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荡荡

森罗荡荡

籽月

楔子

大年初七,东北的天气冷得要冻死人,在室外,呼出的白雾都能在人的眉眼上结出一层霜。早上六七点正是夜还未走、天还未亮,一天中最冷的时候,可架不住今天是新年的第一个工作日,小镇上很多回来过年的年轻人选择在这个时候返城,汽车站里人头攒动,售票厅里挤满了人。

江倩兮拖着行李箱从车站出来。

她昨晚跟朋友聚会玩很嗨,今天早上没赶上车,后面时间段的票在这春运的节骨眼上根本不可能买到。不过好在汽车站附近经常有私家车接私活,价格比车站的票价还便宜点,有的赶不上车或者图便宜的人就会坐这种车。江倩兮以前在B市上大学的时候为了省下几十元车费也经常坐,但和顾池在一起后,他就不许她坐这样的黑车了,总说这样的车不安全。有一次她贪图便宜坐了,还被顾池说了好几天。

江倩兮和顾池大学一毕业脑子一热就领了结婚证,还没来得及办婚礼。两人都生怕对方跑了。算是从校服走到婚纱的情侣,感情一直很好,平时恨不得天天黏在一起,这次要不是顾池实验室那边实在走不开,肯定跟她一起回老家了。想到昨晚顾池在电话里催她回来,她心里就腻歪得不行——顾池肯定在想她呢!

江倩兮拉着行李,还没走出售票厅,就被一个私家车车主拉住问:“妹子,去B市不?八十元一个人。”

江倩兮打量了一下私家车车主,三十多岁的男人,长相挺周正的,看着也不像个坏人。

“啥时候开啊?”

“上车就开。”男人挥着手把她往停车的地方带。

江倩兮犹豫了一下,怕坐黑车被顾池骂,可是又实在想他想得紧。

“七十五,给你便宜五元钱!”司机看她犹豫,立马降了五元钱。

“行!”江倩兮点头应下,反正到了家她不说,顾池怎么知道她是坐什么车回来的?

江倩兮拖着行李箱跟在后面,也没多说话。到了地方,只见是一辆黑色中巴车,她扫了一眼车里,发现车上已经坐了一大半人,个个穿着厚厚的棉服缩成一团。她几个跨步走到车上,挑了个最前面的位子坐下,因为怕晕车。这个座位正对着驾驶座的后背,抬眼可见后视镜上挂着一个水晶相框,里面的小男孩应该是司机家的小孩,长得虎头虎脑的,特别可爱。

汽车还没启动,江倩兮坐进车里感觉冷飕飕的,像坐进了一个冰窖。坐定后,她掏出手机打算给顾池报告。她从口袋中拿起手机看了下,发现居然有两个未接来电都是顾池打来的,但是刚才在车站太吵了都没听见。她按下速拨1号键,直接拨通了他的电话,但手机响了七八声却没人接听。江倩兮看了看时间,上午九点多,猜想顾池应该在上课或者在实验室里,便挂了电话,转到发件箱发了一条信息:“老公,估计我晚上四五点就能到家啦,晚上我想吃肯德基,要新奥尔良烤鸡腿堡,还有两对鸡翅,蛋挞要四个。爱你哟,比心。”

江倩兮一脸甜蜜地发完短信,恨不得现在就已经到家见顾池了。一想到文质彬彬、俊秀迷人的顾池,她还是忍不住脸颊发热,心脏乱跳,整个身子都麻麻的。那种喜欢,真是刻到骨子里了,江倩兮觉得自己这辈子能在大学里追上顾池,一定是上辈子做了很多很多好事。

车已经开了起来,空调也开了。江倩兮感觉到自己冻僵的手指和小腿终于暖和了起来。

江倩兮闭上眼睛打算睡一会儿,想到等回到家就能吃香喷喷的烤翅了,就忍不住流口水。顾池不喜欢她吃这些垃圾食品,结婚以后总是说他们自己在家做饭吃,可是两个人都不会做饭,一开始她赖着顾池做饭,但顾池像个小老头一样特别养生,做饭不放味精、不放太多盐、不放辣椒、不放酱油,连油都放得很少,那味道简直难以下咽。

江倩兮坚持了半个月,实在受不了,最后只能自己做饭了。有时候看着顾池狡猾的笑容,江倩兮都怀疑他是故意的。可是,每次看到顾池那双洁白又修长的手和那双漂亮无辜的眼睛,她又不忍心戳破他的小把戏。唉,辛苦就辛苦点,自己追来的老公还能怎么办,宠着呗!

