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荡荡

森罗荡荡

《乔乔的异想世界》是疫情以来院线逐步开放之后,我在影院里观看的第一部电影。

一开始,我是把它当成一部儿童喜剧来看的,前半段恨不得笑出腹肌。看到中间,笑容逐渐消失。到了最后,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

作为一部反思二战、控诉纳粹的电影,导演很巧妙地回避了战争的残酷性。原本冷血残酷的希特勒、纳粹军官、盖世太保都被卡通化、儿童化了,过滤掉战争的血腥和恐怖之后,给我留出了足够的情绪和理智来感受影片的魅力。

斯嘉丽·约翰逊饰演的妈妈是影片中的一抹亮色、一缕温情、一股力量。她明艳、美丽、热情、勇敢。在当时整个德国被希特勒狂妄自大的疯狂精神洗脑,集体泯灭人性的时代背景下,喜欢喝酒、跳舞、享受生活,追求自由的罗茜·威茨勒是小镇上的一朵娇艳又带刺的玫瑰。儿子乔乔才10岁,和当时的同龄人一样,他热切地向往战争,疯狂地崇拜希特勒。

在希特勒后卫少年队里接受过特训的乔乔,在餐桌上与妈妈发生冲突,指责她不愛国。妈妈大声呵斥了他,告诉他自己只是痛恨战争。可是,面对这样一个饱受战争戕害,接受纳粹洗脑的小男孩,她伤心亦无助。

两年前,丈夫去了意大利作战,她一边在白色恐怖下掩藏自己地下党的身份,从事革命工作,一边在战争的极端条件中尽可能的照顾儿子。在面对儿子挑衅“你又不是爸爸”时,她终于绷不住了,女性与生俱来的脆弱即将冲破她作为母亲而变得坚强的躯壳,倾泻而出。

但她还是HOLD住了,她噙着眼泪取来丈夫的军装,披在肩上,把壁炉里的煤灰抹在两颊和下巴上装作胡子,然后模仿男人粗声粗气地教训儿子:“你这臭小子,对我妻子客气点。”

然后又精神分裂般地恢复本色,以妻子的身份假装与丈夫对话:“我觉得我好过分,他还只是个孩子。”说完,又转过身来假装丈夫,安慰无助的妻子,接着,又以爸爸的角色面对面地跟乔乔说话“照顾好我的罗茜,可以吗?乔乔……”

就是这样一个内心其实渴望有人保护的女人,也有相当硬核的一面。

看到广场绞架上被盖世太保绞死的地下党的尸体,乔乔害怕地转过头去。作为革命者的她,扭过乔乔的脸,要他直面绞架上的尸体,告诉他:他们做了他们可以做的。

经过那次餐桌上的谈话,妈妈知道儿子还太小,不适合跟他讨论那些沉重的东西,她只有想方设法地引导他。母子二人骑车来到美丽的河边,妈妈告诉他,爱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武器。孩子却幼稚地反驳道:火药、钢铁、肌肉才是。

年仅10岁的小男孩,还没有进入青春期,对两性之爱还处于蒙昧状态,妈妈仰头看着儿子,意味深长地对他说:“你以后会遇见的……”乔乔问,“那是什么样的?”妈妈想了想,脸上洋溢起幸福的笑容:“那种感觉就像是胃里有美丽的蝴蝶在飞舞。”

罗茜不顾危险,收留了一个失去父母的17岁犹太女孩,藏匿于家中。在物资短缺的艰难时日,她省下口粮让女孩活下来。她还像母亲一样教导女孩:你要成为一个自由的女人,开心了喝香槟,难过了也要喝香槟,肆无忌惮地开车、豪赌,买钻石,学会开枪,去摩纳哥,寻觅情人,让他们为情所困,直视猛虎,然后无所畏惧地去信任……这是成为女人的必经之路。

罗茜最终被纳粹绞死。影片的最后一刻,纳粹战败,乔乔和犹太女孩一起在大街上欢快的舞蹈,这一刻,他们已经完全懂得了妈妈口中的爱与自由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