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荡荡

森罗荡荡

许君三生

上期预告:时薇因为家教工作而在实验室的聚会中迟到,被众人误会。想到时薇可能是因为和别的男生约会而迟到,而她又在“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中说了以前的故事,穆辰的心情十分复杂,他的心绪仍被时薇轻易地牵动。

第三章

因为时薇说的,就是她和穆辰的回忆。

时薇记得很清楚,那天是高二上学期,周三,晚自习时学校的电闸坏了,忽然停电。英语老师让大家先在课桌上休息一会儿,时薇趴在桌子上补了个觉。

等了一个小时,电闸还是没修好,学校干脆提前放学,让同学们回家写作业。周围都是同学们的欢呼声,时薇被从浅眠中吵醒,却依然趴着,没有动。

过了许久,久到周遭的声音都消失,教室笼罩在静谧的黑暗中。时薇以为教室里已经没其他人,正想继续闭眼,却忽地听到同桌的椅子被拉开的声音。她一转头,就对上了穆辰干净的黑眸。

月光下,他的轮廓看得不清晰,眸子却亮得惊人,他的声音低低的:“不想回家?”

“嗯。”

时薇轻轻地应道。彼时早已过了教育局检查的那个月,她这段时间没去穆辰家和他一起学习。

“你还不走?”时薇问他。

穆辰侧头看向她:“你不也还没走?”顿了顿,他又继续道,“我陪你。”

他的语气虽然清淡,却暗藏温情。

如果穆辰说的是冷淡而刻薄的话,时薇不会有任何反应,可是听到他的那句“我陪你”,她不知怎么,突然感觉胸腔中有什么东西被击中了。

她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下一个问句脱口而出:“你能陪我多久?”

“尽我所能。”

他没有迟疑。

时薇鼻子一酸,眼泪就猝不及防地掉了下来。她把脸埋在臂间,任凭眼泪将校服袖子打湿。

像穆辰这种冷淡的人,温柔起来真是要命啊!

她就这样轻易地被他打动,然后,溃不成军。

那是时薇记忆极其深刻的一晚,因为这是时薇第一次坦诚地向别人敞开心扉,第一次将自己的脆弱展现在别人眼前。

她不想回家的原因很简单,那天是她的生日。她的生日永远会推迟到和弟弟一天过,而且永远只有弟弟有礼物,爸妈给的理由很简单:“小孩子才需要礼物,你都这么大了,要什么礼物啊!”

可弟弟不过比她小四岁。

时薇甚至怀疑父母从来没记住过自己的生日。

晚自习停电那天,就是她的生日,不是她弟弟的,是她自己的。

她记得在没电的教室里,她和穆辰说了许多,大抵是黑暗能给人安全感,在黑暗里,他看不到她的无助和眼泪。

她说她这么努力地学习,只是因为想证明给父母看;说每次有人特别关心她时,她总是有一种被爱的错觉,可她很快又会悲哀地认识到,那些人喜欢的不过是她的脸;说她也想收到属于自己的生日礼物……

平日里的时薇张扬明艳,她从不示弱,无坚不摧,可是穆辰那天看到了另一个她,像是某种孤独的小动物,蜷缩成一团,柔软而安静。

原来她也会无助脆弱,也会想要人陪伴和安慰。

穆辰的手轻轻地抚上她的发顶,安慰似的揉了揉,手中的触感温热顺滑。他说:“我送你生日礼物。”

“嗯?”

“跟我走。”

之后,穆辰一路拽着她的校服袖子,带着她去REW香水专柜,送了她一瓶“鸦羽”香水。

时薇有些意外地握紧香水瓶。

“你怎么知道我最喜欢这款香水?”

穆辰低头看她:“之前放学后,我会去地下超市买第二天的早餐,在商厦里偶遇过你很多次。你在这个香水专柜停留的时间最久,闻这款香水时,眼睛似乎会发光。”

原来在暴雨夜相遇之前,他就见过来试闻香水的她了。

REW是奢侈品品牌,这款香水对于高中生来说太过昂贵,穆辰在付钱的时候眼睛却连眨都没眨一下。

时薇指尖轻柔地描摹着黑色香水瓶身上不平的纹路,轻叹道:“这么贵的香水,你要我怎么还?”

