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荡荡

森罗荡荡

乐小米

1.

前段日子,我有些失眠,所以,满世界地寻找白噪音。

白噪音有助眠的作用。

雨声,就是很好的白噪音。

所以,我想起了在乌镇的日子,江南水乡,杏花烟雨,画舫听雨眠。

我随手翻看着手机,墨迹天气,说未来三天,乌镇有雨!

于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赴一场好眠。

2.

许多年来,我曾为了某个人,曾为了某种食物,或者某个念头,去往某地,头也不回。

但是,第一次,我是为了好好睡一觉。

我问阿莫,要不要一起,阿莫說,好。

所谓朋友,不是不会觉得你莫名其妙的人,而是即使觉得你莫名其妙,还依然同你一起的人。

3.

说走就走的旅行,听起来,永远美好满满,仿佛永远都是卷发长裙的女作者和她的女友,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但其实这一天,我和阿莫是相当狼狈——

没有计划的旅行,等待你的,永远是应接不暇的突发状况。

4.

我们最初定的路线,是青岛到上海虹桥的高铁,然后租车自驾到乌镇。

但决定出发的时候,已经没有直达上海的合适车次,于是我灵机一动,买了中转连云港到上海的火车票。

然后我还顺手订好了上海虹桥站的租车。

我跟阿莫炫耀:“我万能吧?”

阿莫正在和甲方掰扯,她胡乱点点头,毫无诚意;我却美滋滋的,毕竟我好糊弄。

结果,到达上海之后,我就傻掉了——

我和阿莫到达的是“上海站”,而租的汽车在“上海虹桥站”——两站的距离,需要坐大约一小时的地铁……如果打车的话,更久远——因为我和阿莫,赶上了上海的晚高峰。

站台上,阿莫推了推黑框眼镜,说:“走吧!万能的米。”

5.

于是,这一天,我带着阿莫,领略了上海晚高峰。

而且,我第一次知道了,同一条地铁线,居然可以分叉,到达两个不同的地方!好在阿莫眼明手快,将在分叉处目瞪口呆的我,拉下了地铁。

于是,有惊无险,我们乘坐了下一列地铁。

但老天永远觉得你不够狼狈,我们多坐了一站,于是,我领着阿莫,阿莫领着行李,“浩浩荡荡”地走在上海的街。

那天我的运动步数:一万六千。

6.

这么多年,人们总说,旅行的意义。

旅行的意义,我始终还没定义,但是,它带给我很多未知以及应对这些未知的能力和乐趣。

可以一身狼狈,却依然笑着,面对全世界。

这大概就是,我喜欢旅行的原因。

我和阿莫,取车之后,顺利到达乌镇——但墨迹天气骗了我,这一天,并没有雨。

有些失望。

但是,旅程和人生一样,永远不缺失望。

7.

雨来的时候,是凌晨。

或许是舟车劳顿的原因,我睡得特别好。

居然忘记了自己失眠。

客栈处于乌将军庙对面,近小镇尾部,清净无比。巷口题字“铁衣”,千年后,依然能感觉到,为避免生灵涂炭而战死于乌镇的乌赞将军的飒飒风姿。

雨到,阿莫喊我起床。

我迷迷瞪瞪醒来,微信白光,她“说”:“米,你听,是雨!”

我和衣而坐,惊喜与欣慰驱散了困意——这是一种圆满吧,一种不被辜负的圆满吧——你为一场雨,驱驰八百公里;而后,雨至。

我问她:“你没睡?”

她说:“这就睡。”

她说:“晚安。”

8.

——少女时,两个女孩曾约定,如果有人说,走!我们出发!

——另一个人,一定回答:走!

如果,身不能至,那就用心陪另一个人完成旅程。

旅行的意义,大约就是:我们会遇到很多,我们从未失去。

不是一边狼狈,一边笑着说,没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