江倩兮迷迷糊糊地想著这些,困意并未散去,车子颠一颠,她很快就睡着了,以至于口袋里的手机因为彻底没电而关机了也不知道。她更不知道的是,这个黑车司机特别抠,为了节省高速公路过路费,专门拣乡下小道开,明明八小时的路程,硬是开了十小时还在半路上。车子中间穿过好几个隧道,其中有一个很长很长的隧道,里边的灯光特别奇怪,五光十色的,晃得人眼花,似乎就连路和墙壁都扭曲在一起了。

突然,车窗外发出刺耳的声音,一下就把睡过去的江倩兮给惊醒了。醒来的江倩兮的第一感觉是——全身都不舒服,耳膜嗡嗡直响。

一道刺眼的光芒和鸣音之后,车里的人全被震得昏了过去,就连司机也失去了意识,趴倒在方向盘上。

在扭曲的光芒中,中巴车就像是一条小船在滔天巨浪中漂荡一样,一会儿被推前行,一会儿翻滚着后退,后视镜上那个水晶相框随着车子的晃动摇摇晃晃……

伴随着一道激烈的光流,中巴车猛地冲了出去,像是飞跃一般,从光流怪圈中弹出,直接从隧道里冲出,车轮飞速地打滑了好几圈,最后撞到了路边的防护栏上。

剧烈的撞击下,车身上冒起了烟雾,周围慢慢地围满了人……

“出车祸啦!”

“快报警!”

“喂,122吗?这里出车祸了,在××隧道外面。中巴车,有好多个人呢!”

“车上还有小孩呢!”

“警察来了,警察来了……”

很快,警察封锁了这片区域,这辆中巴车和这一车人全都被赶来的救护车送到了医院。

而网上早已炸锅了,有目击者把车子的照片发到了网上。很快,便有网友挖出这辆中巴车早在二十年前就忽然消失了,车里的十九名乘客和一名司机也失踪了,是国内二十年来的十大迷案之一。

当年B市还组织过专案组找这辆车和车里的乘客,可是完全没有线索,很多人猜这辆车的黑车车主不是个老实人,又有些人猜这辆车出事故了,但不管怎么样,这辆消失了二十年的车今天忽然出现了!

这辆车到底经历了什么?这个谜题让很多媒体闻风而动,守在警察局门口等着第一手资料。

可是不管外面怎么因为这件事沸腾,车里的十几个人都一脸发蒙,像是知道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那就是原以为八小时的车程,被那个黑心肝的司机绕路绕得不是开了十小时,而是开了二十三年!

他们直接从1998年,开到了2021年!

第一章 原来这就叫一眼万年

B市第一人民医院里,整整一幢医务楼都被封锁了,几十个医务人员为这群忽然出现的二十三年前的人进行治疗包扎和身体检查,江倩兮被一个小护士扶着,处理完额头上的撞伤之后,又上上下下做了各种身体检查,全部弄完后才把她送进医院的一个会议室,公安局给他们安排了两个户籍警来找各自的家属。

那会议室里放着一排桌子,桌子的一边坐着两个警察,另外一边坐着几个检查好了的乘客。乘客们的表情都不算好,一个老奶奶在老爷爷怀里哭得伤心,那个坐在隔壁座位的女人抱着孩子默默无语,还有几个人紧张地盯着警察,看着他们打电话。

“你提供的电话号码打不通。”

“你这个号码是空号。”

“还有别的号码吗?”