穆辰轻描淡写道:“那就别还了。”

时薇想了想,还是掏出了身上仅有的八块钱,去周边的饰品店给穆辰买了一个小红帽图案的钥匙扣。

飾品店里亮如白昼的灯光下,她认真道:“这个送给你,以后你凭借着这枚钥匙扣,我会送你一款我专门为你设计的男香。”

穆辰收下钥匙扣,眸子沉沉的:“我记住了。”

这么多年过去,他们早已陌路,可是那些温情的时刻仿佛就发生在昨天。“鸦羽”香水现在还在宿舍里,时薇把它锁在柜子里的最深处,再也没有喷过。

时薇没有忘记她还欠他一瓶男香,却似乎再没有偿还的日期。

在KTV(唱歌房)里被问到“你和你喜欢的人印象最深刻的记忆”时,她选择说这段的原因也很简单,这确实是她印象最深刻的记忆。

穆辰也是她喜欢的人。

现在想想,从出生到现在二十载,居然只有穆辰一人,见过最真实的她啊!

KTV里“真心话大冒险”玩得越发热闹,大家越来越放得开,初念瑶也开始大笑着起哄。

时薇默不作声地退到人群外围,她不是没发觉远处穆辰冰冷的目光,但她只能装作视而不见。

刚才水喝多了,时薇有点想去厕所,她从前门出去,大家玩得正热闹,谁都没注意到她。

KTV的男厕所和女厕所是分开的,中间共用一个公共的洗漱间。上完厕所后,时薇低头洗手,旁边有个男人也在洗手。

时薇刚把水龙头关上,旁边的男人就凑过来了。那男人长相油腻,满脸醉态,搓着手,冲时薇笑:“加个微信呗?”

时薇懒得和酒鬼纠缠,她知道服务台就在附近,正准备喊一声,让KTV的保安把他撵走,声音却卡在了喉咙处。

因为,突然出现的穆辰,正站在她的身前,背对着她,以一个保护者的姿态,冷冷地呵斥了那人一声。

那人一看时薇有帮手,骂骂咧咧了两句,这才离开。

“谢了。”时薇道声谢,正想走,下一秒,穆辰已经按住她的肩头,眸光危险——

“谈谈?”

时薇知道会有一场兴师问罪,但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

拐角处,他们离得极近,穆辰身上的草木香更加清晰了,又染上了些许咖啡浓郁的香气,清新又危险。

反应过来后,时薇自己都觉得无奈,都什么时候了,她还在想他身上的味道?

穆辰眉目疏冷,唇色极淡,浑身上下带着森森的寒意,俯视着她。

他的声音在时薇的头顶响起,嗓音微哑:“你什么意思?”

时薇微微扬了扬下巴,状似不明白:“你指的是什么……”

她现在还在和他装傻。

穆辰不再客气,他抬手,指尖大力地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抬头和自己对视。他的黑眸暗沉:“我再问一遍,你到底什么意思?”

时薇的下巴被他捏着,被迫仰着头看他放大的俊颜。她安静两秒,忽地勾出个笑来,眉眼极尽肆意:“我能听到你的心跳变快了,你看,你依然会为我心动。”

两人离得极近,穆辰这才闻到一股男香,他再次看向时薇的时候,眼神瞬间失去所有温度。

穆辰知道,时薇惯用的香水并不是男香,她身上现在似有若无的香水味显然是来自男人。

时薇注意到穆辰的眼神变了,思考了一会儿……她身上的香水味?哦,是来自许星尧。

她身上的味道再加上晚上饭局没来,师兄们调侃的“业务繁忙”在穆辰脑海里愈加清晰。

身体比大脑更诚实,他直接退后一步,语气极冷:“你不觉得自己很随便吗!”

不是疑问的语气,是肯定的语气。

她随便?

时薇自嘲地扯扯嘴角,也不想再解释:“你说我随便就随便吧!”

