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荡荡

森罗荡荡

刘媛 金惠真

近日来,韩国民间团体向朝鲜方面散发的传单,成为两国关系再度趋紧的直接导火索。“传单战争”在韩朝两国间已经延续70年,经历了三大阶段,每个阶段各有其特色。

战争时期:韩朝共散发28亿张传单

据韩媒统计,朝鲜战争期间,韩国和“联合国军”向北边散发传单共计25亿张,从开战第三天起(1950年6月28日)每周平均散发200万张,最多时达到每周2000万张。而朝鲜和苏联也不示弱,相继对南边散发传单3亿张。

当时,韩方阵营的传单内容以“糖衣炮弹”为主,比如写着“来我们这儿就能吃饱穿暖”,配上手端丰盛菜肴、口叼香烟、一脸幸福的士兵图片。也有如“中国专挑没用的武器给朝鲜军人使用”等离间中朝关系的内容。

与之相比,朝方阵营突出强调“朝方胜利在望,敌方快快投降”,让韩军将士產生“这场仗是打不赢了”的心理暗示。此外还积极向“联合国军”散发“安全保障证书”,传单上用英文写着“只要投降,就能保障个人安全”。据悉,当时确有一些被朝军包围的“联合国军”将士,投降时凭着这份“安全保障证书”被饶了一命。

1960年代,朝韩开始各自“炫富”

朝鲜战争结束至1970年代中期,朝鲜总体上比韩国富裕,传单数量也压倒性地占多数,内容多宣传体制优越性,如“在朝鲜,人们上医院不用花钱”“每个人都过着富足的生活”等,配上朝鲜民众幸福生活的日常照。这时期,受传单影响而越过朝韩三八线,投奔朝鲜的韩国人不在少数。

1970年代末,韩国经济逐渐步入上升轨道,散发的传单数量也开始增多,图文并茂地展示繁华热闹的首尔夜景、百货店、高速公路等,以凸显韩国经济高速发展成果。

1991年12月,韩朝正式签署“关于韩朝和解、互不侵犯及交流合作的协议书”,协定不再开展利用传单、广播等方式诋毁对方的抹黑宣传。2000年,韩朝两国首脑举行历史性峰会,从此两国间的“传单战争”也暂告一段落。

21世纪时,韩国换了花样

2004年,韩国政府正式叫停一切对朝鲜散发传单的官方活动。但不久后,由“脱北者”组成的民间团体成了“对朝开展传单战争”的前锋,并开启“传单战争”新模式——利用大气球向朝方送大米、方便面、韩剧和演唱会光盘、美元纸币等“糖衣炮弹”,同时在传单上抹黑朝鲜政府和领导人,并详细介绍“脱北”心得,鼓动朝鲜民众脱朝投韩。

2008年,李明博上台后开展对朝强硬路线,“脱北者”对朝的传单数量随之剧增。这种背景下,朝方也重启“传单战争”,矛头直指李明博、朴槿惠两名总统。2016年韩国政府决定部署“萨德”,首尔市中心出现大量“部署萨德是屈服于美国的屈辱决定,要坚决抵制”“无视民意的战争狂魔朴槿惠”等内容的传单。2017年开始,朝鲜政府散发的传单还针对美国,如“金正恩最高元首坚决表态,将用勇猛火力收拾那个美国的疯老头子”。一些传单上还有“特朗普和安倍看到巨型导弹后吓得魂飞魄散”的漫画。

庆南大学远东问题研究所教授金东烨表示,21世纪后,朝鲜民众对于韩国的传单已见怪不怪,而对于那些思想观念牢固的朝鲜民众而言,看到诋毁和抹黑朝鲜最高领导人的传单,反而会对传单内容陡增抵触和反感情绪,效果适得其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