似乎大部分人的情况不容乐观,江倩兮提心吊胆地站在一个座位后面,排在她前面的是那个三十多岁的司机,他的头受伤了,缠着厚厚的绷带,脸上还带着没洗干净的血迹。在拨打了几个号码都不通的情况下,他终于站起来,双眼通红,手中还紧紧握着从中巴车上带下来的水晶相框,那个小男孩的脸似乎模糊得已经看不清楚了。

“要不你到旁边等一下,我们会安排户籍警查找你家人的资料。”警察看着眼前的男人,温和地说。

司机点点头,一米八的大汉耷拉着双肩,小心翼翼地走到戶籍警那边排着队。

江倩兮提着心坐了下来,茫然地望着对面的男警察。她现在还是蒙的,几乎弄不懂,什么叫“现在就2021年了”?

“那个,请问,现在真的是2021年吗?”江倩兮望着警察,克制着情绪问道。

“是的,小姐,现在是2021年8月20日。”警察说。

江倩兮听到他的回答,整个人身上的力气都像被抽干净一样,肩膀瞬间垂下来,眼神变得更加迷茫无助了。她忍不住咬着大拇指,使劲地压抑着自己快要崩溃的情绪。

“小姐,你没事吧?”警察关心地问。

江倩兮连忙摇头,慌张地说:“没事,没事。”

“那我们现在开始帮你联系家人。”那警察看着挺年轻的,脸上的表情也很温和,但依然让人紧张。

江倩兮点了点头:“好,好。”“身份证带了吗?”那小警察问。

“带了、带了。”江倩兮用有些颤抖的手,从包里翻出自己的身份证递给他。警察接过身份证,在电脑里输入她的身份证号码,看了她一眼,才缓缓道:“你的身份证已经被注销了。”

“注销是什么意思?”江倩兮有些艰难地问。

青年警察耐心地回答她:“一般亲属申请宣告失踪人员死亡后,这个人的身份证就会被注销。”

江倩兮一直控制的情绪,忍不住泄露了一些出来,她整个人要用很大的力气才能控制自己不哭出来。她瞪大着眼睛,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就这样使劲看着眼前的青年警察,有些不敢相信地问:“怎么会申请宣告死亡呢?”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法典》规定,下落不明满四年,意外事故,下落不明满二年的,亲属都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宣告他死亡了。”青年警察轻声安抚道,“这是很正常的程序,并不代表什么。”江倩兮吸了吸鼻子,很用力地点了点头。

“有记得的联系电话吗?”警察又问。

江倩兮连忙说:“啊!有、有,我记得好多号码。我家固定电话,还有我爸的手机号,我都记得……”

即使她努力压抑着,但是通红的眼眶还是出卖了她现在慌张害怕的情绪,她一连串地报出家里的号码和父母的手机号码,可三个号码全都没打通。

几个号码都是占线、忙音,那电话未接通的忙音一声声地戳进江倩兮心里,让她整颗心都凉了下来。她甚至害怕得发起抖来,为什么打不通?怎么可能打不通?她紧紧地盯着面前的警察和他手里的电话。二十三年……可以改变的事太多了,也许说句“沧海桑田”都不为过。

“你父母辈亲戚的号码就不用说了,说一些年轻的家属吧!”小警察根据刚才的经验,不想浪费时间,也不想面前这个看上去脆弱得马上就要心碎的女人一次次失望,所以善意地建议道。

“哦,好,我记得我老公的电话。”江倩兮深呼吸一下,抬起头将眼里的泪意憋回去,吸吸鼻子,睁大眼睛,带着依稀的期盼,小心翼翼地报出了顾池的手机号码。

她紧张地看着警察在手机上按下那一串数字,听着那头的声音,屏息等待着……

嘟……一声。

江倩兮握紧了双手。嘟……两声。

江倩兮咬牙压抑着自己微微颤抖的身体。嘟……三声。

求求你,接吧!嘟……四声。

无人接听电话,让她像摔入了万丈深渊般。她低下头,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喂。”忽然……低沉又磁性的男低音在电话那头响起。

江倩兮抬起被眼泪打湿的脸颊,双眼发光般紧紧盯着警察手里的电话,眼泪一串串地往下落。她竖起耳朵,仔细分辨着,明明昨天晚上还打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话,可是这一刻却听不出电话那头的人是不是顾池。

“喂。”警察也挺激动,这是他今晚唯一打通的电话,他接着问,“请问您是顾池吗?”