穆辰再没有和她说话的兴致,他神情冰冷还隐约带着戾气,转身欲走,时薇却叫住他:“对了,刚才那句歌词,我是唱给你听的。我感谢你,‘赐我梦境,还赐我很快就清醒。”

说到这里,她的语气也带了点讥诮。

穆辰没理会时薇,他一秒钟都不想再和时薇多待了。

时薇靠在墙上,看着穆辰离去的背影,觉得有些疲倦了。她按了按眉心,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

其实刚刚,穆辰问她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在“真心话”说她和穆辰的回忆时,她虽然没回答,心里却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真的只是因为这段记忆最深刻吗?

——不是的。

还因为她不喜欢穆辰和邢静柏说话的时候神情变得温和,不爽穆辰给邢静柏拧瓶盖而无视她,不愿意看到邢静柏提到有喜欢的人时,那羞涩而幸福的笑容。

所以,她会特意到摇麦面前唱那首《易燃易爆炸》,成为全场的焦点,即使心里知道新人在这种聚会上不应该大出风头;所以,她会在被问真心话时,选择说的是和穆辰的这段深刻的记忆。

多可笑,她知道自己占有欲强,也以为自己控制得很好,却原来,在不知不觉间,她早已被占有欲支配了。

她和穆辰的关系不知道在哪步出了错,明明两个人恨着对方,他还是会控制不住地对她心动,而她,也依旧忍不住去在意他。

最关键的是,这段“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没人能把它纠正过来。

她做不到。

穆辰也做不到。

时薇的室友们是最先发现时薇的下巴青了的。

郭瑾彤大呼小叫道:“初念瑶,你怎么回事!怎么没保护好我们时薇美人?哎哟,我看着都心疼。”

初念瑶一脸委屈:“周末晚上实验室的人去唱歌,她去个厕所的工夫就被别人骚扰了,我没跟着去。”

寝室长柏露今天恰巧也在寝室,最近校学生会的事务稍微清闲了些,她得以在寝室好好休息。她皱紧眉头:“女孩子晚上去KTV这种地方一定要找人一起去上厕所,多危险啊!时薇这次被捏下巴还算轻的,要是碰到更恶劣的坏人,后果不堪设想……”

寝室长严肃又爱唠叨,一教育人就教育个没完。

时薇果断打断她,道:“放心,我们以后一定会注意的。”

初念瑶也连忙制止住这个话题,火速拉住时薇准备开溜:“对,寝室长,我们以后一定会小心。我俩下午要去邹老师的实验室,先走了哈!”

“路上注意安全,你们晚上可以一起约去食堂吃饭,不要点外卖,外卖的塑料盒对身体不好……”

“砰”的一声,寝室门隔掉了柏露的唠叨声。

初念瑶长舒一口气:“寝室长比我妈还唠叨,我本来觉得我妈已经是中年妇女的典型了。”

时薇闻言,却问了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你妈都会唠叨些什么?”

“啊?”初念瑶怔了一下,“就和寝室长差不多,什么对身体不好,我爸妈还经常给我发小视频,比如边玩手机边充电,然后手机爆炸的新闻……我之前看完这个做了好久的噩梦。”

时薇扬唇笑起来,觉得初念瑶的爸妈还挺可爱的。

有时候,时薇挺羡慕初念瑶的。初念瑶是独生女,家庭幸福,父母恩爱,连她的名字都是由“爸爸姓初,妈妈名瑶”而来。

时薇和初念瑶很快到达了邹老师的实验室所在的楼层。她们先去办公室见了邹老师,邹老师工作很忙,随便嘱咐了她们几句就放她们出来了,说有什么问题问江凡师兄就行。

實验室里向来是这样,研三带研一,研一带本科,时薇和初念瑶不觉得意外。

一出邹老师的办公室,时薇便戴上浅蓝色的一次性口罩,下巴的淤青太明显,遮瑕膏也遮不住,干脆戴口罩遮挡一下。

不然让别人看见了,还以为她是什么暴力事件的受害者,虽然,她似乎确实是。

果不其然,师兄师姐们都问她怎么戴上口罩了,时薇说自己得了重感冒。做戏要做全套,她说话时还刻意哑着嗓子,装出一副虚弱的样子。

江凡让她俩先在知网下载些相关的学术文献。就在她和初念瑶用电脑连网时,一个面生的女生凑过来,语气似乎挺友善:“你们好啊,我听说时薇周末在KTV唱歌唱得很好听,我那天家里有事,没能去聚餐,没看到你唱歌的样子,真的好可惜啊!欢迎加入邹老师的实验室,我是蒋语涵。”

