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荡荡

森罗荡荡

从1月23日封城开始,姐已经闭关百日有余,再不出关,怕是要憋疯了。于是,借着五一假期,湖北降为二级响应级别后,我来了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害怕坐高铁有暴露感染的风险,先生特意租了一辆GL8,连夜从长沙开回武汉。第二天,公婆、先生、我和两孩子一行6人自驾前往长沙。

武汉到长沙4个多小时的车程,我本来还担心婆婆和小儿子晕车的老毛病,没想到,他们一路上有说有笑,开心得不得了,没有一点不舒服的表现。

三个月来封城闭户的生活,让老人和孩子压抑坏了。难得出来放风,他们兴奋异常,竟然连晕车都没顾上,这让我深刻体会到了精神力量之强大……

到达长沙,感觉风平浪静,街上都看不到几个戴口罩的人,完全不像武汉那般风声鹤唳,人人自危。新冠肺炎对这座城市的摧残,显然不及武汉那么深重。还没等安顿好,孩子就迫不及待地要去玩耍了,带着他们下楼打球,看着篮球场上挥汗如雨的年轻人,我竟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晚上去吃湘菜,一百多天沒外出吃饭,一家老小硬是开心得像第一次下馆子。美味的菜肴,轻松的气氛,再加上四代传承的老牌湘菜馆确实名不虚传,这顿饭吃得是相当尽兴。

看着老人孩子放松又满足的样子,我瞬间忘却了舟车劳顿,想起出发前几天的忧心忡忡,都觉得自己有点过度焦虑了。可没想到,第二天晚上就闹笑话了。

我们去一家老店吃炖羊肉,约了一辆滴滴。上车之前,我还特意嘱咐婆婆,毕竟是从疫情中心来的,虽然核酸检测结果是阴性,但还是尽量不要说武汉话,以免别人紧张。结果老人家记性不好,习惯性地在管教孩子时飚了一句武汉话……

我心里暗暗觉得不妙,只见司机叹了一口气,然后不动声色地把四扇车窗开到了最大,踩油门的脚明显增加了力道,一路狂飙不说,还不停对着前车按喇叭,大概是觉得阻挠了他起飞吧……

好不容易捱到了终点,我们自觉地以最快速度下了车,一秒都不敢拖延,生怕耽误了司机火速赶回家用酒精泡澡。

望着司机绝尘而去的背影,我和婆婆相视一笑。害怕是人之常情,可以理解,毕竟,这一百天来,我们也饱尝了对新冠病毒的恐惧。

隔天晚上,我们去著名的宝藏美食街觅食,那叫一个人山人海、锣鼓喧天……每家小吃店门前队排得老长不说,还没有桌子,食客们都是一个高凳子当桌子,配一个矮凳子坐着,弯腰低头趴着吃。

先生负责四处排队采买,我则带着两个孩子找座位。等了好一会儿,只出来了两个空位,就在这时,先生电话来了,问我找够位子没,不行打包上车吃,我回答到“还冇咧,人太多了”。一听到我脱口而出的武汉话,旁边一对情侣默默对视了一眼,留恋地看了看碗里还没吃完的小吃,带上口罩,起身悄然离去……我愣了片刻,然后对着手机说:“现在有了。”

其实说真的,我并不觉得他们的表现有什么不妥,保护自己并没有错。在武汉封城的这几个月,我们同样谈新冠肺炎色变,与陌生人保持安全距离本来就是防疫的基本常识,没有必要上升到歧视的高度。而且,就我的亲身经历来看,人们只是下意识的自我保护,并且,即使是在心理恐惧的情况下,也极力保持了克制,尽量维持对他人的尊重,这恰恰是极为可贵的。