“是的。”随着那声承认,江倩兮觉得自己终于能呼吸了,瞬间觉得有些耳鸣。小警察也挺高兴的,望着江倩兮鼓励地笑笑,继续对着电话说道:“您好,顾先生,我是B市雾路区环城街道派出所的民警,您的妻子江倩兮女士正在市一医院等您。”

电话里的人静默了半晌,像是不相信一般问:“你说什么?”

“您的妻子,江倩兮,在第一人民医院等您。”小警察又说了一遍,飞快地交代了一下这边的情况,告诉他绝对不是骗子,又报了地址,让他赶紧来接人。

电话里的顾池似乎挺冷静地答应了。

小警察松了一口气,抬头望着江倩兮善意地笑道:“恭喜,你是第一个找到家属的。”

“谢谢!”江倩兮连声道谢,这时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站起身点头鞠躬,感谢过后将位子让给后面的人。

她松了一口气,依然后怕得全身发抖,双手使劲搓着双腿,紧张地坐在会议室的门口等着。她找到家人了!她找到家人了,还好,还好!她心里庆幸万分。

失踪二十三年的乘客们继续登记着自己的信息,可一晚上只有江倩兮一个人打通了电话。其他人都没有找到亲人,他们或是坐在角落默默哭泣,或站在警察面前不放弃地继续寻找,还有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甚至拉起那个司机,想和他打一架!都是他开黑车,都是他乱走道!

会议室乱成一团,警察连忙将两人分开,男人发泄过后,坐在地上号啕大哭起来。司机大哥也哭了,会议室里的气氛压抑悲伤得让人窒息。

江倩兮心里也难过,她迫不及待地想见到顾池。她打开会议室的门走到走廊上,走到要去往会议室必须乘坐的电梯旁站着、盯着、等着。

江倩兮也不知道等了多久,电梯叮的一声又停在了五楼,人群从电梯里拥出来,后面走出一个挺拔的身影,气质卓尔不群,让人一眼就能看见。江倩兮眼睛一亮,想透过人群仔细地打量他,可他走得很快,英俊的侧脸一闪而过。他完全没注意到被人挤到一边的江倩兮,笔直地往前走着,江倩兮转身跟在他身后,有些不敢认他。她只是觉得像,却又不确定。

那个穿着一身黑色西装,背影挺拔,侧颜线条冷硬,低头的瞬间眼神有些冷漠的男人是不是顾池?

江倩兮跟着他走到会议室,只见那个男人快速走到警察的面前说:“你好,警察同志,我找江倩兮,你刚才打电话叫我来的。”

“江倩兮啊!”小警察记得这个唯一找到家属的乘客,抬起头来看了看,朝着门口抬抬下巴,“喏,不就在你后面吗?”

男人紧握双手,似乎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转身,目光沉沉地望向门口,江倩兮终于看见了他的正面。

江倩兮有些呆住了,记忆里影像清晰的顾池,在乍见到他的这一瞬间,突然变得模糊。这是顾池吗?少年顾池不戴眼镜,青春、阳光、美好,而现在的顾池戴着眼镜,矜贵冷静,满身文气;少年顾池喜欢穿宽松的卫衣,整个人看着暖暖的,现在的顾池穿着一身剪裁合体的西装,气质凌厉到让人不敢轻易冒犯;少年顾池笑起来精致、明亮,元气满满,而现在的顾池嘴角紧抿,不苟言笑,冷漠疏离;少年顾池皮肤白皙红润,眼神明亮,现在的顾池脸色苍白中带着一丝蜡黄,眼神躲在镜片后让人看不透任何情绪。

江倩兮停下朝他靠近的腳步,登时杵在原地,不知所措地看着他。这场神奇的旅行对她而言像一夜悠长的梦,醒来却已物是人非。二十三年……在她的理解里,眼前的人就是她的丈夫,他们明明一周前还浓情蜜意,可现在……