时薇抬眼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女生,齐刘海,柔顺的披肩发,穿着浅粉色格子衬衫和白色百褶裙,书包上的吊坠是纯白的毛绒兔子,看上去乖巧而软萌。

“谢谢,以后多指教。”

蒋语涵歪着头,笑得无邪:“你们刚加入实验室,还不太了解状况吧!我們实验室的氛围很好,每个人都有个绰号,江凡是实验室里的‘团欺,‘团欺就是谁都可以欺负他,对江凡师兄不用太客气哟!对了,我的绰号是‘团宠。其他师兄师姐也都有绰号,‘团吃、‘团睡……就是实验室里最能吃和最能睡的人啦!”

蒋语涵这话说得很有技巧,重点看似在江凡是“团欺”、每个人都有绰号上,其实话里话外都在强调“我才是‘团宠”。

时薇没应声,她明白了,蒋语涵不是来欢迎她,而是来示威的,大概是听说了她在KTV的事迹,心里觉得不舒服,特意来让时薇好好了解一下情况,知道谁才是“团宠”。

“对了,你为什么戴着口罩啊?多热啊,你不会捂得难受吗?或者你是怕实验室有什么腐蚀性试剂挥发对身体不好吗?这个你不用担心,要是真有,肯定是我们先有事。”蒋语涵仍旧是毫无心机的样子,说出的话却句句带刺。

来者不善,时薇最不喜欢理这些心机戏码,她语气冷淡下来:“重感冒,你离我远一点,别传染给你。”

蒋语涵也听出了时薇的态度不好,她脸上有点挂不住,却还是笑道:“那我先去做实验了,你们有什么不懂的随时来问我哟!我进实验室的时间比较长,也算是有资历的老人呢!”

蒋语涵临走之前都不忘显摆一下自己的资历。

她这种小心机,真够幼稚无聊的。

蒋语涵走后,初念瑶悄悄和时薇咬耳朵:“看来蒋语涵对你的敌意还挺大的。之前班上的男生不都说你是系花吗?就有女生和我说,蒋语涵私底下吐槽你长得俗,说那些男生眼光差。”

时薇眉尾上挑:“蒋语涵是咱们班的?”

初念瑶无语,她突然觉得蒋语涵挺惨的,她时刻把时薇当作对手,人家时薇压根不记得她这号人。不过也是,都大三了,时薇班上的人还没认清一半,不记得蒋语涵也正常。

初念瑶开始给时薇“补课”:“她是咱们班的啊,你不知道她吗?合着我们每次在寝室里聊八卦的时候你都没听。她是蒋教授的女儿,蒋教授是咱们学校材料系的教授,在天大也算是知名学者。蒋语涵因为她爸爸的关系,大一就进了邹老师的实验室,她长得可爱,又会撒娇、卖萌,听说实验室的师兄们都挺喜欢她的。”

时薇的反应很平淡:“这样。”

“还有个八卦!”初念瑶继续道,“我听说最初蒋语涵是想进徐老师的实验室的,结果徐老师硬是不同意。徐老师那性子,在化学系是出了名的不慕荣利和清高,他的成就都是实打实挣出来的。咱们邹老师虽然也厉害,但据说爱结交人,和蒋教授的关系也不错。对了,我和你说,蒋语涵那时候没能进徐老师的实验室,都快气死了,在寝室大发脾气,摔了好多东西,她的室友都跑隔壁寝室‘避难了。”

时薇听着初念瑶八卦,不知为何,她的重点全然不在蒋语涵身上,而是徐老师。

徐老师是清高的人……那穆辰很适合跟这样的导师。

“咦,你怎么好像心情还不错的样子?”初念瑶诧异道,“和这种有后台的刁蛮大小姐在一个实验室,我们就自求多福吧!”

