似稚童,这话一点不假。平日里,顾老爱开口唱歌,他最喜欢的是当年在部队时学过的老歌《开荒歌》。苍老的歌声里有对往昔岁月的追寻,还有对未来的向往。特别开心时,顾老还要加唱一首红歌《我的祖国》,歌声表达了一个老兵对祖国的热爱,以及对祖国繁荣昌盛的赞美。

摘自《新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