她的丈夫顾池,此刻就站在她的眼前,却陌生到让人不敢靠近。在刚刚过去的等待他接近两个钟头的时间里,她脑子里预演过很多他到来的画面。比如,她会一下冲进他怀里,把所有的害怕与委屈和盘托出;又比如,她会跺脚不搭理他,嗔怪他为什么这么慢,这地方她一秒都不想多待。她也想到过经过二十三年,他们两个再见可能会有点尴尬,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尴尬。

心中所有百转千回的思绪,终究化成了空虚与无力。“江倩兮?”没想到是顾池先打的招呼。

江倩兮,连名带姓的叫法,甚至带着一丝不确定。

“哎。”江倩兮应了一声,尴尬地错开与他对视的目光,迟疑地举起手,朝他打了个招呼,“顾池。”

顾池看着她,似乎极为冷静。

空气仿佛是静止的,气氛有些尴尬。

好在一旁的警察适时地打破了这令人窒息的诡异气氛。

刚做完笔录的警察,拿着几张表格朝顾池道:“你是顾池?”

顾池点头:“我是。”

“你跟江倩兮是什么关系?”警察问。

顾池回答:“她失踪之前,我们是夫妻关系。”

江倩兮听见他的回答,有些讶异地看向他。因为他脱口而出的“夫妻”二字讶异,亦因为他刻意强调的“失踪之前”。

警察扫了她跟顾池一眼,平淡地对顾池说:“跟我过来签个字,你可以带她回去了。”

“好的。”顾池心里压抑着无数个问号,关于过去她消失的这二十三年。他在赶来之前警察已经对他说了,也查了今天的新闻,才确定这是真的。但他依然觉得不可思议。如果不是亲眼见到她,亲眼看见她一点都没有改变的容颜,他真的难以置信。

顾池对江倩兮礼貌地道:“你稍等我一下。”江倩兮点了点头:“好。”

随后,他跟着警察往前走了几步,忽然想到什么,不放心地又回头对江倩兮说了句:“别乱跑。”

“这里、这里,还有这里。”顾池按警察的指示填完表格,警察补充道,“电话保持二十四小时畅通,后续可能会有一些跟踪随访。这张是临时身份证,请收好。正式身份证等重要的证件资料,过几天会通知你们统一过来办理。没什么事,你们可以先回去了。”

“好的,谢谢!”顾池收好江倩兮的临时身份证,走到她身边,拎过她的行李箱,道,“走吧!”

江倩兮跟在他的身侧,伸了伸手,想要去拉她的行李箱,又有点不好意思太靠前。

不知道为什么,以前她觉得顺理成章的事情,突然变得不好意思麻烦他了。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医院门口,路上没有半点交流。到了门口,顾池突然停下,掏出手机给司机发了条语音微信,转过头对江倩兮说:“等会儿吧,来的时候找不到停车位,我让司机开着车在附近兜一圈,应该一会儿就到了。”

“好的。”江倩兮好奇地瞄了顾池一眼,心里嘀咕道,看来他混得不错嘛,都用上司机了。自己当年和他出门,不是走路就是坐地铁,为了存钱买房,连辆电动车都舍不得买。

顾池对着手机说些医学上的专业术语,似乎很忙的样子。

江倩兮听不懂也看不懂,更觉得被隔离了一般。她抬头看了看这陌生的街道、鳞次栉比的摩天大楼、川流不息的车流,如今这座城市,令她感到陌生的又岂止是顾池?

她回过头望了望医院那幽深的走廊,想起会议室里那几位与她同为天涯沦落人的乘客,临出门前,他们纷纷对她投以羡慕的眼神。

不管怎么说,她是幸运的。

至少她还有一个人“捞”她。在这座完全陌生的城市,还有一个人可以收留她。

思索间,一辆黑色的轿车在他们跟前停了下来。江倩兮不认识这是什么车,只觉得车上的车标是一个大写的“B”字长出翅膀,像极了善良的天使,就好像天使顾池搭乘着天使专车前来拯救迷路多年的她。

“不好意思,顾教授,让您久等了。”