时薇目光移到电脑上,继续登录知网:“咱们不去惹她的话,她应该也不至于欺负咱们。”

两个小时后,时薇就知道自己说过的话有多天真了。

时薇和初念瑶作为实验室的新人,很多事情都不懂,任务是江师兄布置的,难免要多问他些问题。可每次她们一叫江师兄,蒋语涵就会喊道:“江师兄!你快来帮我看看,我这个实验有问题!”

江师兄只好向时薇她俩报以歉意的笑,他满脸都写着“不好意思,我不敢得罪这位大小姐”。

时薇后来干脆去问身边坐着的武师兄,结果蒋语涵又开始了:“武师兄,你也来帮我看看嘛,我觉得江师兄没弄对。”

几次之后,时薇和初念瑶再傻也明白什么意思了。

今天来实验室的师兄师姐本来就不多,基本都被蒋语涵叫过去了。偌大的一间实验室,案台左边是蒋语涵和几个师兄师姐,案台右边是时薇和初念瑶两个人,显得格外冷清。

一个下午,时薇和初念瑶什么进度都没有,全程都在看蒋语涵作秀。

临近饭点,时薇还在看文献,初念瑶早已自暴自弃,开始玩手机:“我们还不如不进实验室,这是在浪费时间吧!”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铃声响,初念瑶把电脑一收,准备和时薇去食堂吃饭,往案台左边一看,发现他们还在研究蒋语涵的实验。初念瑶翻了个白眼:“一下午做一个实验,给他们厉害的。”

时薇其实也烦了,本来她以为蒋语涵只是给她们一个下马威,没想到还没完没了了,不知道浪费的是时薇她俩的时间还是蒋语涵自己的时间。

初念瑶和时薇两个人先行离开,出门的时候时薇还在听初念瑶吐槽蒋语涵。初念瑶是典型的“网络女孩”,追星,喜欢看帅哥,可爱的时候很可爱,会卖萌、会花痴,骂人时也一套一套的。

初念瑶的吐槽花样繁多,时薇听着觉得有点意思,也就没打断她。正在初念瑶叽叽喳喳的时候,她俩迎面碰上了从对面实验室里出来的穆辰和路易阳。

初念瑶的吐槽戛然而止,她尴尬地冲穆辰和路易阳打招呼:“师兄好。”

时薇也在看见他们的瞬间收敛了所有情绪,神色淡淡道:“师兄好。”

说这话的时候,她没有看向穆辰,而是看向路易阳。

时薇的眼神……就好像眼前站着的两人不过是点头之交的师兄们而已。

擦肩而过的瞬间,穆辰觉得胸腔中涌动的那团暗火,又燃烧了起来。

这团暗火从KTV那晚就开始折磨穆辰,他最近总是会频繁地梦到时薇。

反观时薇,却似乎丝毫没有受影响一般。

“穆辰?”路易阳又叫了穆辰一声,“你想什么呢?”

“没事。”

“你最近怎么总心不在焉啊!”路易阳路过邹老师的实验室时,往里面探头看了看,“蒋语涵身边果然围了好多人。我之前听女生八卦说,蒋语涵在邹老师的实验室挺霸道的,好像有点“公主病”,总希望所有人都围着自己转,师兄师姐们都挺让着她的。”

路易阳“啧啧”两声,感慨道:“我觉得时薇那性格,估计会和蒋语涵不太对付。有好戏看咯!”

穆辰回想起来,刚才偶遇时薇和初念瑶时,两个人的情绪似乎都不太好。

他沉默半晌,才轻声开口:“是吗?”

不知道他是在问路易阳,还是在问他自己。

去实验室的第一天被蒋语涵针对,时薇回寝室以后收到了江凡师兄长长的微信消息,大意是为那个时候去帮蒋语涵表示抱歉,蒋语涵一直以来都是这个脾气,需要照顾,需要迁就,不然就会闹。江凡还含蓄地帮时薇分析了一下利弊,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一个字:忍。

在整个邹老师的实验室里,很多师兄其实都对时薇表示了好感,有师兄私下给时薇发了520元的大红包来表示欢迎,时薇没领;也有师兄早早邀请时薇一起去看电影、吃饭,时薇都拒绝了。

