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荡荡

森罗荡荡

李赟

5月7日,美国《华盛顿邮报》曝光一份委内瑞拉反对派与美国安保公司希尔威签订的“政变合同”,合同价值2.13亿美元,希尔威公司老板、前美军特种兵乔丹·古德罗说,他受雇帮委内瑞拉反对派领导人瓜伊多推翻马杜罗政府。

相关各方“口水仗”持续之际,“雇佣兵”问题也成为外界关注焦点。2007年《华盛顿邮报》曾公布过一个调查,形形色色的雇佣兵已代替美国大兵冲到了战争第一线,再这样下去,美国很可能“像罗马帝国一样被泛滥的雇佣兵所败坏”。当然,近年来不时引发关注的雇佣兵话题不仅仅发生在美国。

从雇佣兵到私营军事公司

在人类历史上,特别是西方军事史中,雇佣兵曾是一种普遍存在的现象,最远可追溯至公元前5世纪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当时马其顿帝国军队中很多轻装步兵均为雇佣兵。

冷战时期至20世纪末,现代雇佣兵作为地区乱局的帮凶,日益引起国际社会反感,国际社会相继通过一系列文件,视雇佣兵为非法。这促使现代雇佣兵转型为商业色彩浓厚、以提供军事行动支援为主的私营军事公司,较为著名的有美国的黑水安全咨询公司和军事职业资源公司、英国G4S安保公司等。它们避免直接参与军事行动,主要业务包括情报、武装保卫、工程和后勤支援、军事顾问咨询与训练、装备使用和维护等。

“9·11”事件后,美国发动的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为私营军事公司提供了广阔舞台。截至2014年9月,美国国防部在阿富汗境内约有9.1万名合同人员,占总人数的64%。据美国“私营军事公司”官方网站2015年统计,世界上现有7000多家私营军事公司。

大国私营军事公司对垒

随着美军逐渐撤离阿富汗和伊拉克,私营军事公司失去了一个比较重要的市场。然而,近年来乌克兰东部、叙利亚和委内瑞拉等新出现的热点地区为私营军事公司提供了新空间,但在这些热点地区,私营军事公司领域的“老大”美国遇到了真正的对手——俄罗斯私营军事公司。

据称,因被西方媒体不断曝光和揭秘而声名鹊起的俄“瓦格纳集团”已招募了数千名俄退役军人,其中很多人来自空降部队、俄军和内务部特种部队,一些人具有两次车臣战争等实战经验。

乌克兰联合作战司令部表示,截至4月底,乌军在顿巴斯地区已击毙143名俄罗斯雇佣军,击伤273人。西方媒体认为,乌克兰独立武装正是因为得到了俄雇佣兵的支持,战斗力才能强大到与正规军对抗。

俄媒则透露,美欧的雇佣兵早已出现在乌克兰战场,他们都是曾经在世界各地执行任务军人或特战队员,实战经验丰富,作战风格凶狠,在中东多场战争中对平民和俘虏造成“误杀”。报道称,2018年美国一家私人防务公司在招聘启事中直接標明任务是“特种作战”,同时招聘乌克兰语和俄语翻译。

早在上世纪末本世纪初,美国的私营军事公司就以协助缉毒为名出现在委内瑞拉邻国哥伦比亚。今年5月,一场蹩脚入侵失败后,美官方虽矢口否认策划和实施入侵的军事公司受命于五角大楼,却也不得不承认这家公司是美国公司。

重新活跃的三大原因

以私营军事公司为代表的当代雇佣兵,本世纪初兴起后近年来不断发展,有着多方面的原因。

一方面,国际法的模糊限定为私营军事公司的发展提供了空隙。虽然有不少国际文件明令禁止雇佣军,但对私营军事公司的法律地位并无明确界定。21世纪以来,《武装冲突期间各国关于私人军事和保安服务公司营业的相关国际法律义务和良好惯例》等国际文件,在呼吁各国加强对私营军事公司规制的同时,反而赋予了这些公司“准合法”地位。

再则,军事改革和军事技术革命为私营军事公司的发展提供了契机。一方面,各国大量裁军分流出来的人才和技术装备,给私营军事产业的发展创造条件;另一方面,现代战争逐渐转变为信息和情报的较量,更多依赖于信息、软件等成熟的商业技术,私营军事公司作为市场化主体通常更易于掌握和操作此类技术。同时,私营军事公司不仅可以提供信息支援,还承担了武器测试、空中加油、隐形战机维护和智能武器操控等任务。

最后,私营军事公司可成为某些军事强国对外军事干涉的白手套。如今公开军事干预越来越多地受到制约和批评,某些军事强国可利用私营军事公司绕开内部民主决策机制的制约,从而对外实施隐性“巧干涉”。在由所谓“阿拉伯之春”引发、至今尚未平息的中东乱局中,常见私营军事力量的身影,它们大多是某些国家雇用的前沿打手。

未来影响

可以预见,私营军事公司在未来可能会得到进一步发展,并对世界格局和战争形态产生影响。

首先,国际关系行为体更趋多元化,国家主权概念面临新挑战。私营军事公司在母国以外开展业务,母国难以对其行为进行有效监管和问责,而开展业务所在国又大多是战乱冲突地区,司法薄弱。而智能化武器装备等高技术武器的运用,使得军队人员数量优势在军事对抗中的作用日趋缩小。装备精良的大型私营军事公司可对弱国的军队形成优势,为介入和左右弱国局势提供更大可能,大型跨国私营军事公司或将成为新的国际关系行为体。

其次,代理人战争获得新形式,全球安全面临新挑战。私营军事公司的壮大使之存在脱离母国控制的风险,但与此同时某些执行霸权主义的母国乐于将其用作发动代理人战争的新工具。经济利益至上的私营军事公司甚至还可能与恐怖组织搅和在一起,受雇于贩毒集团和恐怖组织等,使地区安全形势更趋复杂。

如果加以适当引导,私营军事公司或也能发挥一定积极作用,如为联合国维和、人道主义救援等行动提供后勤、通讯、武装护卫等服务。在一些安全风险高的动荡地区,联合国工作人员受到威胁和袭击的事件时有发生,而联合国保障人员和资产安全的能力仍有不足,这增加了对私营军事公司的依赖。此外,近年来亚丁湾海域海盗袭击事件相对减少,不仅是因为各国海军加强了海上护航,也与私营军事公司向不少船东提供安全护卫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