“不碍事。”

“上车吧!”顾池彬彬有礼地为江倩兮拉开了车门。

江倩兮愣了愣,眼前的顾池穿着西装给她打开车门,动作优雅而绅士,沉稳而淡然,有一种特别的属于成熟男人的涵养和魅力,尤其和这位也穿着西装却显得稚嫩的小青年一比,更显有气质。

当然,现在的顾池与她记忆中聪明俊秀的少年也是判若两人。

她甚至想起顾池刚毕业时去面试穿的西服,是和一个学长借来的,那个学长的个子和顾池差不多高,却比顾池胖,衣服穿在顾池身上有些大了,是她连夜用针线给他在里面缝紧了才穿上去像那么一回事儿。

那时的顾池满面笑容地捧着她的脸亲了好几口,夸她心灵手巧,宜家宜室。

那时的顾池穿上西装也好看,但稍显稚嫩,没有那种气场。江倩兮偷偷看了眼将西装穿得这么优雅贵气、浑然天成的顾池,默默地咬了咬唇,心里叹道,真是不一样了。

过了一会儿,顾池也坐了进来,车门被关上。密闭的空间令尴尬疏离的气氛达到极致。

她双手微微在双腿上搓,顾池垂眸,瞧出了她的不安。尽管这么多年过去,他还是能轻易一眼就看穿她的小动作。

顾池想起江倩兮上学时每次考试的时候、上台表演的时候,甚至面试的时候,都会这样无意识地搓腿。以前他觉得她的这个动作特别可爱,总是忍不住拉过她的手,然后十指相扣。

顾池一瞬间有些失神,没想到二十多年前的一些小细节,自己居然还能想起。

“顾教授,我们还回会议中心吗?”司机在前面问。“不了,去我的老房子吧!”顾池想了想说。

“啊?可是会场还有很多专家和领导等着您做报告呢!”司机提醒道。“没事,有小陈在。”顾池说,“我打电话和他说一声就行了。”江倩兮抿着嘴唇看他,心想自己是不是耽误他的事了?她想和他说自己没事,他可以先去忙的,但是還没来得及说,就见顾池又在打电话了。

“抱歉,我不过去了,我现在有点私事。

“我把资料发给你,你汇报就行。

“没事,明天的发布会我肯定参加,放心吧!

“行,我马上发给你。”

说完,顾池挂了电话,使用车上的笔记本开始发邮件。江倩兮注意到他的笔记本电脑又小又薄,银色的机身,很漂亮,比自己以前的那个台式机好看多了。

顾池打开电脑里的文件,想要更改几个数据,平日里反复实验,了然于心的数据,连续输了几次,不是手误,就是记错次序。

她的忽然出现,让他实在心绪不宁。他深吸一口气,平静了一下,才将资料全部修改好,打包发了过去。

江倩兮一直安静乖巧地坐在一边,见他合上电脑,放下手机,过了好一会儿,确定他没事了,才鼓起勇气轻声道:“不好意思,打扰你工作了吧?”

顾池转头看了她一眼,客气地说:“没关系。只是一个会议,我去不去都行。”

“哦!”江倩兮也不知道他这个会议重不重要,但是看样子他应该是在会议中途接到电话,然后跑来接她的吧!

“你真的只感觉过了十小时吗?”顾池问出一个一直憋在心里的问题。

江倩兮点头:“对我来说,今天早上我爸妈刚刚送我出门呢!”

“对了,顾池,你跟我爸妈还有联系吗?”江倩兮连忙问。

顾池微微一怔,皱眉:“你爸妈……”

“怎么了?”江倩兮紧张起来,眼睛里都是惶恐的神色,很怕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

顾池深深看了她一眼道:“我和他们很久都没联系了。”

“不联系了?”江倩兮惊讶地看着他,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他们结婚之后,自己爸妈可喜欢顾池了,昨天晚上她妈还大包小包地往她的箱子里塞腊肠,让她带给顾池吃呢!

这就不联系了。

哦,也对,都过了二十三年嘛……说不定人家都已经再婚了,怎么可能还和前妻的父母联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