大多数人被拒绝就懂了时薇是什么意思,只有江凡师兄,对时薇始终如一地体恤、热络。

初念瑶说江凡是那种细水长流、坚持不懈的类型,即使知道时薇不喜欢自己也会坚持,相信自己会感动时薇。但就是一直向时薇示好的江凡,在下午时也选择去帮蒋语涵,而不是站在时薇这边。

所以后来,时薇和初念瑶也学会了,专挑蒋语涵不在的时候去实验室,或者提前问好师兄任务和注意事项。毕竟和蒋语涵闹翻了,对于时薇和初念瑶这两个实验室新人来说,没什么好处。

转眼到了周三下午,是化工原理实验课。实验课分小组进行,三人一组,除了时薇和初念瑶两个人,又加了个女生进来。大家一边做实验一边闲聊,女生问:“你俩进入邹老师的实验室还适应吗?是不是很难啊,本科生跟不上吧!”

“还行。”初念瑶想了想,“我们现在也没做什么工作,就帮师兄师姐们打打下手,帮忙做项目实验之类的,实验都很简单,难度不大。”

“哎?可蒋语涵说你俩总喜欢挑一些难的实验做,说什么好不容易进了实验室,要抓住机会提升自己,结果每次实验都不成功,总给实验室的师兄师姐们添麻烦。师兄师姐们敢怒不敢言,心里对你们意见很大……”

初念瑶当时就炸了:“她居然还在外面造谣!”

时薇一点都不意外,她看了前方的蒋语涵一眼,话是对初念瑶说的:“有这么吃惊吗?猜也是她能做出来的事。”

“气死我了,我想和她对质!看她能不能当着咱俩的面理直气壮地造谣!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人,撒谎都不带打草稿的,编排别人的能力这么强,她倒是别事事都麻烦师兄师姐啊!”初念瑶的脸都气红了。

说曹操,曹操到。下一瞬,蒋语涵就过来借药剂。她似乎完全没注意到初念瑶的神色不好,笑意盈盈地说:“我们组的药剂用完了,可以借我们一点吗?”

蒋语涵没问时薇,问的是初念瑶。

其实时薇他们组的药剂也不多,初念瑶完全可以拒绝。初念瑶沉默了许久,一秒、两秒、三秒……久到组里的女生以为她真的要爆发,要和蒋语涵来一次现场对质,可最后,初念瑶还是低下头,将药剂递给蒋语涵,声音很小:“给你,你用吧!”

“谢谢,瑶瑶最好啦!”蒋语涵笑眯眯地拿着药剂回到自己的组,似乎对初念瑶的识时务很满意。

蒋语涵走了,时薇这组所有人都沉默着。初念瑶知道自己怂得丢人,把头埋得低低的,一句话都不说。

時薇明白初念瑶什么性子,初念瑶虽然骂起人来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其实她胆小,也能忍。

只是,初念瑶本来不至于到这种境地的。

时薇开口:“是我耽误你了。”

“啊?”

时薇一边做着实验,一边冷静地分析道:“蒋语涵针对的是我,不是你。下次你可以自己去实验室试试,她不会为难你。”

其实挺明显的,蒋语涵虽然有公主病,但在时薇她们来之前,也能和师姐们和平共处,可时薇她们一来,蒋语涵就跟疯了似的,拼命地刷存在感。

因为蒋语涵觉得时薇威胁到她了。

师兄们或多或少都会对时薇献献殷勤,帮忙解答问题、主动帮忙排号领取实验仪器……谁不喜欢漂亮的女生?即使被拒绝了,师兄们也想多和漂亮的女生有些交集,他们有些示好行为甚至都是无意识的。

时薇没出现的时候,蒋语涵能够凭借着长相可爱、会撒娇卖萌、有后台关系,让实验室里的大家都宠着她、让着她;可时薇来了之后,师兄们的目光看向的是时薇,讨论的是时薇,总想着的也是时薇,时薇的颜值被夸到了天边,连江凡师兄都对时薇照顾得无微不至。

蒋语涵就嫉妒了。

她这才不管不顾地到处踩时薇,也连带着踩和时薇关系好的初念瑶。但从刚才借药剂的事就能看出来,蒋语涵是在拉拢初念瑶,如果初念瑶稍微识时务点,蒋语涵就不会针对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